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非法抓捕 老伴在惊恐中离世

杜菁华自述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九日】以前我是个病夫,高血压、冠心病、支气管炎、胃下垂、脱发等,什么毛病都有,身体非常虚弱。有一天上课竟然晕倒在教室里。50岁的我不到退休年龄就病退在家。95年3月30日我喜得大法,从此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老伴和我同修大法,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幸福,全家人沉浸在幸福之中,深深感谢师尊的救度之恩。

99年7月中共以江泽民为首的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大法使用造谣、诬陷等下流手段,利用广播、电台、电视台、新闻报纸等舆论工具攻击大法、毒害世人,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那时真是邪恶笼罩全国欺骗了全世界。

2000年12月26日中午,武汉关山街“610”孙主任,关山派出所李户籍还有一名女警,汽发保卫处姓汤的几个人到我家,说有事找我,当时我家有客人,我又在做饭他们没法下手。饭后,我说你们找我谈什么,请说吧。他们骗我说你家有客人不方便,到居委会去谈。我一下楼,他们几个就把我拖上了一辆车,我问他们:我没犯法,你们要把我送到哪里去?他们说到那里你就知道了。他们把我送到石嘴洗脑班非法关押两个多月。

石嘴洗脑班是湖北省武汉洪山区钱有见负责,后来是张杏芝负责的。这姓张的女人心狠手辣,我病在床上起不来,隔壁的陪伴关心我一下她都不准。由于我被关押,老伴精神受到极大刺激,整天以泪洗面,原来很健康的身体一下子垮了。

2001年3月初我回家时洗脑班还硬跟我要了一千二百元钱。

回家后我给石嘴洗脑班的负责人写信讲真相。张杏芝极度不满,他们把我的信复印后给了我所居住的洪山区关山街汽发居委会及我工作的学校。于是汽发居委会书记江晓珍就打电话骚扰我;学校领导也上门干扰。

老实、胆小的老伴精神上受不了,怕我再被抓,就让我带他回老家散散心。于是我带他回到老家弟弟家。没想到邪恶的黑手跟随而至----关山街“610”孙主任打电话到我工作单位,翻我的档案,找到我的老家地址。28日我正坐在堂屋的椅子上休息,听到有一人喊我的名字说外边有人找我,我跟着他刚走到马路上,忽然涌出一群人把我往车上拖,我这才反应过来是那帮人追到老家来了。我问他们我走亲戚你们为什么抓我?他们说接你回去,我拒绝上车,这时我看见有两辆车停在马路上,这些人中有关山街“610”孙姓主任、洪山区公安分局王姓警察、关山派出所所长及户籍警,还有汽发居委会杨秀运和一个姓王的等。他们拼命把我拖到车上,把我送到二支沟妇教所拘留迫害半个月。由于我再次被抓,老伴精神承受不住,出现中风现象,生活不能自理,行动困难,精神痴呆,不能讲话,吞咽困难,就是在这期间,关山街“610”孙主任还不断打电话并派人上门骚扰,其中有我单位的,有女儿单位的,有邪悟者,还有张杏芝带着梦迪亲自上阵,使我承受着巨大压力。

2004年9月30日老伴在惊恐之中含冤离世。

2008年奥火传递期间,关山街“610”、关山派出所、汽发居委会又一起把我抓去迫害,并非法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