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挥一个粒子的作用 圆容整体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六日】随着正法的推進,我们的修炼也越来越成熟,我体会到作为一个大法粒子在整体中的作用举足轻重。我们每个人修的怎样,空间场干净程度都直接影响到整体,而这一切又都来自我们的学好法炼好功。学好法炼好功是做好一切的根本。

一、正念

我过去连相机都不知道怎么用,做新唐人媒体对我来说是“天方夜谭”由于瑞典做新唐人的少,同修鼓励我参与,我当时也没多想,不知天高地厚的就進来了。進来后马上发现这个媒体是需要很强的团队精神,就是我们的整体配合。这是最让我头痛的事,结果呆了一段时间,观察观察,当然都是人的观察,发现不好配合,看看这个不能守时,那个这么顽固,考虑了一段时间,找个不懂技术的理由,还是撤了吧,随后就在组里正式宣布不做了。

大家再三的挽留我,鼓励我做下去。经过一段时间的读法,我认识到媒体在世人中、在正法中的作用。邪党不就是二十四小时用媒体造谣攻击法轮功的吗,我们为什么不利用媒体把真相告诉全世界呢?我感到了作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最后我决定留了下来。

我不会电脑,摄像机从没看过,我就从零开始,碰到懂技术的学员就问,就学。一天,同修和我说,从中国進口到瑞典的毛巾有毒,这是新闻点应该报,你敢不敢做?我心里突然感到很慌,我自己既没摄像机,也从未独立拍摄过,怎么办?但我感到此事应该曝光。于是我没多想,骑上自行车到同修家借来了摄像机来到采新闻地点拍摄。拍摄完后,记者问我怎样,我发现自己浑身大汗,自己都不知道有没有图像和声音。回家一看图像和声音都有,效果还不错。我知道这是我有正念,师父帮助我做的。

开始做新闻时,同修来晚了我很生气,有时发脾气,但每次都后悔,我发现这一执着已经是我修炼的大障碍,是我们在配合中的一块大石头。有时觉的算了,还是不要见面了,不做了,但这时我脑中总是出现这样的声音,“你不干了谁高兴,魔高兴”。我惊醒了,我决定修去这一执着,因为我知道那是魔性,是修炼人一定要去的。

我从忍住不发火开始,过程很辛苦,有时憋的好象五脏六腑都要炸了,很难受,但总是开始忍了。在师尊的点化下,在坚持学法的过程中,我提高很快。我悟到,我的生气就是魔性大发、自私的表现,我要和同修静心交流,达到整体提高,只有整体提高上来,才能做好我们要做的。这样我们每次做新闻时都是交流的好机会,我们达到了配合越来越好,自然效果就好。

现在我们整体配合意识很强,已经形成了一个不错的团队,大家出发前互相提醒,从法上提高很快,我们已经能够比较稳定的给台里提供新闻。我自己也在同修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的指导下,学会了从拍摄到剪辑的整个过程。当然我还有很多东西要学。

二、责任

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时时感到责任重大,我们的一言一行都牵扯到众生的救度与否。我们在常人中有家庭、工作、孩子、朋友及社会活动。我感到选择什么很重要,如果念不正就会被邪恶钻空子。

做一条新闻从拍摄采访到而后制作,对我们来说很花时间,一出去就是一天。有时回到家又饿又累,有时还得听家里人唠叨。这时我必须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对家里人讲真相,叙说我们这一天都做了什么,家里人听的很认真,最后总是说你们真了不起,还能和首相、部长讲上话。

有时协调人把要做的新闻拿出来和大家一起计划,这时脑子里有时也争斗,还是呆在家里陪陪家人吧,见见朋友讲真相也很重要,明天还要开神韵协调会,可以找出很多事干,其实是觉得做媒体辛苦。这时我就觉的这个私心很狡猾,如果顺着它下去就上了它的当,慢慢的会变的越来越自私。我感到修炼太严肃了,一天下来审视一下自己的一思一念,有多少人的东西,有多少神的状态,发现很可怕。可修炼不就是从一点一滴做起吗。这一点一滴不注意修,它也会积成山。

我以前认为自己的虚荣心不重,不太在乎别人怎样看我。自从做媒体以来,我发现这个执着还很重。一般搞摄像的都是男士,北欧人人高马大,每次几乎都是只有我一个女的,个子又不高,我感到很不自在,有时为了得到好的图片还要和他们抢地方。我加大力度学法,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助师正法,我身上肩负着重任,虚荣是什么,常人怎么看我重要吗?不重要,一点也不重要,我要修去它。我要给其它媒体的人讲真相,我要做好我应该做的事。

在瑞典成为轮值主席国期间,发生的事情相对多一些。在二十七国外长会议期间,巴西总统和巴洛索也来到瑞典。各国来的媒体很多,我想这回应该有个伴了吧,但摄像的还是我一个女的,而且这回他们在说三道四:“你们看,这才是真正的摄影师”。这回我守住了心性,我朝他们笑了笑,发出一念:“你们说对了,新唐人将是全世界一流媒体”。他们顿时鸦雀无声,好象在想什么。我真实的体会了修炼人的一念有多重要。

现在我们新唐人已進入瑞典媒体界,政府官员和大多数部长都认识我们,见到我们就说“新唐人”。我们也认识了瑞典的大多数媒体,在接触中,他们很多人知道了真相。就这样,我们慢慢的学会了怎样和其它媒体打交道,

在这个特殊时期,作为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时常感到自己的责任重大。不要因为自己做的不好,对不起众生,如不能完成史前大愿,不能做到助师正法,那将是我们的灾难。我将继续发挥好一个粒子的作用,不辜负师尊的期待,做好我们该做的事。

谢谢大家!

(二零零九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