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陷入到解决问题的执着中去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四日】近几年来,我的工作一直处于“忙”的状态之中,开始的时候,不自觉,除了常人式的埋怨以外,没能从法理上认识到什么。渐渐的越来越严重,不但工作时间忙的脚不沾地,就连吃饭睡觉的时间都常常在接打电话,而且常常半夜接到电话就得跑到单位上班处理问题。这种情况已经严重影响了我的正常生活,当然更影响了做好大法的“三件事”。这时自己悟到,同修也提醒说应该注意了,这是邪恶的干扰,是迫害。于是自己向内找,找到了很多执著,尤其是很直接的找到了名利心。因为表面上看,自从几年前我被抓到看守所迫害后,原来小领导的身份没有了,现在的领导器重我,给我增加待遇,让我承担重要项目。于是我就不知不觉的钻進了旧势力的圈套,为了增加的那几个钱和别人称呼我几声“领导”卖命的干了起来。这几年中最忙的一段恰恰是我因为利益之心(认为自己赚钱少)去找领导,要求调动工作,告诉他,我在某某岗位更能够发挥作用。因为是自己求来的,所以邪恶就抓住我的执著心,牢牢的控制着我,让我一直处在“努力工作”之中。

当我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一边努力放下名利之心,一边开始发正念解体迫害我的邪恶,同时从心里不承认它们的安排,行为上也抑制它,只要到了下班时间,尽量脑子里放开工作中的事情,不允许旧势力安排让我加班。这时候,情况有所好转,但仍未能达到正常的每天八小时工作,加班的情况还是不时的出现。为此我开始着急,同修也还是不停的提示我,为我着急,说我的状态还是不行,本来应该我做的很多大法的事没时间去做。

因为着急想要改变“忙”的状态,可一时之间又达不到目地,就开始怕同修说我“忙”,就连与同修通电话时同修问一声“在单位吗”都会让我的心抽动一下,就象常人的所谓隐私被人发现了一样,想要掩盖起来,甚至到后来再有同修这样问,我说话的语气都会不高兴。面对这样的问题,我没能進一步从法上找到原因,于是逐渐开始因此焦虑,只要在工作以外的时间领导打电话来说有事,我就表示反感,语气中都有很明显的怨,几次都差点出现跟领导闹僵。

这样持续了一段时间后,情况表面上恢复了正常,我也和同修谈了很多关于工作的执着,大家也夸我悟性好,做的好,为我高兴。但实际上我自己知道,仍没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只是当时不知道该怎样表达。最近一两周,表面看来是因为单位有工程,需要我利用双休日的部份时间去施工现场,“忙”的迹象又有所抬头,自己马上警觉,同修也善意的给我提了醒,可我在发正念,找执着的同时心底是无奈的,因为我不知道该怎样认识,怎样提高,心里很苦。可能是师父看到了我这颗想提高的心,所以昨天在学法时看到《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讲法〉里讲到的一段讲法,心里忽然有豁然开朗的感觉,终于明白自己是为了解决问题而产生了新的执着。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们是连旧势力的存在都不承认的,那么面对邪恶的干扰形式,一味的为了解决邪恶给设的难题其实还是承认邪恶,承认迫害,是不会跳出它的圈子的。就好象旧势力出了一招我们就应一招,那我们不还是承认它的存在了吗?不管能不能破解了它的招式,我们不还是在它的圈子之中吗?

那怎么才是不中它的圈套而从根本上否定它呢?我悟到,就是应该按照师尊所说的,做好“三件事”,一切尽在其中。只要我们走的正,锁着的门就会打开,路就会宽起来。同时我还悟到,我原先所认为应该每天工作八小时其实也是人的观念,三界内的一切都是为法来的,在一切为了救度众生的正法时期,常人的工作只是大法弟子符合常人状态修炼的一个方式一个环境而已,这一切都会随着大法弟子的心性和境界发生变化,而不必被常人的工作形式所拘泥。放下心,就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一切听师父的安排,师父就会给我们安排最好的。据我所知,某同修因迫害而失掉了原来的工作后,一直在做证实大法的事,当她悟到“因为我做的事是最正的,别说我没工作,就是我在家里都不应该缺钱”,结果现在她真的实现了每天做好大法事情的同时在家里赚钱。

至此,我的心一下子轻松起来,仿佛从心上卸下了很重的重物,随着重物的卸下自己一下升华了很高,真有了“除恶只当把尘拂”(《志不退》)的感觉。同时深深感受到师尊的慈悲苦度,感觉到自己正沐浴在佛恩之中,对师尊的感激之心真是无以言表。

个人所悟,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