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怕心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六日】我从小就特别胆小,晚上一个人不敢在家,一个人不敢走夜路,总觉的身后有东西跟着,可回头看看什么也没有。

修大法后,怕心有所减轻,但还是很强。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早上参加晨炼,因为离家比较远,如果婆婆不去,我一个人也不敢去,就是因为怕黑,那时我也很苦恼。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由于受过迫害,周围同修也不同成度的受过迫害,加上《明慧周刊》上登出的迫害案例,一下子又把我的怕心勾起来了,怕再受到迫害,自我保护的心越来越强,那些迫害的事不是发生在我身上但就象发生在我身上一样。一听到邪恶有什么举动,就先把书藏起来,借口:保护大法书,实际就是怕心;讲真相的事先缓一缓,在家多学学法,多发正念。听到身边同修有被迫害的,就先想会不会牵扯到我,而不是第一念营救同修,这是多么自私啊!

直到最近发生的一件事,一下子把我惊醒了,不能再这样被动的修了,要无条件的同化法,一思一念都在法上,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人世间的事好多都是假相,就是冲着我们的执著心来的。

今年十一期间,邪恶封网很严重,有时换好几个小鸽子都上不去,用其它办法也不行。那天傍晚我连续上了半个小时都没上去,这时电话铃响了,女儿接起来,听了一半,让我接,等我过去接的时候,对方已经挂了。我问女儿电话里说什么,她说:“宽带网什么的,我也没听全。”

电话是从济南打来的,有一期《明慧周刊》上说济南“六一零”新上了一个什么设备,专门针对上网定位的,请同修发正念,解体这一邪恶计划。这时我的怕心一下子上来了,难道邪恶知道我上网,把我的电话定位了。完全没了正念,顺着旧势力的安排去想了。

我跟同修交流,同修说:“这是假相,发正念解体它,它说了不算。”是呀,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看护、加持,谁也别想动我,法理上清晰了,那个“怕受迫害的心”一下子没有了,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感,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一点感悟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