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名市老人和残疾人的遭遇(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八日】(明慧通讯员广东报道)陈炳刚、赖良都是广东省茂名市茂港区坡心镇人,陈炳刚是近八十的老人,妻子早逝,家中只有二个精神不正常的成年儿子,是个令人心酸的家庭。赖良是个人胸凸背凸的中年残疾人,身材矮小如小孩。很多人都说,如果在发达点的民主国家,这俩人都会是政府救助的对象,可能不用做都有得吃了。可是在当今的中国社会,仅仅因他们修炼法轮功,想得到一个好的身体及能按真善忍提升自己心性,就一次次的被中共邪党迫害,下面是他们自述的迫害经历。


陈炳刚与他那破旧的泥砖瓦屋

比椅背高不了多少的残疾人赖良

一、陈炳刚的自述

我叫陈炳刚,今年已七十七岁,我以前有严重的鼻炎、风湿骨痛等疾病,生活又困难,好在得到了高德大法——法轮功,都好了,心情也开朗了,我无比感激,我就决心坚修大法,返本归真。

九九年大法无辜被迫害以来,我被劫持长短时间都算起有二十多次,有次两年,有次一年,大致算一下共有1561天,非法翻、抄家有十多次。我第一次被绑架是镇政府人员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就被绑架了,有几次是在睡床上被绑架去的,我家那破门谁都能入。因为我知道按真善忍修炼没错,就不作任何妥协,不写什么不炼功的保证书,因此受到很多折磨。如被辱骂、铐吊、甚至被打等。

去年北京奥运会前我被绑架去茂名洗脑班迫害,天天关在房间里,我讲迫害真相多次被威胁、被辱骂、还被“610”的薛伟华铐吊在窗柱上,常吃不饱,二个多月后我的腿肿胀的很大,恶人也不肯放我回去,后来,我连着三天大小便不通,恶人怕出人命,要我去医院拍片,说是肾结石,要留医,恶人这才放我回家,我回家既无打针也不吃药就好了。

今年所谓的六十大庆前我又被绑架去洗脑班迫害,非法关押了我五个月,家中两个不正常的儿子乱作一团,饥饿、烦躁使他们经常打架、疾病缠身,无人护理,生命垂危。恶人才放我回家,我回家看到有油盐、大米和菜,儿子说是不认识的法轮功学员送的。我真是感激不尽。我这些年来常得到同修的照顾帮助才走过来。因为恶党的迫害使我受到很大的损失。

因我是家中的支柱,没我的带领两儿子不会干活,我的被迫害使家中农作物荒废,有次种的两亩玉米熟烂在地里,稻谷也有几次熟烂在田里没人收割,有几年我那几十颗荔枝因无人管理而失收,有次也是熟烂在地里。又由于我常被非法关押,家中的两头耕牛被偷,猪也被偷了二头,鸡没见就更多了。这是我家贫的主要原因,迫害前我买的砖头堆在门口都上了青苔,屋也做不成了。但不论怎样我都记着真善忍,做个好人,我有次捡到手机及时贴广告寻找失主。镇“六一零”的人怕人知是法轮功做的好事,竟吓的快快撕了。现在黄赌毒拦路抢劫当官的都不理就整好人哪。

但迫害好人天理不容,愿这些人能及时清醒,好为自己及家人选择一个好的未来。

二、赖良的自述

我修炼前身体是体弱多病的,腰骨常痛,又由于身体残疾,有时就放纵自己,邻居暗地里说我象个流氓。一直到我得到法轮功后,我才惊醒,明白该怎样做人,于是用心学法炼功,身体好了,人也乐观了,与人为善,邻里也和睦了。

这样的功法真利国利民,本应大力提倡,可我却反而受到严重迫害,大小绑架十多次。

九九年十一月下旬我们在一功友家,被朱鹏春等绑架到电白第一看守所,公安一科的光头科长要我交待谁叫我去串门的,我不配合,他们整夜不让我睡,早上五点多就拖我出去轮番审问,把我象提小鸡一样提起摔下,后来被光头科长拿大水烟筒狠打我的腿、脚,大烟筒都打断了,打的我全脚、全腿发红发紫,走路困难。非法关押我到二零零零年一月六日,勒索了我家人八百元才放我回家。

二零零零年两次在家被绑架,一次是元月十八被绑架去坡心镇治江指挥部农场非法关押三个月,(带人来非法抓人的镇指导员已遭恶报死亡。)一次是在七月十四被绑架到电白第二看守所、后转到第一看守所各非法关押一个月,其间被迫做奴工每天十八个小时,最后还被勒索了四百元才放回。

二零零一年一月六日就把我绑架非法关押到十月份才放回,在电白第二看守所被迫做奴工,因任务太多,不少人每天做十八到二十三个小时,六月份的一天,恶警王庭峰(音)见我们在晚上十点多钟还没完成任务,就将那仓内所有人叫出去跪着,用棍使劲猛打后背,见我背驼,就猛打了三棍我的肩胛骨,使我全身疼痛很久。后来又被转到茂名洗脑班,被欺骗转化后家人又被勒索了六百元才放回。

零二年我又被绑架去洗脑班两个月,被勒索去了八百元后,当时的洗脑班校长还写了八百元的欠条让我带回家。

每到什么敏感日就常来骚扰或来绑架,在镇上都非法关押过好几次。

零八年奥运会前我在家被绑架去茂名洗脑班迫害,不准炼功,被辱骂、被彦庆民、李小燕夫妇殴打,看我们不妥协,克扣饭菜饥饿更是常有的事了。迫害使我胃痛、腰痛、头晕得很厉害,他们迫我去检查,查不出就说诈病,关了我四个多月,残运会后才放。

零九年所谓的六十大庆前的五月份坡心镇“六一零”、武装部、派出所的头头曾三次闯到我家逼迫签不炼功的保证书,我不配合,五月十五日坡心镇“六一零”头头伍仔和武装部长黄庆等人竟一日来三次想绑架我去洗脑班迫害,我为了避免这迫害只好离家出走。

这些年的迫害给我造成很大伤害:我原本做的很旺的煤气生意被迫放弃,我那七、八十岁的老父亲眼看我的一次被绑架,吓坏了,连我穿警服的朋友来了也不认了,吓的语无伦次,全身发抖,坐立不安,最后成了老年痴呆症,及大小便失禁。在奥运我被绑架后更甚,后不久离世,真是恶人害得我父亲晚年不得安生。我那双年幼的儿女在心灵上,生活上也备受影响。

下面是我听到的参与迫害者的论调:

当时的电白一科科长威胁说:“如果你还炼功,就判你几年,炸掉你的家,将你儿女卖掉,卖你老婆去当妓女。”

二零零零年在坡心镇现调到茂港区分局当局长的周明当时说:“你们真是一群吃坏米的东西,好在江泽民镇压的快,如果更多人炼功,大家讲真善忍,没人赌博、打架、抢劫,我们派出所的岂不要解散回去种田?”

当时的茂名洗脑班校长温汝雄说:“你们杀人没杀死,贩白粉(贩毒)等在茂名地区我都可以保你出来,炼功就不行。”

结语: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对法轮功迫害的荒唐和残酷,茂名经济、教育等方面没什么过人之处,可在迫害法轮功上是紧紧跟随江泽民流氓集团,茂港区作为新建的区更是积极参与迫害,几年来茂港区的贪官一批批下台,可迫害法轮功一直是主调。其中坡心镇由于炼功人多迫害也更严重,田惠英在三水劳教所迫害致死。

在江泽民、罗干等因迫害法轮功而犯下的“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酷刑罪” ,被阿根廷、西班牙发出国际逮捕令的今天,真希望地方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能猛醒,悬崖勒马,将功赎罪,不要随江氏流氓集团一起被推上法律和道德的审判台;更愿你们悬崖勒马,为自己及家人选择好的未来。

附参与迫害者的一些电话:
现茂名洗脑班校长柯亚雄 :13702867663
茂名市政法委员会:2910121
李康荣(“六一零”主任) 手机:13929770003
广东茂名“六一零”办公室:06682910610 茂港区政法委 办公室电话:2688008
杨强 书记 手机13828686808 茂港区610 :06682683278
茂名市公安局:2287123
茂名市司法局:0668-2287259
茂南区司法局:2818517
茂南区人民政府法制局:2813977
茂名市法制局:2883181
茂名市公安局茂西分局:2221412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