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广汉市连山镇大法弟子遭迫害事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九日】(明慧通讯员四川报导)四川省广汉市连山镇的大法学员中,很多在修炼前长期患疑难重病,在生命即将走到尽头时由于修炼了法轮功而恢复了健康,从而坚定了对大法的信念。7.20之后,他们只因为拒绝放弃大法修炼,就受到了广汉市连山镇不法之徒的残酷迫害

例一:

黄宗学,男,63岁,98年正月修炼法轮功。那时黄宗学走路都困难,57年患血吸虫病一直治疗无效,已是肝腹水,肚子很大,四肢细小全身无力,走路都能感到水响。学炼法轮功几个月后,干活不累了,肝腹水消失,四十多年的血吸虫病痊愈。

2000年4月底黄宗学到连山镇卖菜,被警察喊到镇派出所非法搜包,什么也没搜到,抢走了黄宗学卖菜辛辛苦苦得到的近30元钱。所长庄元才野蛮的打了黄宗学几十个耳光,又让黄宗学去拔草、跑圈,晚上把黄宗学用手铐铐在窗子上,用电棍电他的颈部,强迫他写不炼功保证,强拉按手印才放了他。

2000年7月18日连山镇干部(乡邪党书记、村长)和派出所通知黄宗学晚上9点到派出所去。他到那里发现,已有几十名大法学员在那里。待大法学员到齐后,恶徒——镇干部和派出所警察们要大法学员双脚并拢两手反背起在篮球场站一长排。他们问大法弟子:还炼不炼法轮功,炼就往前走一步。黄宗学回答“要炼”,就被一帮恶人围着用楠竹棍暴打,竹棍打断三、四根。后来七、八个恶徒将黄宗学按住手脚按到地上,踩到他的背上。他们又按住黄宗学的头往水里呛水,看到水里不冒泡了才把他的头从水里提出来,问还炼不炼,炼,再打,再呛水,反复几次。看到黄宗学没有任何反应了,恶徒们才放手。就在他昏迷不醒躺在地上什么也不知道时,还有坏人过去踢他,用饮料瓶往他头上倒水,见黄宗学被迫害的失去知觉,打手们说:“打了你,我们还能得奖金。”

黄宗学整个臀部被打得乌紫,右侧一根肋骨打断凸起。

2001年4月黄宗学发大法真相资料,被连山镇派出所恶警绑架到广汉看守所迫害一个月,又绑架到德阳洗脑班非法迫害一个月。

2003年4月,黄宗学再次被绑架到广汉和兴洗脑班强制洗脑,强迫他看污蔑大法的造假电视录相和诽谤大法的资料,黄宗学拒绝“转化”,被罚站两天两夜并遭辱骂,被迫害两个月后才回到家。之后家中经常遭村长骚扰。

例二:

曾祖莲,女,55岁,广汉市连山镇农妇;老伴向德品,年近60岁。夫妇俩98年6月18日喜得大法。曾祖莲曾患乳腺炎、风湿病、头痛和严重的胃病,一个月要感冒几次,每天药不断,学炼法轮功后所有疾病一扫而光。

99年7.20后,连山镇派出所所长庄元才带警察邱兴禄、李志泉到曾祖莲家非法抄家,将曾祖莲非法铐了一晚上。

2000年5月,曾祖莲遭连山镇派出所的警察非法软禁两天。

2000年7月18日晚,曾祖莲夫妇与连山镇几十名大法学员一同被连山镇干部(乡邪党书记、村长)和派出所恶警叫到派出所,镇长孔祥一个劲的问曾祖莲还炼不炼法轮功,曾祖莲说:“我原来一身病都好了,我咋能不炼呢!”话音刚落就被扇嘴巴,遭穿皮鞋的恶人猛踢。曾祖莲善心劝说: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打了好人要遭报应的。当晚曾祖莲的老伴向德品被镇长孔祥猛抽耳光,被几个打手围着用竹棍暴打,腰被打紫,衣服都被打烂。因向德品坚持说“炼”,几个打手抓着他的头往水里按,等看到水里不冒泡了才把他的头从水里提出来,又问“还炼不炼”,说炼,就又打,又呛水,这样反复几次。打手拉着向德品在地上拖,双脚被拖烂,又被罚站一晚上。早在99年8月向德品在广汉公园炼功就遭到江天兴等恶警暴打。被送回连山镇又遭恶徒的殴打。邪恶之徒专门对着他的太阳穴打,穿着皮鞋踢。之后,向德品被连山油厂开除工作。

2002年10月曾祖莲发大法真相资料被连山派出所绑架。李俊问真相资料的来源,曾祖莲不说。恶警又去抄她家,抢走大法书和资料,并对曾祖莲大打出手,破口大骂,用脚踢,电棍电手、头,不让她上厕所,造成她小便尿到裤子里。

第二天连山派出所恶警又把曾祖莲喊去,要曾祖莲签字送去劳教。曾祖莲抵制迫害,拒绝签字。三个月后(2003年正月)被强行送广汉和兴洗脑班非法迫害一个多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