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八日】我很早的时候就知道法轮大法好,但是直到我在学院读书,我才真正用心修炼,从中体会到修炼对我的净化。

我搬到伦敦之前,一直住在一个大法弟子很少的地区。唯一的经常参与交流并与其他大法弟子保持联系的方式,就是通过电子邮件,或者是网上的会议。每次我参加集体活动,都感到自己学到很多东西,并且对于整体有更深的理解。

上大学是一个能接触很多人的好办法。我用了很长时间才决定学建筑。我一直在想我是不是要把职业定位在艺术、语言或音乐方面?我想要的是什么?起初我没意识到这是一种追求有意思的工作的心。当我最终决定课题时,我觉的这一切都是事先安排好的。通过这个课题,我学到的技能可以帮助讲大法真相,我所在的地方还有很多人在等待大法。

神韵到伦敦之前,很多学员周末到伦敦做推广,他们的交流让我感动。我想我必须多做一些,尤其我就住在伦敦,不能有任何借口。所以我决定第二天用一天的时间帮助做神韵推广。但是同时,我突然想起,再过几天我必须把我两周前的工作在班级里做一个总结性发言。我当然要把自己的工作做好,但是我想的是我必须去让更多的人知道神韵。所以我去推广神韵了。在我做演讲的那天,我不得不在清晨匆忙准备一下要给班上的其他同学作的报告,刚好按时完成。让我感到惊奇的是,我做的很好。我所做的还被当成例子讲了很久。我非常高兴并且知道是师父在帮我。

但是,我有时也有心不在法上的时候。例如,当我在大学要做最后演讲时,在截止日之前的一周我都在非常努力的准备。那时,另一个工作室的老师好意的对我说,好象你的心没在工作上,我感到很震惊。我不能相信在经过了一番努力后,她竟然这么说。我当时非常激动。但是后来,我觉的很高兴她能给我指出来。尽管我每天都在学法,但我的心在工作上。最终我的成绩不是很好,因为我的心在工作上而不在法上。

在上交了我的作品和完成了这个学年的作业后,我并不感到放松或高兴。我的朋友们都很高兴,而且轻松。但是为什么我就没有感到压力减轻呢?之后我意识到是由于有很多的证实法工作要做,使我感到有压力。我知道这个夏天要做的事情很多,心里不是很舒服,总觉的有什么不太对劲。第二天我炼第二套功法时我突然意识到,一直以来,我对救度众生的理解只是在头脑里而不是在心里。就是说,我把证实法的工作当成了常人的工作。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们讲大法无边,全凭你这颗心去修。”当我的心和大法在一起时,我感到高兴,而且感到助师救度众生是很荣耀的使命。

年初的时候,师父给了我一些启示。去年的某一天,我在寓所学法后,到屋外和一个住同屋的朋友聊天,他喜欢吸烟和喝酒。由于他来自印度,所以对打坐和冥想有一些了解。起初他怂恿我喝酒、上夜总会、放纵自我等等,但很快他对我不吸烟喝酒表示尊重,也就不再怂恿我做这些事了。我们聊着聊着,他突然说,“你就象耶稣一样在一个比较高的层次。”我内心很震惊,而且我悟到这是师父在提醒我,作为大法弟子,我们的责任很大。

师父在《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中说:“我不是耶稣,我也不是释迦牟尼,但是我造就了千百万个敢于走真理之路、敢于为真理而不畏生死、敢于为救度众生而献身的耶稣、释迦牟尼。(长时间鼓掌)你们每个大法弟子,要真正认识自己,走好自己的路。你们真的就那么伟大,所以你们一定要理智的、严肃的做好你们今天应该做的事。”

师父在《二零零四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中说:“其实将来你们会看到,无论是耶稣也好,释迦牟尼也好,历史上的其他大觉者也好,他们做的事情和你们今天做的事情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在形式上不同而已,所以大家一定要认清,一定要做好自己应该做的。”

之后我更清楚的知道为什么我会和跟他们住在同一个房子里,也感到很高兴跟他们住在一块儿,因为他们想被救度。

作真善忍画展的协调人

头几次看关于真善忍画展讲解的光盘,我忍不住泪流满面。这些画太纯了,这些画太能净化人了。这让我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这些事情我们都要给理顺,好的留下,坏的去掉,保证你在今后能够修炼”。当然每一幅画的背后都有佛道神,他们帮助我们在看画的时候有好的思想。我觉的这些画对大法弟子的影响既然是那么强大,对常人可想而知就更强大了,这是给看画的人以后得法铺出的一条路。我想,每一幅画都有师父的投入,尤其是一幅关于神韵演出的节目的画。

当我看到我们办画展要用的第一组画中,大部份的画都没有被保存好,有几幅由于搬运时不小心留下了很深很大的划痕,有可能是在匆忙包装和运输中造成的。这些让我感到很遗憾,但是又不能指责任何人,毕竟我们是一个整体。现在我们有责任给这些画准备木箱,方便存放和运输。刚想到这一点,就听说有一个有制作木箱经验的同修刚搬到伦敦来。

为了准备画展我们成立了一个组。办展览有很多的准备工作要做,而我们只有两周的时间。我看到大家的心都在展览上,我很感动。大家都在尽全力的做。有几天我用了大量的时间打电话和每一个人交流,我一直在用妈妈跟我说过的话提醒自己,她说:“一个协调人就象一条把珠子串在一起的线。”

办画展,首先我们必须找到一些板把画挂在上面。普通的画架是一个选择,但是专业的控制板可以把油画的美更好的展现给来参观的人。一个同修给我看了她从一个专业控制板公司取到的价钱,我们都觉的太贵了,租金已经很高了,更不用说买了。我苦苦思索什么是最好的方案。后来这个同修给经营这间公司的女士讲了真相,感动了她,她就说她有十六个闲置的控制板可以免费给我们。

当另一个同修和我去取控制板时,有人给我们示范了如何把它们拼装到一起。我们给他们看了新唐人电视台的国际油画大赛的画册,其中有画展中的作品。他们看到这些油画后,面部表情都变了,他们对这些作品的质量感到惊奇。知道来取控制板的货车要迟到一个半小时后,这位女士就邀请我们一起到她的办公室喝茶。其间我们向她更進一步的讲真相。她很感兴趣并炼了第一套功法。之后她双盘学炼了第五套功法。后来我更深的悟到师父把每个生命都放在恰当的地方,这样我们就能帮他们实现誓约。这样安排画展的过程就和画展的结果同样重要。

在展览过程中,我特别忙。我发现很难每天学一讲法。只有在师父的帮助和其他同修的正念支持下,才能做好所有的事。那天我们在一起配合的很好,并从设定展览和向人们的展示中得到了宝贵的经验。展览过后,我觉的自己要支持不住了,因为忙于画展而忽略了学法。我用了很长时间才从新跟上。我认为坚持学法是重要的,不论我们过去学过多少,修好的部份已经被隔开了。在当前的环境下,我需要不断的净化自己才能跟上進程。

还有一天,《转法轮》的一些内容在我脑海里出现,师父在讲到开光时说:“释迦牟尼讲正念,得一心不乱的念经,真正的能够使他修的那一法门的世界产生震动”。

我起初认为在我发正念时要一心不乱。事实上,在做三件事时,在任何时候,最好都保持这种状态。当讲真相时,有一颗纯净的心和思想,我感到佛道神都在帮我们。但如果有一丝杂念或者有怀疑,这都不起作用。

在兑现誓约的画中,那些从天而降的佛道神目前可能就在我们当中,也可能在看画展的人中,他们或者会从街上洪法点拿到一份真相资料。

只有真正的修心性才能走好师父安排的路,作为大法弟子,应该谦虚的助师正法,兑现史前大愿。

这只是目前我对法理有限的理解。

谢谢师尊,谢谢大家。

(二零零九年英国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