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自己 开创环境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三日】自从“七二零”迫害以来,我面对常人总是一种消极状态,很少与常人讲真相,后来与妹妹在一起干活,妹妹逢人就讲三退,我也与妹妹互相配合,逐渐的也会讲,也敢讲真相了,可后来我结婚后,与家人分开在婆家讲真相没讲到位,又处于那种状态了。

一天中午,我和妈妈交流,妈妈问我为什么不敢讲?连续问了我三次,那样无奈、焦急。我悟到这是师父在利用妈妈的嘴点化我,从语气中,我听到了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我静下心想想,每次回婆家住,在那里面对常人,心里想讲,但嘴说不出来,有时跟丈夫偶尔说说,还不是那种畅所欲言的感觉,总觉得有什么东西阻挡似的,说其它的常人话还行,只要一想到讲真相,我就觉的怎么那么难呢?

前几天学《转法轮》,看到书中一句“所谓说难的人,就是他放不下这些东西。修炼功法的本身并不难,提高层次的本身并没有什么难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说是难的。”一下子点悟了我,人心、面子心、怕心在阻挡着我。

最近,看到师父的几次讲法,心里更是着急。前几次回去,还是讲了两个人,一个是我丈夫的哥哥,一个是我丈夫的堂妹,外人还没敢讲。就这么近的关系,我还迟疑了半天的。尤其是跟堂妹讲,那天特别想跟她讲,但又不敢讲,我的心里好象压了一个大石头似的,喉咙也感觉堵的慌,难受极了,我在心里求师父加持,又发正念。忽然,我的嘴里好象有东西被顶出来一样,一句“你听说过法轮功没有?”头一句出来,感觉如释重负,再讲就轻松多了,又娓娓道来了天灭中共的讯息,虽然堂妹当时没退,但我觉的舒了一口气,我突破了“怕”字,感觉师父把我向前推了一把!

其实,我去年六月份就开始向丈夫朋友的妻子讲真相了,可是后来由于开办奥运会,邪恶找了我一次,一下子怕心出来了,再加上去年生孩子,坐月子,讲真相这事没注重起来,导致越来越松懈,以至于不敢讲了,不能堂堂正正的证实法,滋生了“怕”这种物质。

实际上,我在婆家是公认的好媳妇,孝顺、能干、妯娌关系处的好,因为我从一九九六年得法,大法的根已扎在心里,时时事事都能以“真、善、忍”来要求自己但说不出来证实大法的话,总觉的自己是修炼人应该那样做,没有跟家人证实法,到了自己房间才学法、炼功、发正念,把修炼与生活分开来了。

我有一次与妹妹交流,妹妹一句“你证实了自己,没有证实法,看看‘大法不可窃’那篇经文吧!”师父又一次用妹妹的嘴点化了我,我顿时羞愧难当,是啊!我怎么能这样?我悟到:作为修炼人,宽容、慈悲都是在生活中体现出来,现在大法正遭受不公正的待遇,我们就应该用实际行动来证实法,让人知道大法好,明白真相,退出邪党是我们的使命。

我娘家都是修炼人,我回来就与家人交流,还常与家人一起散发真相资料,觉的有种溶入整体的感觉;回到自己家,就觉的只有一人炼功,就有点儿懈怠,我总是提醒自己要精進,环境是自己开创的,只要自己做好了,做正了,一切都会变好的。我的孩子现在快十个月了,她特别喜欢看真相碟、听大法歌、看法轮图形,在姥姥家跟她一起学法,她特别高兴。我结婚来这里快两年了,跟六七个人讲了真相,劝退了两个人,我觉的自己做的差得太远了。

一天,我梦到村里熟悉的人都到我家来,院子里,屋里都是村里人来我家吃饭,我让他们看真相碟,他们个个都喜笑颜开。师父讲“你们也没有想过他们曾经是多伟大的一个生命,冒着这么大的险恶,一头扎進来,下到这么险恶的地方来。就这本身都值得你们去救度他们,把他拉出来。”(《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讲法》)

全村只有我一人修炼,那里的人都等着我去讲真相,救度。可我都这样求安逸的过了一年,深感惭愧。如果做不好,那么多熟悉的面孔就都会在天灭中共时遭受劫难,想到这儿,我不寒而栗。

写这篇体会,我找到了自己好多心:怕心、求安逸心、爱面子、证实自己的心,真得好好去掉这些心,在讲真相中,使自己升华。首先,一定要突破自己去给村里的人讲真相;其二,把孩子引导好,开创自己的修炼环境,利用师父给我们一拖再拖的救度众生的时间,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