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师父的保护我们走不到今天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三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六月喜得大法的。一九九八年十月一日,我们地区组织在公园洪法,当时有上千人参加,我也参加了。在炼动功时,很快就静下来了,当时就看见整个场上被红光罩着,一片红,上边有师父的大法身,非常殊胜、祥和。在炼第二遍动功时,我看见每个学员头上都有一个小法轮,非常漂亮。师父就在我们中间走着,慈悲的目光看着每一个学员。当时那种美妙、幸福的感觉无以言表。直到结束时,我整个人还被那强大的能量场包围着,简直太神奇了。师父说的都是真的!那时候每天都能看见两只眼睛各有三只美丽小法轮,不停的旋转,我觉的自己太幸福了,我有师父了!

一次早上集体炼功时,我静静的看到另外空间无比美好的世界,到处都是琳琅满目,富丽堂皇,一层层的天梯直通天空,望不到边,我顺着天梯往上走,来到一个地方,来了一位菩萨,乐哈哈的让我去她那。瞬间,我想起师父的话:“看到什么别的门派中的觉者也不动心,就在一门中修。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这样一定会成功有望的。”(《转法轮》第六讲)我没跟她去,继续往上走。又碰到一位很庄严的佛,恭请我去他那,我没动心,还继续走。再往上看,看见一位平民模样慈祥的老人,好象在等我,我心里感觉那是师父,我向他走去,这时,见到师父领着一个小女孩向远方走去,我感觉那女孩就是我,那样子像是祖孙俩。现在想到,那可能是自己以前与师父在常人中结下的圣缘吧。那时,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梦见师父来到我家,有时和师父一起去同修家,有时师父会打开另外空间让我看,让我看见那殊胜的景象是真实的。每天真的感觉师父在牵着我的手往上走。使我对师对法越来越坚信不疑。

在四月二十五之前,一次似睡非睡,看见师父来了,在院子里站一会就走了。我跑着追出去(是元神),看到师父上了火车。我赶紧跟着上去,车上人都满了,我就在师父身边坐下,求师父带我一起走。师父没说话。到了一个站,师父让我和他一起下车,从怀里拿出一样东西,在我面前展开让我看,我一看那就象是皇上的圣旨,两边带轴,是金黄色的,内容没看见。之后,师父指着站台下的屋子里两个人,告诉我去找他们,我一看是我们地区的两位站长,然后,师父转身就走了。但见师父身上穿了一件像金线编的背心,很紧,我想师父穿那么紧的衣服多难受啊。醒来后想了很久也没明白啥意思。不久到了“七-二零”,邪恶开始疯狂打压,在师父后来不断的讲法中,我明白了,那黄色的圣旨是我与师尊签的誓约,而师父身上穿的不是背心,那是在替我们承受的巨难时我所能看到的一点而已啊。师尊啊,您为宇宙众生所承受的是怎样一种痛苦啊。

后来,师父让我们定点发正念除恶,那时另外空间邪恶非常猖獗,每次发正念,都看见另外空间大量奇形怪状的邪恶排着队,拉开阵势,叫嚣着,整个空间都充斥着邪恶,它们还有指挥,长的象外星人,手里拿着钢叉、刀、枪之类的打的是天昏地暗,一场场都是正邪大战,但是它们很快就被大法弟子的功一批批销毁掉,天很快就清亮了。在不断的发正念清理后,邪恶越来越少,随着师父正法進程快速推進,邪恶已经所剩无几,我们打出去的功到处找它们,而所能干扰我们的就是自己空间没被归正的生命、被邪恶钻的空子了。所以我们多学法是非常重要的。我想,我们宇宙体系的生命能多同化法,达到新宇宙生命标准,才能不受旧宇宙因素的制约,更好的运用我们的神通助师正法。

二零零五年六月一天早上发正念,看见自己坐在一个小黑屋里,只有上面有一扇窗户,心想我怎么在那里呢,也没往心里去。那天同修还提醒我注意手机安全,但是由于在参与资料点运作过程中,证实自己的心已经非常膨胀,认为自己正念足,没事。结果那天下午去取资料时,被邪恶跟踪劫持,后来在他们对话中,我知道是手机监控跟踪的,造成了不可弥补的损失。在看守所又没能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而是自责自己没做好,又被旧势力钻空子,几次心脏差点都堵过去,一天晚间在梦中师父来到我身边,把我领到院子里,挥手打开另外空间让我看,那殊胜的景象又展现在我眼前,那景象是那样晶莹、透彻,无比美好。那是在邪恶的环境中,师父让我坚定信心,又用嘴把我心里堵的东西吸出去,我看见师父一下子头发就白了,显的非常疲惫、衰老,什么也没说,步履蹒跚的一步步走了。第二天,心脏就好了。我知道是师父救了我,替我承受了众多业力,每次想到这些,我都会流泪,师父的恩德,无以回报,唯有奋力精進,直至圆满,以报师恩!

由于心里一直在默认旧势力的存在,被非法判刑送進监狱。在黑窝里,由于怕心和自我保护的心驱使下,写了大法弟子不该写的东西,给自己修炼的路留下污点。但是师父并没放弃我。在一次传看经文时,我被恶人告发,我和几个学员被恶警指使恶人绑在床上,抻起来,酷刑折磨,在痛苦的煎熬中,我看见法轮在我身边一直不停的旋转,快速销毁着邪恶。我看见每次恶警到我这来时,都有另外空间的邪恶跟着,第一天是天上的邪恶坐着飞机,铺天盖地,还有一些会飞的乱神,气势汹汹的操控着恶警来的,在我跟前一顿乱喊,发一阵疯,就走了。第二次是地上的邪恶生命,敲锣打鼓,有唱戏的,还有做饭的,我想这些都是邪党的变异生命,在给恶警补充能量。果然,恶警队长来了,一改往日的凶恶,伪善的说了一阵,走了。第三次邪恶组织了一些地狱小鬼,刮着阴森森的旋风,黄纸被旋的漫天飞,一会就没了。不一会邪恶队长又来了,这次没说几句,就走了。我知道,这些乱法烂鬼,已经被师父打出的法轮一层层的灭尽了。

我想,只要我们还有信师信法的那一念,无论在任何环境中,师父都会尽力保护我们的。而所有对大法弟子行恶的恶警恶人,真的就是被邪恶生命操控着干的,如果没有师父的保护,我们怎么能走到今天哪?!

二零零八年八月我回到家。在师父慈悲点悟下,与同修联系上,我又回到大法中。和大家在一起提高很快,在我学好法的基础上,同修带我讲真相,在法上和我切磋,很快我就可以面对面讲真相了。

二零零九年六月,我和丈夫来到一个偏远农村工作,周围几个村子没有一个大法弟子,我觉的自己很孤单、很苦,不久,在师父精心安排下,家乡同修给我安装上电脑,这样,我每天都能上网,看明慧文章,让我受益匪浅,在我安逸心重或者消沉时,同修的文章鼓励我精進,让我振作,不再孤单,因为我也是法中的一个粒子,整体中的一部份。

正法中,师父与我们同在,这是多么无上的荣耀啊!写出这些也是我在修炼过程所见证的一点点而已,其实每时每刻大法都在展现神奇,这也是正法進程迅猛推進所至。写出这些还想鼓励和我一样摔过跟头的同修,别消沉下去,只要心中有法,师父就不会放弃我们的,一定要珍惜这与师同行的万古机缘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