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女教师陷狱逾十年 一家人惨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一日】(明慧通讯员广东报道)因为信仰“真、善、忍”,青年女教师被非法判刑十三年,自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被绑架,至今身陷囹圄。她的丈夫遭四年冤狱后又被迫流离失所,她的母亲被非法劳教两年,她的胞兄夫妇俩分别被非法劳教两年半和两年。

冤狱十三年 至今身陷囹圄

朱裕红,女,一九七五年生,原广州嘉福小学教师、华南农业大学义务辅导站负责人,在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广州市第一起集体绑架重判案中,因不向邪恶提供任何信息并拒绝背叛信仰,被诬判十三年,至今仍遭广东省女子监狱劫持。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华南农业大学资料点被破坏,十六名法轮功学员遭天河区“六一零”邪恶之徒及天河区五山派出所恶警绑架,后来十人被诬判三至十三年,六人被非法劳教,其中大多是在校学生(例如被诬判十一年的朱德智)。

朱裕红毕业于艺术学校,能歌善舞,是名优秀的语文教师,被绑架时年仅二十四岁。自一九九九年十一月遭绑架,到二零零三年被劫持到广东省女子监狱约三年时间,朱裕红一直被劫持在天河区看守所。在看守所,朱裕红因为讲法轮功真相,揭谎言被戴镣、殴打、关小号,直至臀部溃烂,邪恶管教也不给治疗,直至生蛆,才将她放出。

二零零二年除夕,朱裕红与几个学员一起炼功,被恶警所长朱文勇(后遭报入狱)、郑管教强行关禁闭,恶警还唆使在押犯人对她进行毒打。当她得知自己因坚信大法被非法判十三年,冲出了监仓,到管教办公室申诉,而被扣上了逃跑的罪名,施以“穿针戴镣”,人被固定在地,吃饭、睡觉、上厕所均不能自理,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而且,看守所一直不许朱裕红家人探视,拒不回答家人询问。

丈夫冤狱四年 至今流离失所

朱裕红的丈夫时会文,约一九七零生,华南理工大学研究生毕业,广东省钢铁研究所的优秀工程师。二零零三年一月被非法判刑四年,劫持到韶关北江监狱迫害。

时会文在被天河区看守所劫持期间,被管教人员强令坐在水池边“反思”两个月之久,吃饭、劳动、睡觉都在那里,受尽侮辱。在韶关北江监狱,为达到所谓“转化率”,以副监狱长朱建平为首的攻坚小组包夹时会文,不让他睡觉达一个多月。

四年冤狱期满后,时会文回到原单位上班。然而天河区“六一零”仍不放心,过年时还假惺惺的送来一百元钱和一瓶花生油慰问。试问一个硕士毕业生,正常的一般收入一年也有好几万,你们剥夺了他四年的收入,现在想用一百元和一瓶香油来了事,可能吗?更阴险的是天河国安偷偷的让他单位的网管把局域网自动分配IP的功能变为锁定IP,监控上网活动。

时会文虽被迫害四年,但他的专业知识并没有荒废,凭着大法给予的智慧,一年有好几项重大发明,许多技术难关迎刃而解,给单位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让同行业的日本企业刮目相看。他曾担任了广东省科委年度课题的负责人,出色的完成了科研任务。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一日下午,广州天河区“六一零”又一次发起了罪恶的针对天河区法轮功学员的集体绑架行动。大法弟子徐菊华、林建平、胡文进夫妇等都在当天下午被绑架,时会文因当时不在单位得以走脱。当时,广州市公安局恶人伙同增城市公安局一伙,强行非法撬开时会文的单位宿舍,抢走了电脑,移动盘,优盘等私人财产。

母亲、胞兄惨遭迫害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二日,约上午十点三十分,赤岗街派出所警察阮沛洪和居委会工作人员魏鸿青借查消防为名,进入艺苑路西街的飞虎窗帘店,警察诈称上厕所,却爬上木梯闯入阁楼,见朱裕红的母亲刘怀英(店主人谢文瑞的婆婆)正在看大法书,不由分说就抢老人的书,老人不肯,要夺回自己的书,争抢中被摔下阁楼,老人挣扎着爬起来跑到大马路中间。

恶警不管老人死活,追到马路上抓走老人,同时又把前来制止抢书的店主的丈夫朱任成(朱裕红的胞兄)也抓上警车。恶警在没有任何搜查令的情况下,把店铺搜刮一通,一片狼藉。电脑、打印机、过塑纸等私人物件被抢走。知情群众都很气愤,因为刘怀英、朱任成在当地是街坊们有目共睹的好人。

如此,这个家庭就只剩下谢文瑞一个人了,她带着当时只两个月大的吃奶孩子在寒冷的冬天,被迫停了档口,生活难以为继。在经济困难的情况下,又要照顾孩子,又时时惦记着老人和丈夫,不知他们身在何处?有没挨打、挨冻?很长时间后,才得知刘怀英、朱任成母子俩分别被非法劳教两年和两年半,刘怀英被劫持在广州市槎头劳教所,朱任成被劫持在广州市第一劳教所三大队。

刘怀英坚修大法不动摇,被队长卢冬梅等恶警经常罚坐小板凳、不给穿衣服、多次被用电棍打晕过去再用冷水泼醒,有时被罚站、不给睡觉,恶警还指使劳教吸毒人员经常打骂刘怀英,在“严管房”里,窗户用报纸封住,不让接触外人,冲凉上厕所的时间被限制到极限,长时间不准见家人,限制购买生活日用品(不够用),不能与其他人讲话,甚至打招呼也不行,并由两名劳教人员“夹控”,被剥夺了人身自由。房间里每天大部份时间高分贝音量播放诬蔑法轮功的内容,强制灌输洗脑。

六十多岁的刘怀英婆婆长期不给家人接见,经家属努力向有关部门投诉和起诉后,才允许接见。老人家含着泪诉说在牢狱里,恶警经常动手打人,经常把老人家打得晕死过去了,又被冷水泼醒。它们用各种残酷的手段,体罚着许多被非法关押的学员。如:不允许女学员穿衣服,坐小板凳,用电棍打……学员们的身体都被折磨得伤痕累累。那些沾满鲜血的恶警已丧失了做人的基本良心。

朱裕红的嫂子谢文瑞亦曾被非法劳教迫害两年。此外,朱裕红的舅舅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而遭迫害含冤离世。朱裕红的舅舅是广东省政府官员,六十多岁,客家人,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多种疾病不翼而飞,为家庭单位节约大笔医疗费。他为官勤政廉洁,处处按“真、善、忍”修心性,善待部下和民众,深受群众好评尊敬。他还倾注满腔热忱去弘扬这千载难逢的伟大佛法。迫害爆发后,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他和家人都受到残酷的迫害。他本人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含冤病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