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找到执着的根本才能去掉人心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得法的,修炼十年了,人心执着一大堆,有些心是磨掉的,有些心只是表面上认识,可是没有找到根本,也就很难去掉。

在没有参与整体以前,我认识的同修也很少,也没有什么摩擦,自己觉的清心寡欲自以为修炼的还不错。在参与整体和一位同修接触的过程中,各种人心都在往外返。比如,同修做的饭我嫌味不好,同修收拾卫生我嫌不干净,同修穿的衣服我嫌不整齐,同修做的真相资料我嫌不用心,我嫌同修说话撒谎,我嫌同修整体不配合……等等,一天到晚陷在争争斗斗当中,摩擦不断,总觉的我说的都对啊,她怎么不改,总是用人的理在衡量对错,一直就是不向内找,实际上是法没学到,不会向内找。自己也觉的很苦恼。整天也说,我应该宽容同修的不足,有时能好一段时间,不几天同修又在别人面前说我一些不实的话,我一听人心又来了,什么宽容早忘了,被人心带动着,一直和这位同修别着劲。使整体不能配合好,使救度众生的事遭受损失,自己也感觉自己就象个不倒翁,就怕碰,一碰就摇摇晃晃不干了。在和其他同修的接触中,也经常发火,执着同修的执着,只是同修都心性高,不跟我一般见识。

师父发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后,我和一同修去办事,我发起火来。同修说你回家好好看看师父这次的讲法。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说:“你们互相之间在配合上,心里不平,激动生气,那个时候很难想自己、看看自己是什么状态、出发点是什么人心。多数是自己的意见不被采纳,或者对别人的瞧不起,这两种心的反映是最强烈的。”我把这段讲法背下来,在背的过程中,我就在问自己,我是什么人心,这一想不要紧,看到自己对别人的瞧不起。对别人的瞧不起,就是在证实自我,这里面包含着多少人心,争斗心、妒嫉心、显示心、不平衡的心等等,全是源自于证实自我,因为证实自我,才瞧不起别人的。回想这些年和同修的摩擦,都是因为自己的人心造成的。如果不是我瞧不起同修,嫌同修这不好、那不好,同修也不会到处说我的坏话,也不会整体需要配合的时候不配合。我因为争斗心和妒嫉心还有显示心的混杂表现和同修争辩,就怕其他同修说那位同修好了,说我不好了。因为不平衡的心,整天埋怨同修这样没用心,那样也不干。因为我的人心不去,旧势力才利用同修的人心做了一些不好的事。因为自己的人心不去和同修发火。以前总说宽容别人,现在觉的不真正的去掉人心说宽容别人是做不到的,只有去掉人心,才能扩大容量,才能宽容别人。

以前发现问题只是单一的看,所以就觉的没看重,最近我综合起来看我的不足,真是感到很惭愧,发现很多的执着,只说重要的,争斗心,当别人说我不好的时候,找别人用人的理理论,有时讲真相时情绪激动。妒嫉心,有时候听到别人说谁谁好的时候,心里就妒嫉,好什么好,他哪哪做的不好。显示心,自己会的别人不会,自己以前如何风光。欢喜心,愿意听好听的,怨恨心,自己用心了,自己多干了,色欲心,穿戴得体的时候,希望别人喜欢自己,特别是对异性;安逸心,表现最突出的就是早上不起来炼功,闹钟叫了,安逸心上来了,多躺几分钟,这一下就过去了;执着吃的心,这样好吃、那样不好吃;干事心,重视做事,没重视学法修自己。急躁心,经常埋怨同修反应迟钝。以上这些心多数来自于对别人的瞧不起。以前有些人心是没找到执着的根本,有的是没有把这些人心看重,对自己修炼的放任,所以就使自己的心性一直没有提高上来。今天写出来就是要曝光这些本不该有的肮脏人心和后天形成的观念,去掉它。从今以后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多学法,在法中清洗自己,在法中升华。

就在我写此文之前,本来和一同修定好要去做一件事,同修还没来,我想先写这篇文章,来了就去办事,结果这位同修就一直没来,也没给电话,同修这是第二次失约,心里就想动人心埋怨同修,正好我就写到我对同修发火这,我就想已经认识到了,不能发火,不能再瞧不起同修了,一定得多理解同修,同修肯定是有事不方便,这样不但不想发火,心想有机会一定问一问同修有什么事,我能不能帮同修做点什么。写完这篇文章后,我想这位同修没来都是师父的安排,让我能静下心来好好找找自己,让我遇到事真的用法来对照。

心性有限如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帮忙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