坚定正念 走好最后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七日】我是九八年十月得法的。当时自己身患胆结石、肩周炎等多种疾病,上一趟市场回来就得在床上躺一个来小时。老伴有轻微脑血栓,小儿子眼睛高度近视,找不到工作,只有大儿子一个人上班维持全家的生活,生活上很紧张,家里一片愁云。抱着去病健身的想法,老伴先参加了院里的学法炼功,并请回来一本《转法轮》。小儿子看后知道这是修炼,也加入了学法炼功的行列,并多次劝我学法。我文化低,也听不懂什么是修炼,当时天气又冷,就想等来年春暖花开再说吧。直到有一天,我睡的床电热毯着火了,早晨儿子看后说:都火烧眉毛了,你再不修炼可能来不及了。白天我想起儿子的话,顺手把书拿起来一翻,没想到身上有病的地方都有了反应,胆结石的地方哗哗响,肩周部位也咔吧咔吧响。因为文化低,很多字不认识,看了一会就放下了。

晚上我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想:如果我与法轮功有缘,就出现一个法轮让我看看。就这样一想,眼前真的出现了一个圆圆的七彩缤纷的转轮,中间又出现了一个小姑娘,向我伸出一只手,要拉我的样子。在师父的点悟下,我抱着去病健身的想法走進了法轮功。几个月时间,已经是无病一身轻了。

在师父的点化下,大儿子在九九年五月也走入了修炼。大法的光辉驱散了忧愁,家中一片祥和。现在回想起来,师父真的是在时时看护着我们啊!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迫害,我们一家人先后走上了進京证实法的路。進京后发现各地大法弟子很多,当时对修炼的路很迷茫,大家就在一起切磋、交流。后来有的同修去上访,有的去了天安门,有的被非法抓捕。我老伴和两个儿子也都被抓后送回当地被非法拘留。我考虑到家人需要探视,就直接回家了。记的印象最深一次是给小儿子送衣物,出租车上放着歌曲“人生就是一场梦”,那时心情很沉痛,一路上是流着泪送去的。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我在贴真相时被非法抓捕,后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因学法不深,在邪悟者的围攻下违心的写了“五书”。晚上睡觉时梦见自己在高空中往下掉,一个声音呼喊我的名字,连呼三声。我悟到自己错了。后来家人接见时告诉我走错路了。回去后我思想压力很大,考虑了很长时间,思想斗争很激烈。最后我坚定了正念,声明“五书”作废。之后管教拎着电棍来了,电了我几下,威胁我几句就走了。我当时坚定正念,心想枪毙我也不写,心里很坦然。真是“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后来队长把我叫去说:你回去吧,以后再不管你了。自那以后,真的再也没找我。我知道在师父的呵护下闯过了这一关。

二零零一年末我回到家中后不久,因为邪恶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在二零零四年,小儿子被非法劳教期满,却被送進洗脑班不让接见,大儿子在监狱被上“固定床”迫害,老伴因迫害脑血栓复发,那段时光真是太难了,感觉象天塌了一样。但是在师父的呵护与同修的帮助下,我也闯过来了。并且在同修的帮助下,我成功的营救出了小儿子。在此感谢同修们的无私帮助!

在这之后,明慧提倡资料点遍地开花,我也建立了家庭资料点,稳步的走在助师正法的道路上。这几年虽然几经波折,但在师父的保护下,都是有惊无险。《九评共产党》出来之后,家中亲属都不理解,但在自己不断的讲真相中,现在都三退了。

回想起这十年的修炼历程,虽然经历了风风雨雨的魔难,但一想到还有那么多的世人需要救度,不管怎样艰难,我都会在助师正法的路上坚定走下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