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悟“相由心生” 修去负面思维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一日】我的思维一直都很负面,遇事首先看到的是不好的一面。比如,看到有同修表现的执著很重,修炼那么多年没什么变化时,我困惑:法怎么改变不了他们呢?看到众生对真相的态度,我困惑:我们做了那么多年了,那么努力,众生怎么还这样呢?看到自己经常出现不好的状态和不好的思想,我困惑:这些修炼初期就该去的东西,自己经过努力认为早就没了的东西,怎么到现在还没去呢?遇到法理困惑的难题时,我更困惑:这些早在得法时的疑问怎么到现在还带着呢?

带着这些困惑,时间一久,我对同修越来越不满意,对救度众生的效果越来越不满意,对自己的修炼状态越来越失望。看到明慧网同修精進的状态、与我能接触到的同修状态的反差,我无法相信那代表了我们整体的状态;看到明慧网同修每日劝退的成果、与能接触到的同修和我自己劝退情况的反差,我无法相信那数字是真的;看到明慧网报道众生明白真相的状态、与我多年来苦心经营的已明真相的众生的经常摇摆不定,我无法相信众生明真相的状态那么乐观。

我开始给我们大法弟子讲真相的一些做法泼冷水,觉的这样做不行、那样做没效果等等。渐渐的,我对我们整体失望了;对自己修炼的状态也失望了;对众生获救的前景失去信心。我担心自己这是对正法失去信心,这又使我陷入绝望中。

师父的《致欧洲法会》,我感触很深。是啊,我这是给谁修的呢?常人社会中任何外来因素,都能使自己对正法的前景产生困惑,那不正是自己对法有不坚定的因素吗?“什么是大法弟子?是最伟大的法造就的生命,(热烈鼓掌)是坚如磐石、金刚不破的。常人中坏人的一句话算什么?你再邪恶也不能使我变,我就要完成我历史的使命,我就要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我为自己的“失去信心”而惭愧,但我却没有意识到这一切是自己负面思维带来的麻烦。后来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的一段法,对我触动很大,师父说:“不管人心怎么样起作用、旧势力安排的因素在起作用,但是大家的出发点是证实法,这一点是谁也动摇不了的,所以证实法的这件事情没有停滞下来,救度众生这件事情没有停滞下来。协调不好就自己做,大面积协调不好就小面积做,能协调好就一起做,不管怎么样,你们走过来了,我希望大家今后应该更理智的做好你们应该做的。”

刚看到这段法时,我没有觉的与自己有什么关系,只是在想:“噢,协调不好没关系,反正救度众生没停下就行了”。但很快我就不那样认识了,因为那样认识好象是说师父在开脱我们“协调不好”似的,那为什么师父明知道我们协调不好还这么肯定我们呢?我悟到,这是师父在教我们如何从正面去看问题。师父没去看我们协调多不好,人心多重,师父首先看到的是我们做事的出发点,看到证实法和救度众生这件事情没有停滞下来,我个人觉的师父在以协调为引子,教我们如何肯定事物正的一面。“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转法轮》),对于我们讲真相的一些做法及我们的修炼,大法弟子肯定正的一面,事物就会向正的一面发展;反之亦然。

师父《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中讲:“你们越把困难看大,事越难办,相由心生,那个事就越麻烦。相由心生还有这层意思,因为你把它摆高了,把自己摆小了。”“不被邪的干扰、不被它带动,那些不好的因素就不从自己这生,那邪恶就渺小,你们自己就高大,正念就足。真的都是这样。”正是因为自己存在遇事先看负的一面的思维定势,负面的信息才专门在我面前展现,而那些负面的信息,不过是随心而化的假相,自己反过来又被假相带动着对前景失去信心,那真是个恶性的循环!

看事情首先看负面,还容易产生对立的情绪,非常不利于救度众生。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讲:“我要是都看你们不好的那一面,我怎么度啊?越看越生气,我怎么度你呀?”师父还说:“常人不知道“相由心生”的这一层意思,其实就是自己的因素改变了自己的环境。”(《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我决定学着从正面去看问题了。

对同修,我试着专挑同修好的一面看;对众生,我试着专看众生的善念;对自己,我看到并肯定了自己修大法的進步。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同修间能达到共识了;自己的修炼状态也发生转变了,法理经常展现;随之而来的是劝退的顺利。

在长途车上,看到司机上方安装的监控摄像头,我没象过去那样生出“嗔”念、怒目圆睁而懒的说话,而是从监控设备需要自己掏钱谈到腐败、将司机和售票员劝退了;看到商店门口的奥运“福娃”,我没有象过去那样心生厌恶、扭头就走,而是以“福娃”如何冲撞五行为话题将店员劝退了;看到有人放某流行歌星的歌曲,我没有象从前那样将人类的变异文化批评一番,而是由歌星嗓音豪放谈到中国教育的失败将对方劝退了;看到周边已明真相的常人精英天天在看“某某讲坛”,我没有象过去那样过份担心他们会遭受毒害、用否定该“讲坛”来引起他们的反感,而是坚信他们有正神在管,不会再轻易的被毒害,结果他们自己却说:“中央电视台有‘高人’,‘某某讲坛’天天在宣传那些帝王将相如何勾心斗角、争权夺利,这是在手把手的教给社会精英如何处心积虑、如何韬光养晦的推翻它们”……

很多事情我们不必过多担心,就做好自己该做的、多救人就行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