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赤城县农妇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五日】我现年53岁,家住河北省赤城县,务农。我因修炼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得以摆脱病痛的折磨。可是我却因坚持信仰遭恶党的迫害。

修炼后疾病痊愈

我1996年10月份喜得法轮大法,得法前体弱多病,自幼患上气管炎、偏头痛、甲亢、胃病等综合症,得法后,那些怪疾全飞,真是无病一身轻。师父和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理所当然的就要修炼下去。

散发真相遭绑架

2002年8月份(记不清是哪天)我去北京市郑栅子讲真相,散发资料,被恶人举报(举报人姓邢,得赏金600元)。宝山寺派出所三个人(姓名不详)把我绑架到北京怀柔宝山寺派出所。他们威逼恐吓,追问传单的来源。他们一看问不出来,就把我劫持到怀柔看守所,夜间到那里。第二天就给我戴上手铐、脚链子,又是一番逼问,两天还是一无所获。我被镇派出所所长米常帅、“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头目李植文、马继钢、武装部部长冯秀海接回。

在东卯镇派出所,所长米常帅做打人的手势。我心想:不让你们迫害我。结果他的手马上又放下来了。后来米常帅、马继钢让宋景玉(镇书记)买皮带,我听后,寻思:我得出去,不能让你们迫害我。第四天夜间11点左右,我摘下了手铐,在值班人朱尚军的眼皮底下走脱。

出去后跑了4、5天,回家躲几天,乡里人追得很紧,我儿子看乡里那么多人急得团团转,书记宋景玉当官和苏友又大不一样,让我跟他们见面。我同意和他们见面,结果有些歹毒的人还把我儿子扣了个窝藏罪,小朱子和苏建春(苏友之子)看了几天,又把我劫持到东卯镇22天,镇长李桂忠又把我叫到会议室,此时苏友已经从龙门所调回,苏友和米常帅打了我两个半钟头。末了,苏、米各抓一只手,李植文又打了我六、七个耳光,在打的过程中,苏友抓掉了我好几团头发。过两天,10月22日送往赤城看守所,11月1日我们一同十人被发往高阳劳教所。

在高阳劳教所遭毒打折磨

进高阳劳教所,我们的衣服被扒光,被褥全都扯开,棉花都扯稀烂,恶警把我们带到四楼给点冷馒头。晚上八点,大队长(五大队)杨泽民带几个随从恐吓一顿,临走时说要把樊桂花的两条腿打成一条腿。晚上9点时,杨带了二十几个男女恶警,有李雪军、李自新、胡××、叶淑先、魏红玲、吕亚琴、李晓静、张丽美、樊苗路、赵二红、于国友等,抱一捆电棍,让我们站一排,谁不炼跨前一步,放回班里。我不往出站,男女恶警打了我一顿,中队长叶淑先扒下我的鞋,用鞋底打了四十多下,警棍、电棍电了一通。四天后,普教祝成、曹生、郑岐(男队长)等人把我弄到养驼鸟的地方,两手铐在地上,用电棍电手、腿、脚,电得往外淌血,手肿得跟冰糖葫芦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