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三十年瘫痪站起来到走出家门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一日】回想自己的修炼过程,真是跟头把式的一路摔过来的,每次都是人心太重,执著太多才被旧势力迫害,每次又都是在师父呵护下走过来。我现在知道了:什么事都向内找,就能找到执著的人心,去掉它,从根本上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做好三件事,这就是修炼。

一、从三十年的瘫痪站起来

我今年七十四岁了,在九八年四月得法。当时我是一个瘫痪在床上、翻身都得别人来帮的人,我是一九七零年出公伤的,就这样在床上一躺就近三十年。我不能坐起来学法,只能卧床看书,也不能炼功,但我知道我是非常幸福的,我决心一定要学好这大法,做一个真正实修的大法弟子。

得法数日,师父就给我消业,拉、吐不止,但二、三天就好了,其它的多种疾病不知什么时候也全都好了。得法的当年下半年,我能被同修抱到轮椅上,用床单绑在轮椅上将腿盘上炼功,然后能站立、能不用绑坐在轮椅上了。

“七二零”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我与外界失去了联系,由于不知道真相,修炼处于停滞状态。直到二零零四年同修开始给我送资料,明白真相后,能自己坐轮椅去户外公园、街上散资料证实法。

自己能为大法做点事觉得非常欣慰。就这样,身体也由坐轮椅,到拄拐杖,到自由行走的变化着。这过程不知师父操了多少心,我真正体会了师恩浩大。从此一直不间断散发真相资料。

二、走出家门讲真相

从散发真相资料,到后来做真相资料(用打印机、复印机),我几乎都是风雨无阻。

二零零五年元月二十六日在公园散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到派出所,关在拘留所。在拘留所时,我知道这不是我应该呆的地方,我不是犯人,不配合狱警,不签字,不背监规,整日背法。二十九天后正念闯出。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日在火车站前散真相资料时,被恶警绑架,关在铁路看守所,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不能配合他们,在哪儿都要做个堂堂正正的修炼人,我向他们讲真相。在被非法关押的二十四天里正是大年前后,我天天炼功,发正念,喊“法轮大法好”,看守所的警察也同我一起喊“法轮大法好”。我多次给同房间的人讲真相,教她们炼功,给她们三退(共有九位),她们都说“师父好”,有两个学功,说以后也要做个大法弟子。

因为两次被抓,我开始找原因,发现还是人心重,不重视学法,干事心强,不注意安全所致。二十四天后,区“六一零”把我从看守所拉到洗脑班开始迫害,在那里整天放诬蔑法轮大法的录像,念亵渎大法的文章,强行逼我听他们颠倒黑白的乱言邪说,我用法理同他们讲真相,发正念制止他们的恶行。他们想让我说出资料的来源,我什么都没说,但他们又恐吓我,以影响儿女前途及孙女出国留学逼我放弃修炼。由于人心重,我在他们写好的纸上按下了手印。三十一天出来后,我立即发表了严正声明,从新修炼。

那次按手印是我修炼中的一大耻辱,我对不起师父,总想要加倍补偿过失,出去讲真相时,发现人身被严密监控,不能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时,无奈下,我回到老家,在那里我租了间房,并购买了打印机等物开始做资料。我在当地成立了学法小组,并唤醒“七二零”以前修炼的同修一起走出来证实法,先后有六位同修被找回,后来他们都很精進。

在老家做资料时,被犹大告诉了派出所,我的家被抄走了打印机、大法书、法像、真相资料、DVD播放机等,我也被绑架到派出所,当时想来到这里也不能白来,得向他们讲真相,他们也是受迫害的。在几个小时内我的正念改变了环境。我把修炼后的身体变化讲给他们听,他们深受感动,我还要他们归还我的全部东西,他们当时就还了一本《转法轮》,说其它的以后再还,我说一定要全还给我,四个月后我真的要回了除真相资料外的全部东西。

在修炼的路上一定要正念正行,一思一念都得在法上,否则邪恶就会钻空子。例如我七十三岁时有一次我向儿子说,以前有个算命的说我七十一岁能过来,七十三岁过不去。结果不久在一次过马路时,已经走到中间安全岛时被一辆急驰而来的摩托车撞倒,等我醒来时见我周围围满了人,有交警还有救护车,见地上大片的血迹,别人认为我可能死了。我一醒过来就对周围的人说没事。我被送到医院头上缝了几针,锁骨错位骨折,医生说这么大岁数了,胳膊肯定是举不起来了,我拒绝住院。回家向内找,找到是因为自己的念不正才招来的迫害,又一次是师父救了我。我不顾儿女的阻拦,坚持炼功,不到十天就差不多恢复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