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二日】我于一九九六年有幸走入大法修炼。在大法中的受益无法用语言表达。当我看完《转法轮》第一遍,我就在心里对自己说,这是世上最好的功法,我一定坚修到底直至圆满。我在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后没有动摇,一直在师父的呵护下走到今天。

从九九年迫害开始,我就一直向身边的同事、亲朋好友和领导讲大法的美好,大法是被迫害的,我师父是被冤枉的。在二零零零年,我两次去北京为大法鸣冤。遗憾的是,第二次和姐姐没走到北京,步行走到潍坊就被恶警绑架。正念闯出后,我们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摔摔打打的走到现在。

我们在一开始时,没有资料点时,有同修在外地区拿到“善良的人们都来了解真相”传单,到复印店去复印。她们是那么辛苦,一晚上没有睡觉,印完几千张,然后分给我们几个同修。那时候在我们地区是第一次开始全面向世人讲真相,我们日夜兼程,把真相传单送到了千家百户,轰动了这个地区。我们还写信捎给企业单位、公安部门。因为写真相信,我们中有好几位同修被绑架。

那时,我们没有看到师父的新讲法,修炼和讲真相还不成熟。在师父的新经文《理性》发表后,我按照师父讲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没有真相资料时,我就自己去买不干胶,买彩笔去写“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世界需要真善忍”等条幅,出去粘贴。还用自己在大法中受益的体会写信捎给亲戚和邻居,让人们了解真相。在单位,我给同事、及客户讲真相。后来有了资料点,我们更是如虎添翼,光盘、真相资料小册子、《九评》等多种多样。我有时去楼栋发,有时去农村挨家挨户发,有时面对面发。在师父发表《向世间转轮》后,我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样,也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但比师父的要求还相差一段距离。我的体会是:不管在助师正法的路上做了多少,都是师父和大法的威力。

师父慈悲呵护

我在讲真相中,记的有一次在回家的路上,我包里装着真相资料,一边走路一边向民房里发放。走到一家门口,我就从门缝里放了一份,正好那家人在院子中看到我放资料,就赶出门来看,这时我已经走出有七、八步远了。我回头一看,他正在看我,我没有用正念对待,却出了不正的一念,心想他会举报我吧?

就象师父讲:“我们作为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应该在很高层次上看问题,不能用常人的观点去看问题。你认为是有病的时候,那可能说不定就导致有病了。”(《转法轮》)本来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是在救人;可是我这不正的一念不但招来麻烦,还使一个该得救的生命犯下了不该有的罪——他真就去举报了。

片警赶到我家来敲门,我开门还没等说话,他们就闯進来翻我的包和柜子,又问我:你刚才去哪里了?我没有配合他们,反问他们:为什么跑到我家来翻箱倒柜,难道你们不知道这是非法吗?他们刚想到处翻,听我这一说就怔住了,不敢再翻了。我就借机给他们讲善恶有报是天理,不要迫害大法弟子。最后他们给我道歉。

过后我向内找,都是我那颗不正的心招来的麻烦,又让师父为我操心。我决心一定修好自己,救度众生。

我在单位是保管员。有一次我向到我单位购货的司机和购销员讲真相、送光盘。他们当时没说什么,过后就去领导那儿告我。单位厂长来找我(他已明真相),叫我不要再跟外人“乱”说了,免的人家把我告到公安局去就完了。我说,我没乱说,我说的都是真话,是在救他们。他说:“再说就把你调走。”我想:我有师父管,你说了不算。此后我就理智的去做,他再没说什么。

还有一件事,我那时在单位每星期五晚上都要值一次班。单位在农村,而我家住城里,我就利用值班时间到各个村里去送真相救人。我每星期五都要把单位值班要做的工作做好再去送真相。有一次做完工作已很晚了,我就骑上自行车去一个村子挨家送真相。回来的路上已是九点多了,农村的大路没有灯,伸手不见五指。在送真相回来的路上,有一个几百米的大坡。我骑自行车下坡时,车闸突然失灵,车子飞也似的向坡下冲去,坡底是交叉路口,平时来往车辆很多,我当时一点都没害怕,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没事,当时道路上一辆车都没有,车子直冲下来,飞也似的撞到路旁一块离大道有半米多高的地里后,我摔倒在地,可身上连皮都没伤着。我在心里大喊:谢谢师父!谢谢师父!如果没有师父的保护,象平时一样过往车辆那么多,真是不堪设想。

师父不丢下一个弟子

自从邪党开始迫害大法后,我的单位一会儿用我,一会又不用我了,可能是我自己没有做好,讲真相不到位。后来我又找了一个工作,离我姐家很近,这工作很忙,经常加班到晚上八、九点,甚至到十点,那我就不回家了,经常在姐姐家住。姐姐是一九九九年以前得法修炼的,迫害后,她虽然知道大法好,因为有很重的怕心和常人的执着,她不修了。我几次劝她,她也不修。

这次我在她家住,不管工作到什么时候回家,我都要学法、炼功、发正念,天天如此。姐姐看到后,问我:你那么累,天天坚持修炼真不容易呀。我说:姐呀,你不知道这大法有多好,再苦再累只要一炼功,浑身轻松啊。姐姐听后没说什么。过几天姐跟我说:“小妹,我要从新修炼,师父要我吗?”我高兴的说:姐呀,这才对啦,师父一直都在等你呀!师父那么慈悲,一直都不舍的丢下一个弟子呀。就这样姐姐又回到大法中来了,现在也在做着师父安排的三件事。

二零零六年,我又换了一个工作,在一家超市做工。我悟到:真正修炼的人在任何工作环境中都要做一个好人,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这工作很累,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不管干什么都要按照大法的标准去做好,证实大法。我兢兢业业的做好工作,同时用慈悲的心去对待同事,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给他们讲三退。他们都在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也都同意三退保平安。在我的影响下,他们在工作中也都不斤斤计较了。

有一位同事,我给她讲真相,开始她不说话,后来她看到我不管什么事都不跟他们计较,总是把方便留给别人,脏活累活都是我抢着干。我再跟她讲真相,她就说法轮功就是好,教人做“真善忍”的好人。过一段时间我还跟她讲真相,她终于跟我说,她也是修大法的,被非法劳教走上邪悟,几年了。她流着眼泪说:师父太慈悲了,把我和她安排在一起,才使她醒悟过来。她说,自己邪悟几年后就想看《转法轮》,但没有书,就这么一念师父就管她了,师父真是太慈悲了。我俩人都流下了感激的热泪。她说,这次一定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我俩以后在工作中要求自己干好工作,讲真相、劝三退,救度众生。我把师父几年来的讲法给她看,之后,她非常精進 ,在家庭的重大压力下,依然坚定的做着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不管我走到哪里,师父都给我安排要救度的众生和要找回的同修。

做资料是修心的过程

我是在二零零六年,由同修帮助建立了家庭资料点,从中受益匪浅。我在刚开始做资料时,有很多的执着心,做资料时总不想让家人看到,都是等他们不在家时才做。其实自己知道这种状态做出的资料效果会打折扣,可就抱着这颗怕心不放,总是有急躁心,打印机常出毛病,自己也不向内找。

有一次我在做资料,想赶快做完,上班别晚了。打印机正在不停打印,这时我儿子突然回家。当时我心里“砰”一下;这时打印机“噔”一声就停了,怎么也不动了。我儿子就跟我说:“看,你整天在家干这个,得花多少钱。”我说:我花的钱是我自己挣的,你还需要我养活呢。母子之间发生了矛盾,谁也不理谁了。这时我不是向内找,反而说他。这哪里象个修炼人呢。我的这执着心不去,不但把法器给弄停了,还害的儿子说了不该说的话。

几天后,我和儿子又发生冲突,马上跟儿子干起来了,回手就给儿子一个嘴巴子。这一下马上就惹火了儿子,他突然蹦起来,把打印机给摔了。我当时脑子轰的一下,差点晕倒。师父说:“所以我们平时要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突然间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转法轮》)可是我把师父的话抛到脑后了。作为一个修炼了十多年的老弟子,竟犯下这样大的错误,毁了一件证实法的法器,害一个常人对大法犯下那么大的错。这都是因为我长期不修自己的心造成的。

现在想来真是无颜面对师尊。经过那次深刻教训后,我找到了我的怕心、争斗心、怨恨心、私心和急躁心,我下决心真正向内找向内修。我又买来一台新的彩色打印机。我想,我是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情,就堂堂正正的做,谁回家我也不躲闪。一次儿子回家,看到我正在做资料,就说:哎呀,还越来越高级了。我笑笑没吱声。可是我人的观念在骨子里还有那么多,在深层没有去掉。

一次,我正在家聚精会神做资料,丈夫突然回家,把门“砰”关上。我的心“砰”一下,正在打印的打印机“咔喳”一声把纸卡住,再也不动了。这时我立刻悟到:自己在做宇宙中最神圣的事——救人,是多么严肃,一颗不正的心都不能有。我马上否定它那不是我,我不承认它。这时丈夫满脸不高兴说:“哎,你在干什么?”我笑着说:我在做最好的事情。他说:“你就使劲脦瑟。”我笑笑。他没再说什么,就去睡觉了。我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去掉了很多的不好的物质,心性提高上来了。师父帮我去掉不好的东西。

我现在做三件事,家庭基本上没有干扰了,想什么时候做,就什么时候做。不过有时候自己做不好时,还会有提高心性的事。前几天我在家上网,正在打印资料,丈夫回家,看看我说:“你整天印那些东西(资料),花多少钱。”我马上就不愿听,我反驳:花你的钱了?丈夫马上说:“你花谁的!”我一下认识到了,我的争斗心和利益心又上来了,要赶快去掉。我心里说:我错了,我不该跟你争了。丈夫也不说什么了。一会儿到我这里来看我,我就趁机会给他讲,你看我做的是最好的事,救度世人、解体邪党,中国才有希望,你应该感到高兴。他笑了。看的出他明白的一面真的在高兴。我真的体会到师父讲的“向内找”的法理有着无边的法力。

在这些年的修炼中,我体会到: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没有大法的威力,我什么也做不了。在正法最后时期,我要更加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