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中,师父也给予我们最好的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七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邪恶集团铺天盖地的对高德大法進行攻击,开始了对大法弟子的疯狂抓捕和迫害。尤其是我们这里的那些恶人,对我们小弟子也不放过,他们在邪恶的操控下,疯狂的叫嚣:“治不了大人,我还治不了你们啊,叫你没学上,没饭吃,看你们还修不修,炼不炼?”

我们这里有四名年龄差别不大的大法小弟子,都在自己所处的环境中严格要求自己,走正自己的路,以小弟子的身份和经历揭露邪恶,讲清真相,证实着大法,影响和救度着身边的众生。正法進程快速推進着,我们也长大、成熟,邪恶丧心病狂的企图逼我们放弃大法修炼的阴谋已化为泡影。我们无愧于正法时期“大法小弟子”的称号和荣耀。

下面简要介绍一下我们这些小弟子的情况,叫大慈大悲的师父放心,也给大家一点欣慰。

跟妈妈進京护法的李晓芝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底,李晓芝跟随妈妈去北京天安门广场拉横幅,证实大法被绑架,被原籍警察带回、审讯、关押。恶警威逼、恐吓和诱惑,想叫她说出一些情况,她坚决不配合,除讲述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劝他们从善外,其他的拒不回答。放她回去后,她什么也不顾就去找大法弟子,叫大家把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保存好,防止坏人抄家破坏。

二零零零年五月的一天,学校里传达邪党文件,最重要的政治任务就是毒害学生,逼迫学生在诽谤大法的纸上签字。从中学部的领导,到班主任一个个轮番蒙骗李晓芝,以名利诱惑她,以反革命的帽子吓唬她,软硬兼施,用尽了手法,企图叫她签字,都被她驳的理屈词穷了。最后班主任一伙硬逼着她在讲台上罚站三节课的时间才罢休。

不管是读高中,还是在大学里,晓芝都能自觉做好“三件事’,走正自己的路。经过十年的风风雨雨,使她更加理智和成熟。李晓芝已经大学本科毕业,被一家国有大型企业录用,走入在新的修炼环境中,一如既往,修炼如初。

堂堂正正拒绝邪恶签字的李维竹

自二零零零年,李维竹的爸爸妈妈因修炼大法被邪恶之徒相继开除公职,后来被迫流离失所,邪党巨额悬赏通缉,后被绑架、被长期非法关押、劳教。维竹在大法弟子们的抚养照顾、帮助下,维持着学业。

二零零零年五月份的一天,在班主任恐吓、诱骗都毫无作用的情况下,李维竹又被学校逼迫在污蔑大法的招魂幡上签字,她不仅不签,还以法轮大法给人类带来的美好、神奇、百利无一害的事实,说的有关领导直点头,并受到许多同学的赞同和认可。

在师父无时不在的呵护下,在不同的环境中,小弟子李维竹历经多次磨难,都是有惊无险,结果都是最好。许多常人都目睹了大法在她身上表现的神奇与超常。

现在,维竹完成了大学学业,取得了学士学位。也找到了一份常人羡慕的工作。她常常含着感恩的泪水对大法弟子们说:“慈悲的师父时时呵护着我,大法的神奇展现给了我,师父给了我一切。”

坚修大法不动心的小弟子于超

于超自幼离开父亲,跟随妈妈生活。妈妈是单位有口皆碑的好理财会计,因修炼大法、進京证实大法被单位开除、关押时,他负责给妈妈做饭、送饭。妈妈被邪恶折磨的双腿浮肿不能站立时,他一放学就去照顾妈妈,并且及时把师父经文和明慧资料送给妈妈看。

在学校,于超是出了名的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也是在二零零零年五月的一天,学校逼着他签字、污蔑大法。其实学校知道他也修炼大法,早已把他作为攻克的“重点目标”了。面对这一切,他坚修大法的心,稳如磐石,毫无动摇。最后学校以不签字不准参加高考相威胁,可他斩钉截铁的说:“我正因为修炼法轮大法,知道了怎样做好人,才成为好学生的,告诉你们,什么都可以放弃,生死都可以放下,唯独这个大法我不会放下,叫我说法轮大法不好,绝对办不到,叫我签字,做梦去吧!”

后来,于超的妈妈被关押六个月,又被邪恶开除了公职、非法劳教三年。现在,于超已经大学本科毕业,在一家国有企业技术部门工作,在新的环境中,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修炼更加精進。

吃“百家饭”长大的李美贞

李美贞自幼就跟着妈妈学法炼功,是炼功点上最小的学员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妈妈领着她到省府去护法,被单位带回非法关押。接着,妈妈被单位开除了,公积金都成了罚款,连一分钱都没给。

李美贞的爸爸在邪恶的迫害面前,在江氏集团“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一人修炼,株连九族的邪恶高压政策下,把她和妈妈赶出了家门。从此,美贞和妈妈流离失所了。

二零零零年元月,美贞的妈妈去北京天安门广场正法,被原籍恶警抓回关押几个月。美贞的妈妈坚修大法,拒不放弃正信,被非法劳教三年。那时,邪恶的“六一零”人员画地为牢,疯狂抓捕、关押大法弟子,各单位的招待所、仓库、空房都成了“六一零”关押大法弟子私设的监狱。大法弟子家里都给断电、停水,几乎都关门闭户了。在这红色恐怖的漫长日子里,美贞走东家串西家,这家吃一顿,那家住几天的,但谁家见了都喜欢她,给她饭吃,送她衣物。她自己也说:“我吃的是百家饭,穿的是百家衣。”过年了,她跪在师父法像前,泪流不止,她感恩师父的呵护,企望着法正人间的这一天的早日到来。

有一次,单位“六一零”人员找到了美贞,企图诱骗她说出被通缉大法弟子的下落时,她猛地拔出水果刀,对着自己的左手腕,冲着他们说:“你们丧尽天良,专治好人,连我一个小孩都不放过,你们敢逼我……”“六一零”人员吓的目瞪口呆,一哄而散。当叔叔阿姨批评美贞不能这样时,她还犟嘴:“我知道炼功人不杀生,更不会自杀,我是吓唬吓唬他们的,要不他们纠缠没完,嘿嘿!”

在大法弟子的帮助下,李美贞维持着学业,后来到外地一个职业学院就读。今年,在大陆经济危机、就业十分困难的情况下,美贞被一家大型企业接收。目前她已经是一个成熟、理智的小弟子了,在劝“三退”,讲真相上做的很好。

在师尊地呵护下,在大陆腥风血雨的邪恶疯狂迫害中,我们小弟子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艰辛的走过了十年的正法之路。师父为我们操尽了心,无时不在的保护着我们,在人中,师父也给予了我们最好的,是常人可望不可及的。在邪恶的操控下,曾经参与迫害过我们的人也发自内心的说:“人家炼法轮功的孩子就是争气。”

后记

以上小弟子的姓名全都是化名,他们的妈妈大都是被单位开除、长期被非法关押、劳教。其中三个小弟子都是重点大学本科毕业,都已被国有企业招聘重用,吃“百家饭”的大法小弟子李美贞,也已经中专毕业,她未毕业就被单位提前聘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