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唐钢优秀员工屡遭洗脑班、精神病院摧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一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道)赵西华,男,46岁,河北唐钢一个风华正茂的优秀员工,因为不放弃真善忍信仰,前后五次被关进洗脑班,五次因绝食抵制迫害,被送进医院抢救,两次被送进精神病院残害。2003年底,赵西华被唐钢变相开除,至今无法找到正式工作。

1999年7.20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至2003年底,四年多的时间里,赵西华竟有至少一年零一个月的时间,是在单位拘禁、洗脑班、看守所、医院、精神病院的煎熬中度过。期间中共的打手们为了迫使赵西华放弃“真、善、忍”信仰,迫害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受害人的痛苦辛酸不为人知。

赵西华,男,原唐钢高速线材厂精轧机组组长,工人技师,曾获两次先进个人奖,一次公司级先进工作者,一次河北省政府授予的学“郸钢”先进个人。赵西华不但有精湛的技艺,而且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因为赵西华负责轧机检修,常常是加班加点,体力消耗很大,风湿、骨质增生等顽固病症时常发作,一蹲一起,骨节都“咯咯”作响。而且经常精神紧张,盗汗,有时稍微闭一会儿眼睛就是一身汗,衣服、被子都能湿透,身体几乎到了承受的极限。

1998年10月,赵西华接触到法轮功后,被《转法轮》中看似浅白的文字背后的高深法理所折服,他开始严格按照书中“真善忍”的原则工作和生活,从做好人做起,凡事为他人着想,随着他在修炼中道德水平的不断提升,身体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些困扰多年的病痛在不知不觉中就消失了。

1999年7月22日,家住丰润县的赵西华听说政府要非法取缔法轮功的消息,就去北京想把自己在法轮功中身心受益的真实情况反映上去,却被丰润县公安局的警察劫回,关到中建二局招待所。当晚回家后,赵西华被车间书记李跃杰用车带到了厂会议室,一关就是二十天。在会议室被非法拘禁期间,赵西华和本单位的六、七个法轮功学员被强迫看污蔑法轮功的电视节目,24小时被人监视,而且时值三伏天气,不允许洗澡。该厂时任书记朱连喜安排人员强迫法轮功学员写“保证”和抄写什么公安部的“六条”,并且明知道自己在做错事还向法轮功学员说:“我不能因为你们几个把官帽子丢了。”

2000年12月,高线厂再次对本厂法轮功学员进行集体迫害,车间主任袁学军把刚刚参加完大修在家中休息的赵西华叫到厂里,和另外几个法轮功学员一起,关在了一个堆放杂物没有暖气的房间。厂书记朱连喜和各车间领导轮番找法轮功学员谈话、施压,以停止工作相威胁,要求他们放弃修炼法轮功,一直到快过年时才让回家。过年当天,朱连喜、吴国梁(车间书记)及其弟(丰润县公安局法制科警察)又去骚扰赵西华年迈的父母,想借此让赵西华放弃信仰,被拒绝。自此,在正常上班的情况下,停发了赵西华岗位工资、奖金等所有待遇,每月只发给生活费400元。

2001年9月底,因为到了中共的所谓“敏感日”,要求赵西华加班,被赵西华拒绝后,朱连喜叫来公安处人员把他绑架到洗脑班(唐山纺织大学院内)。在洗脑班,因为赵西华绝食抵制迫害,打手王志杰恶毒地用电视遥控器打赵西华的嘴唇,打得满嘴是血,六天后放回。

2001年底,正在工作中的赵西华和其他六名法轮功学员被以开会为名,骗到了厂会议室,朱连喜连同唐钢公安处、厂保卫科和办公室人员多人气势汹汹的摆好了架势,要么签字放弃信仰,要么就被送往纺织大学洗脑班。就这样,赵西华又被关到洗脑班迫害三个月,单位强行从每月工资中扣除800元作为在洗脑班的生活费,而实际生活标准只有100元左右。

2002年12月27日,回家途中的赵西华因被东窑派出所警察搜出身上的法轮功真相传单,不由分说被带到派出所,铐在铁栅栏上毒打三天三夜,第四天被送到路北公安分局继续毒打,然后被送到唐山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4个月。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因为赵西华拒绝写所谓“感想”被罚坐“铁椅子”(一种酷刑)7天。

从看守所回来当天,朱连喜就伙同武装部部长毛柏再次将赵西华送到了洗脑班。在洗脑班,赵西华一直绝食反对迫害,打手王小五就嘴里喷着酒气跟赵西华找茬儿,打赵西华嘴巴。洗脑班的每层楼的走廊里都装着一个高音喇叭,从早到晚播放污蔑法轮功的谎言,赵西华等将大喇叭电线掐断后,张实等几个打手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因为赵西华一直在绝食,身体很弱,三个月中曾两次被送到唐钢医院。

2003年7月份,赵西华回厂上班,但下班不让回家,派专人看管。由于和本厂的法轮功学员接触,被恶人告发。朱连喜和毛柏令人搜查了所有法轮功学员的箱子,搜走了法轮功书籍等物,又将他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为了抵制无理的迫害、维护做人的基本权利,赵西华开始长期绝食绝水,因身体极度虚弱,他们怕出人命,把他前后两次送到唐钢医院、开滦医院。

当第三次再次被送到开滦医院时,赵西华抵制他们的检查和输液,要求恢复自由。毛柏要求大夫开假证明将赵西华送到精神病院,被大夫拒绝。后来毛柏又联系朱连喜,还是将赵西华送到了南刘屯精神病院。一周后将赵西华带回洗脑班。

为要求无罪释放,赵西华持续绝食以至吐血,恶人再次将他送到南刘屯精神病院“治疗”,并对赵西华施以恐怖威胁。因赵西华毫不屈服,恶人只得将身体极度虚弱的赵西华让其姐姐接走,并要求签写了“接回家后,后果自负”。

回家后不久,朱连喜和毛柏带人到赵西华家三次骚扰,以回厂上班相要挟,要求写“三书”(放弃信仰的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都被拒绝。朱连喜在调到唐钢宣传部当部长时,给赵西华办了一个记大过处分的决定,赵西华拒绝签字。

2003年底,朱连喜和毛柏等强行给赵西华办了离职手续,变相开除了他。至今,赵西华没有正式工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