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张会被迫害精神失常已九年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八日】(明慧通讯员内蒙古报导)原内蒙古霍煤集团总医院西药房划价员、法轮功学员张会,因为修炼法轮功,被中共非法劳教,在图牧吉劳教所被迫害致皮包骨、精神失常。二零零零年末被保外就医时,她瘦得都脱了像,双手不停的颤抖,不吃不喝,也不说话,晚上睡觉精神都处于极度恐惧的状态。

张会现年四十五岁,没修炼法轮功的时候身体不好,患有严重的萎缩性胃炎,身体消瘦,打不起精神,整天愁眉苦脸。九八年二月份修炼法轮功以后,身体很快就恢复了健康,人也胖了,也精神了。熟悉张会的人都说:她象变了个人似的。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全面迫害法轮功,开始了铺天盖地的打压,张会也成了被监控的对象,上下班都有人跟踪、监视。霍煤集团总医院中共党委书记毕发,协同“六一零”对本单位的大法弟子进行强制洗脑转化,强迫张会放弃信仰。家庭、亲朋好友出于对中共邪党的惧怕,也逼她放弃修炼。面对来自公安、街道、院领导、科主任、家庭的层层压力,面对着不断的骚扰,张会从没动摇,她坚信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法轮功是被冤枉的。

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霍林郭勒市公安局包杜冷等人,把张会绑架到当地看守所逼供,非法关押两天。面对这些强大的压力,她没有屈服。

二零零零年二月,张会为了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去北京上访,被北京市警察绑架,四天后,被当地公安局政保科(大队长)包杜冷、矿公安处警察孔凡林、矿总医院西药房主任张秀荣(女,公安局政委郝凤岐之妻,现已死亡)劫持回后,非法拘留十五天。

回单位第一天,总医院领导就报请矿务局对张会给予开除处理,和张会同时被开除的还有总医院职工孟乎伦。单位并指派中共团委书记刘静(现在是妇产科副护士长),计生办主任王杰(已退休,丑小鸭化妆品店老板娘)严密监视张会,在离开单位前这一段时间下岗打扫卫生,写思想汇报。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一日,张会再次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在火车上被公安截回,又被警察劫持到看守所,同年七月二十二日被非法劳教两年,张会与其他大法弟子一同被送往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

劳教期间,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非人的虐待,遭狱警辱骂,每天二十四小时被“包夹”监控,不许与别人说话,坐着不允许盘腿,不许闭眼睛,连上厕所都得被人跟着。恶徒们还时常把大法弟子的衣服扒光搜经文。

女队“包夹”由卖淫人员组成,对大法弟子们有绝对的特权,协助狱警监视、看管、强制给大法弟子洗脑转化,无理要求大法弟子们做苦工。狱警经常向“包夹”们施加压力,并以减刑为诱饵,迫使其想尽各种办法折磨大法弟子,如:罚蹲、罚站、不给饭吃、不让睡觉等等。

图牧吉劳教所就是一个农牧场,主要种植一些经济作物。狱警强迫大法弟子做奴工,为图牧吉劳教所获取丰厚的经济收入。张会被迫干的是剥辣椒的活,就是把辣椒掰开取辣椒籽儿,从早上六点干到晚上六点,中午休息一小时,手被辣的火烧火燎的,手指肿的老粗,疼痛难忍,干的时间长了,十个手指就会脱皮,脱了皮的手指再干活,鲜嫩的手指又被磨出一道道口子,一用力就出血,血口子加上辣椒辣,那种痛苦是很难用语言描述的。即使这样,狱警指使“包夹”看着,干的慢了或完不成定额,就要受到“包夹”的打骂、体罚。

同年九月的一天,张会被王桂荣(专门负责强制洗脑的教导员)、女劳教队二中队队长罗进芳叫出去,说“你丈夫来看你来了”,把张会骗到门卫的一个房间里,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个房间,窗户用报纸糊上,强迫她转化,写不修炼的保证书。她不写,屋里有几个人就毒打她,不断的传出她的惨叫声,有一个干杂活的犯人实在听不下去了,就借送水想看一看,结果没让她进去,在推开的门缝中,看到有穿白大褂的(狱医)。这样持续了三个多小时,被两个人架回监舍。回来后发现张会的脸肿得都变了型,整个头都肿的很大,看不到眼球。她总是呆呆的坐着,跟她说话,也没有反应,干杂活的那个犯人偷偷跟大法弟子说:“你那个老乡被他们收拾惨了。”

从那以后,张会整天呆呆的坐着,有人到她跟前她就双手抱头,谁要去拽她,她就抱人家的腿,没有人拽她,她一整天坐着不动,给吃的她就吃,不给也不知道要,不认识人,嘴里叨叨咕咕,语无伦次。在这时她已经精神失常。就这样犯人还欺负她,说她装的。恶警王桂荣说:“看你们炼法轮功的都炼出精神病了”,大法弟子说:“张会是被你们折磨成这样的,她来的时候为什么不这样?”王不吱声了。后来才知道恶警们给张会打了不明药物。

在图牧吉劳教所里,狱警的奖金和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人数是直接挂钩的,每所谓的“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奖金是五千元,要有一个不转化,他们的奖金一分钱也拿不到。恶警们为了拿到这笔钱,伪造了张会的转化书上交了,为了堵她的嘴,他们给张会打了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在劳教所里,对不转化的大法弟子使用不明药物迫害是司空见惯的。参与这次对张会施暴的还有贾梅、尹桂娟等人。

一天狱警指使犯人强行把张会拽到地里让她薅绿豆,她坐在地头不动,被犯人摁倒在地上拳打脚踢一顿暴打,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满身的土和绿豆秧。

二零零零年末,在家人的多方努力下,张会被保外就医释放回家。回来时,人瘦得都皮包骨,走路打晃,双手不停的颤抖,不吃,不喝,也不说话,晚上睡觉精神都处于极度恐惧的状态。她的丈夫因她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和她离了婚(什么东西也没给她);她的工作被单位开除,待岗后办了病退,姐姐看她可怜,就把她接到了自己家里照顾。

九年了,张会的病情虽有所好转,生活能自理了,但精神并未恢复正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