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研究所剥夺法轮功学员工作机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六日】(明慧通讯员广州报道)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十日发表了题为《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博士生和妻子的遭遇》一文,文中揭露了法轮功学员、博士生于亚欧和妻子李杉杉在中科院广州华南植物园所遭受的迫害。除了文中所描述的绑架、监控等迫害形式,实际上还包括在形式上不那么明目张胆的对于工作机会的剥夺。

于亚欧于二零零四年九月入学中科院研究生院,二零零五年八月开始在中科院广州华南植物园的植物分类课题组里从事科研工作。由于于亚欧工作认真、为人厚道,深得老师的喜爱,所以于亚欧的老师曾在多种场合表示过等他毕业以后,想要留下他在自己的课题组里工作。可是自从二零零八年被非法抓捕回到单位以后,于亚欧即被剥夺了这种工作的机会,在留园工作的问题上遇到了重重阻碍。甚至曾有片警明确说过:“(对于法轮功修炼者)去政府或者事业单位工作,你就别想了。”

于亚欧在自己老师的课题组里从事科研工作已经有四年半的时间,在工作过程中,很多老师都发现他的性格和科研态度,很适合继续从事科学研究工作,而有几个由他主要参与的项目也还在进行之中。由于认识到对于自己工作机会的剥夺也是一种非法的迫害形式,于亚欧决定通过落实自己的工作一事来反迫害,并让更多人能够因此认识到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于亚欧的老师在找自己谈话时曾说过:“我确实觉得你工作很认真,并且相信你能够先人后己的工作,不计较自己利益的得失。如果我说了算,我肯定是要留下你。可现在问题是即使我愿意,他们那些领导能愿意吗?”基于自己的老师对自己一贯认可的态度,于亚欧于二零一零年一月即将毕业答辩之前再次找到自己的老师,向他提出:“如果您认为我适合继续为您工作,想留下我,那就请把我留下吧,因为迫害是没有任何法律根据的,如果您担心其它方面有压力,我可以一层一层的去找相关的负责人讲,跟他们讲清楚没有任何法律或者相关的规章制度说可以对法轮功修炼者给以工作上的不公正待遇。”于亚欧的老师在回答中表示,如果一层一层逐级上找,那么这件事甚至涉及到北京中科院的领导。并再次提及,如果是他本人说了算,没有其它的干扰,他一定会留下这个学生的,并且现在刚好是他的课题组里非常缺人手的时候。

于亚欧对于自己获得公平工作机会的诉求引起了“610”等专职迫害法轮功部门的恐慌,他们知道对于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无理的,心里发虚,又拿不出任何合法的规定或具体法律条款来说明他为何不能获得这个工作机会,所以就施压到他的老师身上,强迫他的老师在二零一零年一月三十日以前敦促他完成博士论文答辩,然后尽快离开广州,使他们摆脱这个“包袱”。于亚欧作为一个即将毕业的博士生,尽快的完成自己的毕业论文答辩本来就是他的本职工作,而作为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修炼者,做好本职工作本来就是他对自己最起码的要求。并且实际上他也一直在认真、努力的撰写毕业论文。而听到自己的老师说“上面”有命令要求他必须一月三十日之前完成答辩后,于亚欧提出了质疑,那就是毕业论文的答辩时间应该是老师和学生根据工作的完成情况来具体商议的,为什么要所谓的“上面”来强制规定呢?所以于亚欧拒绝了这种无理的要求。之后,于亚欧的老师再次表示由于他的日程安排等原因,并且由于承受的巨大的“上面”的压力,使他已经承受不了了,所以非常希望他能够在一月二十六日这一天进行博士论文答辩。对此于亚欧提出:“首先,党委书记曾经说过,由于我对于法轮大法的信仰,将有可能因此而不授予我博士学位,这是完全违反法律和相关规定的,所以在这个问题解决之前,我认为不适宜进行论文答辩;其次,我关乎博士学位的两篇论文早就写好,却被一拖再拖,一直没有发表。如果我留在这里工作,还可以慢慢的发表论文来拿学位,可是如果我被强迫离开了这里——我在这里的时候都没被及时发表的文章很可能会被更长期的拖延下去,此事关乎学位,我认为在这个问题解决之前不适宜进行论文答辩;第三,在我的工作问题上,我被非法剥夺了继续我现在的科研项目工作的权利,并且没有得到任何合理的解释,工作方面的问题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十分关键的,所以在这个问题没有得到合理的解决前,我认为不适宜进行论文答辩;第四,现在以我为主在做的科研项目,确实还有很多工作没有完成,我留在这里继续完成工作是负责任的态度,但是即使在被强制剥夺这种工作机会的情况下,我也应该把这些工作完成再走,这也是一种职业操守。基于以上几点,我必须拒绝任何强制的答辩时间。”然而有人因此却借机恐吓说“如果园里真的把你开除了怎么办?”,“你以为‘610’真的不敢抓你吗?”之类的话。“610办公室”本身就是一个非法设立的机构,它的成立本身就是违法的,更没有任何抓人的权利,所以这种恐吓,更看出其迫害的心虚和“610”是这一切迫害的幕后主使者。

于亚欧的妻子李杉杉,在华南植物园植化领域的一个课题组成立初期就在那里工作(临时工性质),由于她工作认真,又可以承受做实验经常会遇到的加班、熬夜等情况,受到了老板的赞赏。但由于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与丈夫一起被非法抓捕,之后她失去了自己的工作长达一年半,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四日才回到自己熟悉的工作岗位。回到工作岗位以后,老板和她的领导告诉她,按照人事部门的要求她应该再填写一张登记表格并找几个相关部门的领导签字,李杉杉按照要求填写了表格并逐级找到相关的领导签了字。但是由于她拒绝了人事部门通过她的老板向她提出的“三个月试用期”的要求,填写的登记表格在人力资源部那里就迟迟没有人愿意签字了,加上自己的老板出差,以至于被一拖再拖。李杉杉本来就在这个课题组工作,而且工作期间她的能力一直受到老板的认可,并且以前的领导也明确说过她早已通过了试用期,所以在这次恢复工作以后,本来就没有什么试用期可言,她的工作本来就是因为自己修炼法轮大法而被强制剥夺的。李杉杉按照园党委书记的要求阅读了华南植物园对于人员招聘和管理的相关制度,并没有发现自己有任何不合规定之处,她也询问了人力资源部的工作人员和园党委书记自己不符合园里制度的哪条哪款,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复,都只说先将表格放在人事那里即可。有相关人士知道此事后对她和她的丈夫于亚欧点明道:“本来园里就是为了让你丈夫于亚欧尽快写完博士论文,尽快完成博士论文答辩才‘允许’你回去工作的”,“他们像踢皮球一样对待你,就是因为你是炼法轮功的,但是他们没有人愿意把这话说出来。”此相关人士还解释道:“谁都不愿意为自己招惹这些麻烦,都不愿意为法轮功负责,上面压力太大了。你是临时工没人管你,你丈夫是在册的研究生那没有办法。”

由于在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中,剥夺法轮功学员的工作机会违反了《劳动法》、《就业促进法》等相关法律法规中关于“劳动者就业,不因民族、种族、性别、宗教信仰不同而受歧视。”等相关规定,所以在于亚欧留园工作和李杉杉的工作问题上,人事等相关部门实际上也找不出任何合理合法的规定来拒绝他们的要求。有相关人士为了避免此二人为自己的合法工作权益争取到底,为了避免他们合理合法的反对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行为,曾明确向他们表示:“就是因为你们修炼法轮功,‘上面’压力太大,没有人愿意为你们承担责任,没有人愿意背‘包袱’,但是他们绝对不会这样说的。”“很多事往往可以‘找理由而合理解释’。”可见,邪党明知非法却还要强制进行的“经济上截断”的迫害政策,具体到每个单位、每个部门的具体操作上,是没有“根儿”的,这些部门的具体负责人由于找不到合法的规定,又不愿意承担作为迫害的具体实施人这样的责任,在实际的工作中只能通过各种“找理由而合理解释”的“理由”来实施对于法轮功修炼者的不公正待遇。

在中科院华南植物园甚至是整个中科院系统中,对于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还存在着一种“连坐”的政策,也就是哪个单位、哪个部门的法轮功学员“出了问题”,与其相关的领导和负责人就要承担相应的“重大”责任甚至是丢掉饭碗。所以在这种政策下,与法轮功学员直接相关的老师、同学、领导、朋友等,也就成了“连坐”的对象,事实上也就是中共迫害的对象。这种“连坐”政策,也是法轮功学员在工作中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主要原因之一。因为即使很多人了解了法轮功的真相,很多领导和老师也认可法轮功学员的人品和工作能力,他们还是认为自己雇佣法轮功的修炼者会冒很大的“风险”,因为万一他们“出了问题”,自己就面临着“610”等邪党部门带来的很大麻烦。同时由于这种层层追究责任的“连坐”政策,很多迫害部门内部甚至是“610”内部的工作人员,都受够了这样的压力和背地里做事的阴暗,都不愿意再从事这样的违背良心和道义的工作了。有与此相关的人员甚至这样说:“你们以为谁愿意干‘610’啊,谁愿意干计划生育这样的事啊,都是为了生活,没办法。”

真正的迫害者永远躲在幕后,他们却通过施压强迫老师、部门领导等作为他们的迫害工具来对法轮功学员提出各种要求和实施例如剥夺工作机会等非法政策。在这种“连坐”迫害中,于亚欧的老师就被这种不断来自“上层”的压力和各种指使折磨的痛苦不堪。本来已经身兼数职,要兼顾自己的科研项目和行政工作的老师还要不断替“上层”来传达要求、反馈信息,因为对法轮功学员的监控在华南植物园已经形成网络,无论任何一个“终端”反馈来的信息都会很快上传,然后迫害者再要求领导、老师等去“传达命令”。像于亚欧的老师这样的“相关人员”承受的压力极大,即使不考虑他们本职工作已经极为繁忙的因素,迫害毕竟是不得人心的,一方面要承担着“连坐”的责任,一方面还要违背着良心被作为迫害的“工具”来使用,精神上还要时刻承受着这样那样的负担,非常苦。所以这种通过“连坐”政策对法轮功学员施加的迫害,事实上已经延伸到了那些跟法轮功学员相关的人们,迫害范围之大,波及之广,就更不是一两个人的问题了。

那些还在为邪党的迫害政策卖命的人,你们应该冷静下来想一想,你们内部横向、纵向的各个部门之间,因为类似于“连坐”这样的政策,谁真正的对人负过责呢?是不是也在互相推卸责任,唯恐惹祸上身呢?你们内部宣传的那些诽谤法轮功的各种材料,是不是也是在互相欺骗呢?以中共的历史,如果真的找到了法轮功的一点不是,一定会不计成本、不遗余力的大力在群众中宣扬的,可是为什么那些所谓的“法轮功情报”却只在你们内部传播,而不敢公之于众呢?你们从来就没想过也许你们才是被骗的吗?你们就没有想过你们自己也是被利用的工具,而哪天一有闪失,“上面”也会随时翻脸的吗?这个“铁饭碗”不好端呀!希望你们能够好好思考一下自己的未来,想一想邪恶的迫害和法轮功学员的讲真相之间到底哪个是应该谴责的,并且希望你们作出正确的选择,拥有好的未来!


华南植物园相关部门电话 (区号 020)

主任办 37252778 
副书记、副主任办(任) 37252916 
副主任办(周) 37252708 
副主任办(魏) 37252582 
主任助理办(王) 37252678 
主任助理办(蚁) 37252751 
纪委办(莫) 37252627 
办公室 37252711 
主任室 37252737 
综合档案室 37252705 
党群部 37252655 
部长室 37252580 
退协 37252721 
人力资源部 37252738 
部长室 37252769 
医疗室 37252608 
教学部 37252882 
部长室 37252851 
经济部 37252735 
部长室 37252536 
资产部 37252717 
 37252715 
部长室 37252783 
网络中心 37252652 
主任室 37252929 
主管 37252890 
正门门卫 37252727 
后门门卫 37202145 37252729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