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做负面的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五日】十几天来,我无论是打坐还是抱轮都静不下来,究其原因,发现是听到同修中负面的东西太多了,这些东西老往上返,所以想与同修切磋一下在交流中应注意的事情。

自九九年“七•二零”后,大陆大法弟子间的交流对整体提高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同修间的交流、切磋会让同修看到别人的长处,认识到自身的不足,从而提高的更快;也会让同修发现对方的执着并善意的提醒对方;还能在同修有难或把握不好有关问题的时候,用大法的要求对其帮助。随着正法進程的飞速发展,邪恶少了,环境宽松了,同修间的交流更加频繁、广泛,但也出现了一些对同修的提高和升华起不利作用的交流。

如有的同修在与其他同修交流时,总是指名道姓的谈别人的不足,总是谈别人做的不在法上的事;总是谈协调人的问题及协调人之间的矛盾;总是谈这个人不理智,那个人不可靠;这个人有显示心,那个人有干事心。有的交流提倡同修说出自己做的不好的事,所以,有的同修就开始“倒脏水”(其实,早在九九年前师父就否定了“倒脏水”的做法。但做了出卖同修的事及在男女关系等方面犯罪的除外)。还有的同修把自己猜测的事当成了事实在同修中宣传。如:哪个人已被邪恶当成重点监视对象了;哪个人做了什么事已被邪恶知道了等等。有的同修在交流中总是不知不觉的把邪恶说的高。如:×××的警察追逃可厉害了;邪党的监视、监控可厉害了;那个地区的形势太恐怖了;关押在那个劳教所或监狱的不“转化”不行,云云。还有的同修在交流中把自己悟偏的东西当作法理在同修中宣传。如:有的同修说,过去做的很多、很好的同修应该少做了,让过去没走出来的多做些;做证实法的事做的一直很多、很好的同修容易被迫害,应该歇一歇了等等。

上述的言论,给听者灌入了负面的信息。这种交流不仅对同修的提高不利,还可能污染了同修,干扰了同修的修炼,助长了邪恶的能量。比如,我地就有一老学员,过去曾做过一些证实法及救度众生的事,后来由于求安逸心重,从而在色欲问题上出了问题,被邪恶钻空子遭到迫害,在被迫害中正念又不强而写了转化书,回家后怕心很重。后来虽然声明了“转化”作废,但从此很少做证实法的事,其理由是:我被迫害是因为我做事多并且重要导致的,所以,不敢做大事,不敢多做事。在与其他同修交流时,也将这套悟偏的东西宣传出来,还真有一些同修听了后从此讲真相做的少了,能够做协调工作的也不做了,受到了负面的影响。

这些交流,讲话的同修并未认识到对听者所造成的负面影响,大多没有意识到是自己的显示心、妒嫉心、怕心、求安逸之心及欢喜心等的流露,也有的人认为自己修的不错了,甚至认为自己悟性好、悟的高。结果造成了同修消沉、产生怕心,给整体造成混乱,甚至导致同修躲在家里不做讲真相的事。讲这些话的人看到(或猜测)别人的不对的地方,不找自己的原因来解决,而是向外找,把自己当成了旁观者,所以谈出的话是消极的,非建设性的。

其实,有些负面的东西不是不能谈,关键是谈的目地是什么?是为了解决问题,还是为了加强自己人的观念和为自己的执着找借口?还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显示心、妒嫉心、欢喜心?还是为了掩盖自己的怕心和求安逸之心?如:有的同修过去每月都拿钱给资料点做资料,但后来他不拿了,而且还告诉别人别拿了,理由是资料点的同修用了大法弟子做资料的钱了(其实,资料点的同修从未占用)。有的人总是妒嫉某同修、瞧不起某同修,所以,总是能发现其“不足”而宣传。

不做负面的交流,并非是不提醒不理智和不符合安全常识的事。例如:有的交流把不按明慧提倡的安全原则做事当成正念正行来宣传。如:“我们地区早就手机对手机了(或手机对座机、座机对座机了)”;当有人提到在交流时把手机电池取下(或把座机的电话线取下)时,他就说:“要正念正行,要用神通。”你说资料点还应按过去的安全原则运行,他就说:“现在邪恶都没了,都到了什么时候了,还讲这些,怕什么?”甚至说:“×××人家一直都这样正念正行的都没有事,你这是怕心。”这种言论是不理智的。

无论环境怎样,我们的交流应该要起到建设性的正面作用,从而让我们更加理智、清醒,整体配合的更好,同修间更快的提高,更多的救人,兑现我们的史前誓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