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野蛮灌食看中共残酷迫害(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八日】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六日报导,江西省九江市法轮功学员陆振祥在九江市看守所绝食反迫害,看守所警察和医生对他进行野蛮灌食,且灌食后不把灌食管拔出来,导致陆振祥大口吐血、生命危急。

长期关注迫害的读者,对于“野蛮灌食”这一名词必定不陌生。法轮大法明慧网的资料显示,至少三千三百多名能核实的法轮功学员死于劳教所和监狱的迫害,他们都经受了种种酷刑。这些惨无人道的酷刑,都是为了配合精神迫害,企图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写下放弃信仰、出卖灵魂的所谓“三书”(保证书、决裂书、揭批书)。

采灭绝政策迫害 导致酷刑泛滥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与江氏集团针对上亿名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开始了残酷迫害。江泽民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奉行的原则是“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在他的指令和授意下,专事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组织执行“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其结果是,中国各地酷刑泛滥,虐死不负刑责,花招百出。单单听闻这些“百种酷刑”的名称就使人不寒而栗,现实比以下图示更加残酷。

点击进入“酷刑写真集”,百种以上灭绝人性的酷刑被广泛用于法轮功学员身上,尤其是不放弃对真善忍信仰的修炼者。年近古稀的老人,花样的少女,正在哺乳的年轻母亲或孕妇都不能幸免。更多图片请见明慧图片网专栏:迫害致死,酷刑种种,酷刑见证。

以陆振祥遭受的野蛮灌食而言,警察故意利用灌食的残忍步骤使当事人面临极大的肉体痛苦,妄图达到摧毁修炼人意志的目的。但这不是单一个案,是千千万万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缩影:

“迫害性鼻饲灌食”:警察随意用力从法轮功学员鼻孔插入插管,再抽出,使学员吐血。管子上不涂润滑油或润滑粉,并在从鼻腔进入食道的过程中,故意反复抽送皮管,使绝食者的鼻腔极其疼痛,同时恶心、呕吐、剧烈咳嗽。警察还故意脏管子给学员灌食,甚至用长疥人的洗脚盆涮洗插胃管,有时管子上带着血丝就给另一个人用,而且管子是淘汰的胶皮管。一根管子不清洗,反复给多人灌食,甚至在地上蹭来蹭去,把管子弄脏后再灌食。学员被灌食后,带着鼻管双手反铐还强迫劳动。


“迫害性鼻饲灌食”

“撬嘴直接灌食”:警察指示狱中的囚犯强行将学员捆绑起来,嘴掰开,撬开他们的牙灌食。通常在试图掰开嘴唇和撬开牙的过程中,受害者的嘴被撕裂,牙被撬掉,喉头严重受伤。这种野蛮灌食方式,很容易将水、食物等强行灌入气管,造成肺部损伤,许多学员在灌食过程中被折磨死去。


“撬嘴直接灌食”

野蛮灌食 导致死亡

野蛮灌食的东西,包括高浓度盐水、粘稠玉米糊、辣椒水等。有的学员当场被灌死,有的因胶管插入气管使学员窒息而死。有的把辣椒粉撒进学员的眼睛里、口腔中,剧痛难耐。

山东二十九岁的工厂工程师刘绪国因山东省济宁某劳教所警察对他强迫插管时所造成的肺部损伤而死亡。北京法轮功学员梅玉兰在北京市朝阳看守所经一名在押犯人粗暴灌食浓盐水和豆奶后,经历五天难忍的头痛、吐血等折磨而去世。


二零零零年一月广州学员高献民被公安用湿毛巾捂住鼻子灌浓盐水致死。

中共是酷刑迫害的最大根源

二零零五年纽约《时代周刊》一篇报导,评论中共的劳教所是真正的“法外之地”,有着法律管辖不到的特权与黑暗。中共与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系统实施、广泛分布而长期发生的罪恶。一桩桩血泪交织的酷刑事件中,犯下恶行的警察固然罪无可赦,但在幕后操控、纵容、默许、包庇和奖赏的中共才是这些罪行的最大根源。

正是中共指使警察对法轮功学员随意虐待凌辱、肆无忌惮的施用酷刑,导致许多惨不忍睹、怵目惊心的案例在中国各地频频发生:二零零零年十月,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将十八名法轮功女学员扒光衣服后,投入男牢,任犯人凌辱;二零零四年五月,沈阳市法轮功学员高蓉蓉被龙山劳教院警察唐玉宝、姜兆华电击七小时,脸部严重毁容;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底河北省警察何雪健强奸两名法轮功女学员。这些国际社会关注的事例,已广为人知,却只是迫害真相的冰山一角;更多见不得人的滔天罪行,仍隐藏在幽暗的各劳教所、看守所与监狱中。

善恶有报 退党保平安

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多行不义的中共已经时日无多。《九评共产党》问世以来,迄今声明退出共产党、共青团与少先队者已逾六千万人,人们越来越看清了中共的真面目,邪党的解体覆亡已是指日可待。那些参与迫害的中共官员与警察,很快的也将面对人间法律、道德法庭的终极审判。

中共迫害法轮功多年,恶贯满盈,许多人盲从附和与推波助流,方以致之。古云善恶有报,无论罪魁祸首或帮凶恶徒都将罪责难逃。许多行恶之徒的“现世报”历历在目,详载于明慧网的报导中。若有不愿沦为中共陪葬品的官员与警察,尽早声明退党、与邪党划清界线,才是上上明智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