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相由心生”所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六日】前天晚上,丈夫和女儿谈笑间不经意看了我一眼之后,不约而同笑容即刻消失,家里一阵寂然。我疑惑的站在镜子前,看到了一张烦躁交织着压抑的脸:眉头紧锁、僵硬的面部犹如结了冰,沉沉的、冷冷的,毫无生气。试着笑了一笑,简直比哭还难看。唉,是自己的情绪把家里的气氛破坏了,搞的大家兴趣索然,不知所措。此时我的脑海中浮现出四个字——“相由心生”。

最近一个时期感到很憋闷,总想摆脱一些什么、突破一些什么,却怎么也做不到,心中很苦恼。十几年的修炼,自己以为洗去了太多的肮脏和污垢,在大法中不断精進、不断提升,达到了一定的境界。无论是对待同修还是世人,都能够以法为标准衡量自己、要求自己,在救度世人的同时修炼自身。可是由于家里发生了一些变故,使环境复杂了许多,原本就担负着很多家庭责任、长年照顾着二老的我,因婆婆又生了病,身上又增添了照顾婆家的重担,压的我喘不过气儿来。在比较宽松的时候,能够按照“真善忍”去要求自己,觉的修的还不错,可现在这巨大的压力,无论在心性上还是在体能上我感觉已经到了极致,再也无法前行。家人的一个眼神、一句话、处理一件事这些微小的因素,都能够触发我敏感的神经,虽然表面上还算平静,胸中却如一炉子钢水,上下沸腾。我走進了一个怪圈,有委屈、有埋怨、有不平,还有那无尽的愁苦。既想摆脱它们,找出自己的执著去掉它,又看不到自己错在哪里;想把这一切都担负起来,又感到力不从心,背诵着“吃苦当成乐”,却满脸是泪,好苦啊。

昨天,我稳下心来,认真拜读了师父去年发表的《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心中豁然开朗。“你们越把困难看大,事越难办,相由心生,那个事就越麻烦。”读到这儿,我又联想起前些天做的一个梦:在一条窄窄的小路上行進的我,忽然看到路旁站着一群体态庞大的动物,就吓住了不再前行,准备退回去。耳边有人说可以走,别回头。抬头一看,在小路的对面已有几人经过那群动物走到我的面前……是呵,我这不是被困难吓住了么!修炼中的一关一难都需要去面对,而不是逃避,甚至放大。要想摆平它,必须在矛盾中找自己,升华上去,难自然就不存在了。

说到底,还是自身的问题。在魔难当中,没有了正念,一切事物都用人念在分析、衡量,致使后天未去的执著和观念沉渣泛起,非但没有消去,还大有泛滥之势。在展现的法理面前,我找出了很多执著:争斗、妒嫉、不让人说、在意他人如何评价自己等等等等。我的范围中只有纯净了、正念强了才能消灭那些邪恶因素,才能改变自己的环境。虽然这些不足还不能立即修掉,但我有足够的正念和信心彻底解决它,在自己的环境中高大起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