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有责任找回昔日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五日】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过程中,同时也要找回昔日的同修,这是师尊的安排,也是我们大法弟子的责任。

我早已离开了初期得法的地方,但现在的住处离那里不远。九十年代洪传大法的时候,那里得法的人不算少。但因为那是个矿区,这些年面临失业、合同到期、退休等问题,很多大法修炼者陆续的离开了,特别是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有的因怕心脱离了大法,有的甚至走入其它法门。现在法轮大法在那个地区从表面看似乎销声匿迹了。

我知道有这么一个学员,在邪恶的强制洗脑迫害之下悟偏了。她可能是因为争斗心特别强,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她是一名大学生,人很聪明,工作能力强,文理博通,言少理明,严肃文雅。走入大法修炼后,认真修炼,能够吃苦。但是,在邪恶的镇压迫害洗脑下,也走了一段弯路,甚至还帮助邪党做过“转化”别的学员的事情,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

去年七月我找到她。当时她正在看一些其它宗教的东西。我劝她放弃,赶紧清理掉,回归大法。开始她还有点不理解。之后我又找她交流过两次,现在她真的醒悟了,从新开始学大法,《转法轮》读了四遍了,师尊在各地讲法也在学,也看《明慧周刊》。

学法后她跟我切磋,说:把以前看的东西全都清理掉了,那些东西太恶心了,它们真正是末法时期出现的魔,它们践踏佛法,利用大法蒙冤之际,与邪党为伍,找自己的位置,在全国找市场,祸乱世间。邪不胜正是天理,它们跳不了几天。

其实,邪党知道她不是真“转化”,几年来,一直在骚扰她。有一次她的上司找她谈话说:你学法轮功,违背了××党对你的培养。她严肃的说:一本《转法轮》都能把我改变了。我的历史非常简单,你们可以查看。我从小学到初中、从初中到高中、从高中又上大学,毕业后,我一直在受你们的培养。你们咋就这么没信心呢?几句话让他们无话可说。还有一次过大年,他们拿着礼品去看她,以示“关心”。她很严肃的告诉他们,以后不要再来找我,来看我“转化”的怎么样了。就这样,他们把东西带走了。从那以后就没再骚扰过她了。

她还告诉我,有一个声音告诉她说,让她看《北美首届法会讲法》。她看到师父的这篇讲法正好是在点到了她自学法以来最大的障碍——感到自己孤独。师父看到她的执着心,说:“他们活的孤独寂寞,难耐的寂寞是人最大的一个危险,也是修炼中最大的一个难,所以人在痛苦中,在各个不同的环境中,都能够使人修炼、提高,那么吃苦呀,遭一些罪呀,不是什么坏事。”(《北美首届法会讲法》)学完后她觉得轻松了许多。再看《转法轮》她感到又有新的认识,有了新的提高。她准备和我一起学法、背法。她把她自己背法的方法告诉了我,我很认同。她说师父的法才是千真万确的。她感到时间很紧,一天下班回来,忙完家务,学法炼功,弥补损失。虽然忙,心里又豁亮了。

还有一个同修,九九年前,他是我地区的一名辅导员,被邪党非法三年劳教。回来后,由于怕心,被东北、天津等地邪悟的到处乱跑的人联系上了。口称在十讲中修炼了,走出大法之外了,没有把握住心性,被邪魔烂鬼带入歧途。开了天目的同修看到,邪悟者的头上那邪的东西,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在指使他们说话。

零六年正月初的一天,我们十几个大法弟子到他家,大家围着他,劝他分清正邪,返回大法修炼。他不肯回头,看似陷入的已很深。当时我感到他不太容易回来了。然而由于同修们的共同努力,形成了一个整体,大家不约而同的发正念清除他空间场的一切邪魔烂鬼,彻底解体操控他的旧势力和低层乱法神。就这样,在师父的点化下,十月份的一天我们又去了他家。这次我带给他一本《精進要旨》,他收下了。十天后,我接到他的电话,说他要请《转法轮》。我很快就带着《转法轮》去见他。他看到师父的法像时痛哭流涕,说:师父点化他,给他开了天目,看到门前的花草树木,绿叶丛丛,还有莲花绽放。还看到了其它景象。他非常懊悔自己走上了邪悟,并当即找到纸笔泪水纵横的用真名写下了“严正声明”,彻底与那些乱法鬼决裂。

在修炼的过程中,我一次又一次的感到师尊的慈悲与威严,感受到大法的法力无边。师尊一直不想放弃走了弯路落下去的弟子,总在“不计过往之过”,想办法把他们一个个拯救回来。作为师父的弟子,我们自然有责任和义务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找回昔日的同修。

一点认识,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