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推广神韵中修去自我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八日】二零零七年柏林第一次办神韵,我因为懂电脑技术,所以负责协调热线卖票和票务管理,当时我觉的自己比别人在这方面懂的多,所以在和别人有不同意见的时候,就总是认为自己的意见对,对别人的意见看不上。当对方坚持自己的意见时,我就在心里埋怨对方,觉的他太执著,却没有看到自己正在执著自我。多亏当时和我合作的几个人都是老学员,把这些事情都当作修炼,我们没有发生大的争执,所以卖票的工作得以比较顺利的進行。

二零零八年,我还是负责票务工作,虽然提醒自己要多听别人的建议,但还是有较强的执著自我的心,尤其是自己有经验的事情,有时即使表面上不表现出来,心里还是觉的自己的意见更好。如果当时有人提议,让另外一个人代替我做票务工作,我一定会不假思索的说:“我已经做了这么长时间了,别人都没有我有经验,我也有这个能力,还是我做更合适。”当时我并不认为我是在执著这个职位,在证实自我,而是认为我这是对这个工作认真负责。

二零零九年时换了个剧场,没有热线卖票了,开始也没有专分出票务这一块,当大家在讨论如何分工的时候,我也没有分到我认为有点“分量”的事情,也没有人想到我,说某某也可以做什么什么,就好象没有我这个人似的。我感到很失落,一方面不服气,另一方面觉的他们的一些主意都是头脑发热,不实际。心情非常复杂。

这件事情让我结合自己前两年在办神韵中的表现好好的向内找了一把。首先我意识到我是在执著于票务管理这个职位,如果不是的话,我为什么感到失落呢?而且,如果我没有觉的自己重要的心,那么为什么当我没有分到事情做的时候,我会心里不服气呢?再深挖一下,这个执著职位的背后还有名利心和得失心;想让人觉的自己重要、有能力的背后还有显示心和争强好胜的心。同时很惭愧:两年这里办神韵不理想,口里说向内找,实际还没有认真向内找,有的心即使意识到了也没有赶快去掉。

自己的这点技能是师父给的,是用来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不是用来证实自己的。师父说:“大家一定要注意一个问题:你们在证实法,不是在证实自己。大法弟子的责任是证实法。证实法也是修炼,修炼中就是要去掉自己对自我的执著,不能够反而助长这种有意无意在证实自己的问题。在证实法与修炼中也是去掉自我的过程,做到了你才是真正的在证实你自己,因为常人的东西最后你们都得放下呀,放下常人的一切执著才能够走出常人。”(《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走过了这个剜心透骨的向内找、去执著的过程,我感到非常轻松,心胸也觉的宽广了不少,能够坦然对自己说:现在分配我做什么都没问题了。实际上办神韵的每件事情都很重要。

二零零九年的神韵准备过程中,我和另外一个同修一起做一项工作,每天都要通话商量。一开始的时候摩擦就来了,两个人经常不能心平气和的商量事情,我的态度有时还较生硬,不能让对方接受。后来等平静下来的时候,我意识到自己的不宽容,因为这个同修比我年龄大不少,反应没我快,有的事做的没有我认为的有效率,我没有为她着想,从她的角度考虑问题,还有看不上人的心,没有包容她的心,善心不够,所以就表现出来没有耐心,不能心平气和商量事情。意识到这一点并加以改善,逐渐的我们的合作也趋向和谐。

后来我还悟到,宽容也是对别人做的不好的地方或犯错误能够不用指责和埋怨的态度对待,而是看看自己如何能帮助把这件事情做的更好,同时向内找,想一想为什么让自己看到了这一切;对别人的缺点和执著也要善意的对待,不能因为看到别人的执著就对这个人产生反感。一些时候我还没有做到宽容,还需要放下自我,真正善意的去理解别人,慈悲的对待别人。

另外,这几年在做神韵过程中我时常感到力不从心,很忙,有些事情做的不理想,根本原因是当时做事心放不下,学法少或无法静心学法。学法跟不上,做事效率也低,向内找的机制减弱,心性也守不住,影响到别人的情绪,也会影响到更好的合作。明明知道学法的重要,但还是做不到,这真是非常严肃的事情。

下面以师父《洪吟》中的诗〈实修〉与大家共勉:“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

(二零零九年德国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