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精進实修 走好修炼的每一步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时光荏苒,又来参加一年一度的法会。下面我把一年来修炼中的一些体会向师父和大家做一汇报,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真心向内找,真正的放下自我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一直以来,总认为自己还比较精進。修炼这么多年,也去掉了一些较明显的执着心,认为自己好象也比较纯净了。其实“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转法轮》)。过去的一年,我遇到了许多心性的考验,在一次次摔跤、挣扎中懂的了正视自己,不断的放弃不好的东西而提高上来。

去年神韵期间我几乎全职在做销售,几个月下来,我们摊位卖出去了几百张票,同修的赞扬和鼓励使我执着自我的心开始悄悄膨胀,虚荣心不断滋长。嘴上讲都是师父的安排,师父在做,而不好的心已经暗流涌动。

有一天,协调人安排我到一个比较重要的销售点,我愉快的接受了,当天和其他的同修齐心协力不仅卖出去了一定数量的票,还预定了近十张第二天要取的票,喜悦的心情溢于言表。

可是第二天晚上,协调人找到我说,你明天别去那儿了,把这个点让给甲同修吧,你到另外一个销售点。新调的这个点客流量小,在我看来属于可有可无的地区。那个重要的销售点我们基本熟悉了环境,也积累了一些客户,为什么临时要换没有客户基础的同修呢,尤其是协调人的语气中透着的强烈信息是,甲同修比你重要多了,你当然要让位给她了。

联想到前一段时间,各个摊位都缺人手,有同修从悉尼过来帮忙,我请协调人将一位同修调给我,他说,不行,这个学员谁要都不给,因为那个销售点只有她一个可以独当一面。我虽有些失望,也没往心里去,同修走不开,只好另想办法。可恰在此时,甲同修打电话要调该同修到他们摊位,协调人二话不说当即答应。我站在旁边呆住了,心里颇有几分不悦,怎么还有这么强的分别心啊,怎么出尔反尔啊。但当时意识到可能就是去自己的什么心呢,也就含气而忍了。

而今天,又是同样的人,又是类似的事,就再也忍不住了,象火山爆发似的说了一串赌气的话,然后铁青着脸扬长而去,心里愤愤不平,你把我们当成啥啦?象抹布一样被你扔来扔去的,这么不尊重人,不尊重别人的劳动,做事不公平,还做什么协调人呀。整个晚上我都不理他。

由于我极端的态度,两个协调人交流后第二天仍然让我去了原来的售票点,可是,那天我并没有失而复得的愉悦,反而心里一直沉甸甸的,明白自己的所为不在法上。尽管也象往常一样竭尽全力去销售,但一天下来一张票也没卖出去,就连预定的票也没有一个人来取,打客户的电话也都以不同的理由推脱了,一个客户本来已经在路上了,可家里临时有事,又折回去了。

这种结果是我卖票以来从未遇到的,我知道这是师父的点化。心里很难受,不仅因为自己心性不到位影响了救度众生,也为自己严重偏离了法而难过。认真向内找,发现这件事暴露了许多不好的心,包括争斗心、嫉妒心、求名的心,尤其是爱面子的虚荣心。反思自己的成长道路,从小到大,环境都比较优越,顺耳的话听的多,鲜有逆耳的批评,多年来形成了一种被人尊敬、被人重视、被人认同的习惯,好象周边的人就应该这样对待我,自己就应该与众不同。谁没有接受我的建议,心里就不爽,谁夸我两句或赞同我,就很高兴。喜欢和自己观点一致的学员合作,谁指出我的缺点,哪怕说的千真万确,但由于让我丢了面子,心里都会很恼怒。从小就喜欢“人不可以有傲气但不能没有傲骨”之类的警句,所谓的自尊心达到了偏执的地步。向内找的过程是痛苦挣扎的过程,对于爱面子的我找出自己这么多不好的心,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好象割肉一样不舒服,不情愿。

我认识到,虚荣心在我内心深处根深蒂固,我甚至能感觉到那种物质的存在,师父在《转法轮》中谆谆教诲我们说:“韩信还毕竟是个常人,我们是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比他还要强的多。我们的目标是达到超出常人的层次,向更高层次迈進的。”我真是汗颜,做的还不如常人,还奢谈什么向高层次迈進。

师父《致欧洲法会》经文发表后,我反复学习。赌气事件之后,我又遇到了类似让我放下面子,放下执着自己的考验,有的过的好,有的还留有遗憾。真的是在摔摔打打、反反复复中逐步归正自己。我体会到,向内找难,但真正找到了再放下更难,有时感觉自己的心性就在那了,承受到极限了,很难逾越过去了。就象钻牛角尖到头一样,出不去了,陷在黑暗的深渊里,看不到光明和希望。这时我就想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 “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那真是剜心透骨的难受呀,有时边流泪边默念“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可是令我意外的是,真的有那颗精進的心了,师父就会帮你,感觉很大的考验,瞬间就突然什么都不是了,超越过去了。好象师父就在身边,就看你要什么,就看你怎么摆放自己的位置,那一刻,真的有别有洞天的感觉。

二、放下固有的人的理,才能慈悲于人

修炼这么多年,读《转法轮》也有几百遍了,法理早已铭刻在心,但令我懊恼的是,和同修相处,总会有摩擦和矛盾,看这个人不顺眼,那件事不合理,自己也知道不够善,不够慈悲,可总是徘徊在这个状态。

有一天读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其中的话深深震撼了我:“慈悲是修出来的,不是表现出来的;是发自内心的,而不是做给人看的”。是啊,只有扎扎实实的修自己,才能达到慈悲祥和的状态。我沉下心来找自己,发现之所以不慈悲,归根结底还是习惯用多年来形成的人的理去衡量对错。符合自己观念的人和事愿意接受,不符合的就排斥;没有为他人着想,更谈不上包容和忍让。

有一次,有位同修请我帮个忙。由于还需要其他学员的配合,事情不是一蹴而就。而该同修很急,每天催我。反复几次,我心里就产生了怨言:请人帮忙都不懂基本的礼貌,只想自己不顾别人。过后,我突然意识到,我只埋怨同修,怎么没有为他着想呢,他不懂英文,背井离乡来到这里,生活上有这么多的不便,做事急一点也无可厚非,而我呢,注重的只是自己的感受,希望提供帮助后得到对方的尊敬和感激,死抱的是常人的理而没有丝毫替对方着想的心。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度人是不讲条件、不讲代价、不计报酬、也不计名的,比常人中的模范人物可高的多,这完全是出于慈悲心。”对照自己,和修炼人的要求差的多远呀,这不是习惯性的私心、人心在作怪吗?平时与学员相处时,不符合自己思维逻辑的就把对方往坏处想,和自己交流不多的学员就认为对方不精進,不信任学员,给对方发放的都是负面信息。喜欢强加于人,还认为是为对方好,不容对方不接受。在和新学员相处时,经常是看到问题也不闻不问。在对待孩子的问题上,简单粗暴,缺乏足够的耐心和宽容。与学员的配合上表面上没有问题,但心里是有怨言的,不平服的。

当挖出这些黑乎乎的人的东西的时候,我苦闷之极,感觉自己到了一个修炼的瓶颈,对提高上去信心不足。当时,堪培拉要召开心得交流会,我就一遍遍听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的DVD,在车上,上下班的路上听,在家里,学完《转法轮》后还听。有段时间,除去必须的上班和吃饭睡觉,我都溶在讲法里,越听越感觉每个问题我都涉及,越听越感觉师父的每句话都在说我,很多次我都是一边流泪,一边听,感到无地自容。就这样我一遍一遍的被震撼着,一遍一遍的洗刷着自己。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敢看师父的法像,就对着墙壁对自己说,我一定要放弃这些后天形成的人的东西,这本不属于我,也不是我要的,我要用大法真正作为我行为的指南。

逐渐的我放弃了计较和怨恨,遇到不顺心的事我就默默告诉自己要慈悲对人,平和处事,说来奇妙,本来要窜火的心居然慢慢的平静下来,有冲气管的话迎面而来时,我就想这是让我去什么心呢,不能动不好的念、从负面猜测学员,结果就真能做到听而不闻,如果再站在对方的角度看待问题,就会发现他也有他的道理,心里什么不愉悦的想法都没有了,这时自然流露出的是柔柔的体谅,我知道那就是慈悲心。当看到不符合自己观念的事或又有哪个学员说的话不顺耳,我就非常警觉的告诉自己,用善心对待,不仅脸上带着微笑,心里也要乐呵呵的包容。当然,也有反复的时候,立即意识到了,就警示自己不能再明知故犯了。现在我能体会到包容和体谅带给我的平和和心胸开阔以及提高后的风清云淡和心旷神怡。其实,细细想来,我们的每一次跌倒爬起,每一次挣扎后的提高,不都是师父用他洪大的慈悲包容我们指导我们走出来的吗?作为正法时期大法的一粒子真是无尽的荣幸。

在这里,我也真心感谢身边的同修,在和他们一次次的磕磕碰碰中让我看到了自己深藏的执着心,也是在和他们不断的交流中在法理上更清晰更明白,感谢他们的宽容和配合。

谢谢大家。衷心的谢谢师父。

(二零一零年澳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