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生命也是真善忍造就的”(上)

一个大学讲师的求索之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一日】她可以说是命运的骄子:正值中年,身体健康,大学讲师,丈夫事业顺利,公婆是离退休高干。走入法轮功的修炼后,更是对生活充满热爱。谁曾想,一场从天而降的浩劫把她和疼爱她的家人一隔十一年。

二零一零年中秋的两天前,记者在中共党魁入住的美国纽约华尔道夫酒店前,采访了法轮功学员莉莉(化名,应本人要求,出于国内家人的安全考虑)。

无端的抓放

记得那是一九九九年的夏天。莉莉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抓,奉命抓她的人也不知道怎么就非得把她看起来,她可多多少少是个名人呀。

这是这所大学里的社科部从未有过的一次工会主席选举。在莉莉本人不在的情况下,她被当选为工会主席,甚至没有反对票和弃权票,全票通过。当上工会主席后,她为大家做了许多有意义的事情,替大家包括组织运动会、郊游等活动。因家境不错,她常常会把活动照片洗印出来,免费送给大家。渐渐地,莉莉在全校师生中有了一定的口碑。这样的人突然被无故拘留,校党委书记吃惊不小。

回忆起十多年前的那个早晨来,莉莉还是觉得荒唐,“那天早上刚炼完功回家,瞥见传达室有几个陌生人,我没在意。走到电梯口时,八个年轻便衣围上来,要带我走。问他们为什么要抓我,他们说“我们也不知道,是上级的命令,让把人看住。” 当时我婆婆刚出院,家里只有个小保姆。我说:“你们要是把我带走了,老太太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你们得担着!”

于是便衣不断地打电话,向上级汇报。这边莉莉的高干婆婆也责问,“我儿媳妇到底犯了什么错”,便衣连连答道:我们知道您儿媳妇怎么怎么好,我们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抓她,但是上级让我们抓她。”

最后,莉莉被带到了派出所。和她谈话的是一个处长,说“某某老师啊,我跟您谈话有点儿胆胆突突的。” 莉莉说,“当然啦,你以前面对的是犯人,今天你面对的是个好人,而且是个大学老师。”说到被抓的原因,那个处长也讲不出所以然来,说是上级要抓的。

十多年后回过头来再想想当时国内的形势,莉莉对当时无端的抓放有了个解释:“其实当时基层都很困惑,因为当时政策不清楚,下面不敢轻举妄动,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儿。那时候中央也在争论。江泽民自己在外面放话说要镇压,政治局内部是不同意镇压的。江有他的那根线,造成了先动手抓人,胁迫中央表态。所以基层并不知道怎么做。”

被拘留到十六个小时后,派出所通知学校来把莉莉领回去。“送我回家的时候,在学校大会议室里,校党委书记、校长、两个副校长、系党委书记和总支书记来接我。校党委书记一看是我很惊讶“呦,怎么把您给抓来了,您是很好的一个人呀”。我说: “不知道为什么。抓我的人也不知道为什么。”

其实在那以前高教局把校党委书记和另一个校长请去了,说他们学校有个法轮功的头。他很吃惊,说不知道有这事儿。来接人的时候一看是莉莉,就更惊讶了。“然后校领导找我谈话的时候叫我配合他们的工作,说这是我的义务。我说我有义务,作为公民我也有权利。言论自由权,信仰权,都是宪法上写着的。还有知情权,我为什么被抓,我错在哪儿。你们要放,你得告诉我为什么被放。想抓就抓想放就放,这是不可以的。作为公民我有我的人格。”

生命的求索

按照大多数人对生活的要求来看,莉莉真的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一九八七年的时候她就去了日本,九五年回到北京,生活条件非常优越,公婆都是中国高层干部。她自己本身又个性随和,身体健康。可是她有她的苦。“其实生老病死并不可怕,在这个过程中不知道追求的方向在哪里,这是最苦的。谁都在求索,只是求索的目标和目的不一样。不知道目标在哪儿,也达不到,这是最痛苦的地方。说是人死如灯灭,但是谁都不甘心,都在求索。”

在了解法轮功之前,她唯一订阅的杂志是《飞碟探索》,对人生,宇宙,人从何处来到何处去……这些问题她一直在思考。

95年11月底,在同事的引领下莉莉接触了法轮功。一口气读完《转法轮》后,有两点她非常清楚:她过去读了许多探索人生的书,没有一本像法轮功师父的《转法轮》写的那么深入浅出,把人生讲的那么透彻。另外,作者能把佛国世界讲的那么明了,这个人一定比佛还高。莉莉无不感慨,她苦苦的探索终于有了明确答案。

迫害渗透每个社会细胞

求索的路常常是不平坦的。两天后就是二零一零年的中秋节,站在抗议人群中,“严惩江泽民、罗干、周永康、刘京”的大横幅给繁忙热闹的曼哈顿添加了少有的庄严。 想起80多岁,已十多年未得谋面的双亲,莉莉不禁双眼微红起来,黯然说到:“我走了后我父亲就不过生日了,说“我们老了,身体本来就不太好,来客人了还要应酬,不想大家来。” 可是这都是表面的。因为我是他们最疼爱的孩子,大家聚到一起的时候,不可避免的要说到我,可是我又不在,一走这就是十多年……象对我父母这种剜心透骨的迫害,每个家庭都面临着,只是轻重和表现形式不一样。”

离开北京已十多年。至今,莉莉国内的亲属家里电话仍然被窃听。“迫害有公开和不公开的。公开的比如我们系里的老师直接被抓被判刑。不公开的比如派谁监视你啊,开会或者什么活动不让你参加啊,或者到什么重大的日子把你弄到哪个宾馆里去所谓的学习啊,在精神上迫害你给你压力。比如分奖金,评职称的时候把你排斥在外,这个压力就很大了。在国内,有单位的法轮功学员都面临着这个问题。另一层迫害是对法轮功家属的无形的迫害,比如家里电话被监听,跟踪,随时被抄家。家里来个人,居委会都要斜着看几眼甚至登记。不让法轮功学员的孩子上学,评所谓的三好生没有你孩子的。对法轮功的打压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迫害,是对全中国人民的迫害。只要他家里有法轮功学员,中共就让他们签字啊,对法轮功表态啊。在压力下,甚至整个家庭动摇你,劝说你,跪倒一片求你放弃。所以这不是只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对整个对社会中尚存的正信和良知的迫害。中共是这种邪恶。所以这种迫害不是只在劳教所监狱,而是渗透到社会每一个细胞,每分钟都在进行着。因为你每分钟都在精神上感情上承受着这种压力。”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