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秦永顺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四日】宁夏回族自治区秦永顺,坚持信仰“真、善、忍”法轮大法,遭非法关押、劳教等迫害。下面是他自己诉述其经历。

我是一九九七年三月修炼法轮功的。之前我练过其它气功,但对我身患的各种疾病毫无效果。修炼法轮功以后短短的几个月我的几种病就好了,身心健康,再也不用打针吃药了。我亲身体验了法轮功的超常。《转法轮》深奥的法理使我这个年近花甲的人真正明白了怎样才是个好人。我改掉了吸烟喝酒的恶习、淡泊名利,努力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境界。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风云突变,在中国近亿万人喜爱的功法突然被中共下令禁止,之后大法弟子经历了各种方式的迫害。我这个一心做好人的人却被中共豢养的所谓执法者迫害。

到天安门打横幅,遭毒打、电击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修炼者。我当时认为应该去北京说句公道话:法轮功修炼“真、善、忍”,使人身心健康、道德回升,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二零零零年三月初我就到北京。去了信访办一看全是便衣和警察,经过打听才知道信访办已经搬走了。因此我就直接去了天安门广场,取出随身带的大法横幅,准备展示。

横幅还未打开,就被一伙人强行抓捕,带到了广场公安分局。专管迫害法轮功的科长姓李,伙同其他三个警察对我不分青红皂白拳打脚踢,还不时的用大小电警棍电击,他们折磨我一个多小时累的受不了了,坐在那里揉脚搓手。我有师父的法身保护,顶住了他们的迫害。

公检法践踏法律、迫害无辜

银川市公安局警察和银川糖厂保卫科科长曹康楠、糖厂法律顾问姓高的(女)把我从北京抓到银川新城公安分局。分局政保大队姜波、王立成及银川市公安局的警察对我又审问和拷打。没收了我的《转法轮》大法书。因我不放弃修炼就被转送到了银川看守所。

银川市公安局的办案人李存、王立成等人非法定案,将我非法报批劳教三年(2000年4月至2003年3月)。在我即将被劳教期间,银川新城公安分局政保大队姜波、吴占勇、马胜利非法抄了我的家,抢走了师父济南讲法的磁带及一些大法书,未留任何字据。

同时王立成又向我家人勒索了北京至银川的火车票钱,多余的部份未退回。银川糖厂保卫科曹康楠又向我女儿勒索了北京至银川的车票钱。那时,我家住在新城东街派出所辖区,上报迫害我资料的是东街派出所的。当时的所长姓马,副所长姓柳,还有一个姓马的警察。

上述对我迫害的过程中,这些警察、律师根本就没有“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而是践踏法律的尊严,对我这个善良的人进行无辜的迫害。

劳教所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宁夏劳教一所(宁夏灵武市白土岗子)一中队队长李楠分配我干最重最累的活,拉着两千多斤重的砖坯车装窑,还要逼迫“重车跑起来,轻车飞起来”。李楠指使吸毒犯监视我,动作稍有迟缓不打即骂。

狱警科科长郭文智指使下属对法轮功学员软硬兼施,强迫“转化”放弃修炼,否则就延长劳教。郭文智做恶多端遭了报应,零五年五月外出时骑摩托车被车撞死了,仅四十几岁。

一中队指导员胡忠林在劳教所开会时,经常对“包夹”人员讲:对法轮功打不死我负责,打死你们负责,但是我可以上报成其它死因,这个我说了算,这里是封闭的,无法调查。他还经常说:“法轮功不转化,永远出不了劳教所。不转化直接影响到我的奖金和升职。我要退休了,叫我儿子接着干,看谁熬过谁,你能有几个六十岁。”

该所狱警科长郭文智零五年五月八日撞车身亡后,胡忠林突然出现脑血栓症状,全身瘫痪,不能说话,整天躺在医院病床上。胡是该所专管洗脑的,瘫痪前迫害大法很卖力。此事令劳教所的人员震惊,他们悄悄议论,这一定是整法轮功太卖力遭恶报了!

二分队队长丁吉宏为了入党、当上狱警干事,把我从一分队调到二分队,企图转化我后立功。为了转化我,他唆使吸毒犯王建军“包夹”迫害我。重活累活加时干、不让睡觉、每天写思想汇报熬人、限制大小便的次数、别人休息时给我架上“土飞机”。这些恶人还用发明的土办法整我。什么“老头看报”、“老头拔筋”、“老虎扒皮”、“蝎子爬墙”等等。最残酷的是“孔雀南飞”,叫人喘不上气来。出操时拔慢步。打人用的是铁镐把或铁板凳等。这些吸毒犯为了减刑,不遗余力的配合狱警做恶。

最令人作呕的是,一方面我们大法弟子遭受着极为残酷的迫害,劳教所管理方式严酷残忍、教育手段下流无耻;另一方面劳教所内外墙壁上的大幅标语却写着“文明管理、文明教育”。

二零零三年我从邪恶的劳教所出来,找到银川糖厂的领导办理正常的退休手续。厂书记姬文战、劳资办主任黄炳海扣了我七年的工龄,致使我七年多来领取工资时,每月少领工龄工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