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善的认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八日】什么是善?大约一年前我经常思考这个问题。也是在一年前,我不断的得到师父的点化,提醒我应该关注这个问题。我们是修“真、善、忍”的大法弟子,而有趣的是我总会遇到一些事情,让我特别对善進行深入的思考。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悟不到为什么。

天国乐团的活动

今年天国乐团在纽伦堡、奥古斯堡和慕尼黑的活动中我担任指挥的角色,我知道,指挥担负很重要的责任,我很想做好这件事。当我和乐队集训时,一切都非常顺利。但是游行开始前,我感到了自己内心的不安和害怕,我尝试赶走这些感觉。第一次游行结束后,我发现了自己技术上的很多漏洞并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怀疑,同修也指出了我的问题。因为我是一个很情绪化的人,所以把这当成了对我的一种强烈批评,感觉很受伤害,内心抱怨批评我的同修。不是把这次事件当作提高的机会,来提高自己的技术水平,而是想离开天国乐团,去参加其它的项目。

就在犹豫是否应该离开乐团期间,在九月份我又参加了乐团在汉堡文化节上的演出。许多乐团成员看到我缺乏自信,他们给了我很大的鼓励,使我能够敞开心扉。他们的极大耐心和慈悲使我感动的落泪,我开始改变对担任指挥一事的理解。我思想中对曾经批评过我的学员的不好的想法开始烟消云散。我认识到,同修是基于共同做好大法工作而指出他人错误,受到批评的学员如果能以正确的心态理解同修的良好愿望,虽然忠言逆耳,还是比较容易接受的。

法兰克福的神韵推票

开始时每次神韵推票活动中都有一些我要克服的困难,有时我只是站在那儿,手里拿着一张传单,但是没人愿意接受,我的心是封闭的。人们从我身边走过,好象没有看到我。我看到他们是怎样关注购物中心的广告以及在堆积如山的衣服中找寻中意的衣服。这时我就想:“真是不可思议,他们在看毛衣,而在这里,就在他们眼皮底下,能救度他们的(神韵)在等着他们,他们却毫不理会这些美丽的图片和神韵的录像。”这时我就会强迫自己走向他们并和他们交谈,然而没有任何成效。我的表情也因此会变的消沉,尽管我努力改变这种状况,但是毫无成效。

一位老年妇人经过我身边时冲我微笑,并对我说:“人们不知道这是什么,否则他们不会就这样走过去,他们觉的这和其它广告没有任何区别。”我的视线落到神韵录像上,终于我也能更清晰的听见(神韵录像的)音乐。我想到,为了演出能够成功举办,以便众生能登上我能想象出的世界上最美的“救度之船”,并回到他们生命本源的地方,师父以及所有的神韵艺术家不知要付出多少努力。有了这个想法,我感到一股热流和能量流过我全身,我感到内心产生一种无私和轻松。我开始朝人们微笑并与他们進行简短的交流,他们也同样微笑着接过传单。有些谈话進行的很不错,他们中的大多数愿意买票并去看演出。

“请你一直保持这种友好的状态!”在认真听了我的讲解后,一位女士对我说。我认识到,慈悲能解体人身上的所有不好的因素。忍使我能够消除不愿意接受传单和不愿意听我讲解的人的坏心情并使他们脸上神奇的出现笑容。

我们所做的一切必须包含“真、善、忍”,他承载着一切。《转法轮》第一讲中写道:“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 因为修善可以修出大慈悲心,一出慈悲心,看众生都苦,所以就发了一个愿望,要普度众生。”

感谢所有批评我而给我创造出一个好的修炼环境的人,因为认识到“最苦也就最珍贵”,我可以更好的处理对我的批评意见,不再害怕丢面子。因为我理解,修炼并不只是意味着吃苦,而是在吃苦的过程中修去执著,获得智慧,最后修成佛,修成道。

谢谢师父为我安排的这一切!

(二零零九年德国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