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年前的洪法小记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三十日】一九九六年,法轮大法如春风般悄然来到长沱江畔的泸州,我们一些得法受益的法轮功学员自发组织洪法,把法轮大法的福音传遍了泸州的各区县、乡镇,偏远的古蔺、叙永山区,都留下了我们洪法的足迹。泸州,我们的家乡,从此留下了大法普度众生的神奇事迹。庚寅年到来之际,我们偶拾几个片段作为新年的贺礼,与亲人、朋友们分享。

红光四射的客车

一次到纳溪洪法,客车装载了近百人。车上,我们播放着《普度》的音乐,大法的乐曲在车厢里回荡,乐曲的深刻内涵只有修炼的人才会明白。许多学员聆听着音乐默默流泪,大家知道我们是在洪扬佛法,做着一件世间上最神圣的事。

有几个学员到桥南上车。他们一上车就万分激动的讲起一件奇事:他们从玉皇观往桥南赶,因为大雾,他们紧盯着前面,怕错过了车。这时他们看见长江大桥上一辆大客车红光笼罩,红光四射,穿浓雾而来。有学员说,肯定是这辆车!

连司机听了都感动了,说:今天这车开起来特别轻松。你们完全是为了别人好,到处洪法,不为名,不为利,我不收你们那么多车费,我也做点好事。

两个长瘤的学功人

我们洪法到了百合镇,碰巧有两个长瘤的农民来学功。一个人一只耳朵背后长了一个瘤子,有乒乓球那样大,那只耳朵也背了,听不见。另一个人腿肚上长了个泛红的瘤,有茶碗大小,他撩开裤腿给我们看,说很痛,花了很多钱医不好,算了,不医了。

我们耐心教他们炼功,他们学着学着,腿肚上长瘤的人说:“脚杆怎么不痛了?”撩开裤腿一看,瘤缩小了。

另一个也突然喊:“刚才你们说话我怎么听见了,以前很大的声音都听不见,我的耳朵不背了!”他再一摸耳朵背后:“哎呀,包小了。”午饭后,我们的一个学员碰到他,他拉着学员指着自己的耳朵要她看,说:“快看,耳朵背后的包没有了!”

只给炼功人吃

我们到江北方向去的一个小镇石林洪法,大家手牵手,踏泥泞,过田坎,到了一位婆婆家。婆婆家成了我们洪法的落脚点。婆婆撩开衣服让新来参加洪法的学员看,高兴的说:以前我全身、手臂上、脚杆上长满大大小小的包,有的包还缀着、吊起,炼了一个多月的法轮功,好了,没有了,这个功好得很。

一位当时在场的法轮功学员回忆说:我看到她皮肤上还留下一些包块消失后的皮肤松弛的痕迹,可看出,这些包块小的有指头大,大的有铜钱大,满身都是。婆婆为了表达她由衷的感激,执意要请法轮功学员吃她亲手养、亲手腌的黑毛猪肉,她说,今年我的黑猪儿肉谁都吃不到,只给你们炼功人吃。

那时我们四处洪法,免费教功,路费、伙食全是自费。有时自带干粮,有时即便吃了别人的饭菜也要给钱。特别是我们考虑到农村人经济困难,为了支持他们修炼,常常自己出钱买录音机、炼功带、大法的书送给他们。

师父是最高最大的神佛

到古蔺洪法,那时交通没有现在方便,有一段路要下车行走,我们就步行于崎岖的山路与悬崖峭壁之中。我们在古蔺郎酒厂洪法,一位五十多岁的会计在集体学法结束时说:学法中我突然悟到,我们的师父是天上最高最大的神佛。这个念头一出,顿时感到全身发热,一股强大的热流从头灌到脚心。我们担任辅导的学员告诉他:你悟的对。感到热流是师父在给你灌顶,净化身体。

我们到古蔺往往一住就是几天。我们要走了,这位会计再三挽留我们再住几日。他说:“这几天我感觉舒服的很,有病的地方都没有病了。我长期以来全身无力,说不清是什么病,医院也检查不出来。这两天,这个病状没有了,走路做事有力了,象没得病一样。”

方山上空的法轮

一九九九年农历二月十九日,是传统的观音菩萨生日,上庙的群众络绎不绝。那天我们约三百多人到方山洪法。我们一组人在山脚下庙门口的大路边挂起了横幅,布置好场地。大门口人進人出,非常热闹,路边收割了的菜地成了我们炼功、教功的场地。有的学员开始炼功,有的向围观的群众介绍功法。来学功的人很多,教功学员都忙不赢。有位保安主动过来要书,要资料。一位功友正好手里有本《中国法轮功》,就给了他。

清晨的薄雾散去,太阳出来了,太阳的旁边出现了一个旋转的光团,光团外面围着一圈宽宽的光影。我们知道那就是法轮!中午一点钟左右,天上的法轮大放异彩。那旋转的光团越来越亮,越来越大,由红变金黄,围绕法轮的光环五光十色,不断的变幻、闪耀着透明的七彩华光,一圈一圈的向着广阔的天空阔散。法轮光芒如柱,从空中有力的射下来直插土中,直射在人身上。我们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很多常人看见法轮显现的奇观,直喊“快看!快看!”方山大门口的两边都是饭店,饭店里的人都站出来观看,还有好多保安也在看,一位当时在场的新闻界人士还拍了照。很可惜,这张照片未能面世(这位拍照人说胶卷曝了光)。

方山洪法不久,九九年“七二零”这个令全世界恐怖的日子到来了,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风暴肆虐全国,霎时间天昏地暗,谎言宣传铺天盖地;缴书、毁书、抄家、株连、高压,一片恐怖;抓、关、判,十几万人被投進监牢,但是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经历了十年的残酷迫害而正信不倒,依然走在修炼的路上,做着向人民群众讲真相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