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德阳市和兴洗脑班的恶行(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省德阳市所谓的“崇尚科学教育学校”成立于二零零一年四月,最早在四川省德阳市收容所内、德阳市看守所旁边,二零零二年左右迁入广汉市和兴镇,是假借“科学教育”的幌子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洗脑迫害的非法私设监狱。

二零一零年六月,在德阳市“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和德阳市政法委的配合下开始筹建今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将以前在广汉市和兴镇的洗脑班转移到和兴镇宝昙村,原宝昙村小学校内,从和兴镇去广汉连山镇公路(图中黄线)右侧,距石亭江约一公里处。

经过中共当局改造后,一所本是教书肓人的学校就变成了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间地狱。门上没有任何牌子,(对外称“广汉市反××警示教育中心”)紧闭的灰色粗笨铁栅大门长期关着,门内增加了岗亭,各处都有监视器,围墙上增加了粗实的钢筋并成了电网。

'洗脑班正门'
洗脑班正门
'洗脑班的后围墙'
洗脑班的后围墙

洗脑班里面有十二间囚室,每间囚室内有三张床位,中间一张由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睡,左右各睡一个包夹(从法轮功学员所在村或单位找来不明真相,专门协助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员)。里面的头是一个中年女人,近四十岁,都叫她毛主任,据说是广汉市“六一零”的;还有一个李校长,大约五十多岁。各类所谓帮教人员、做诬陷法轮功学员假材料的人员、便衣、保安人员和其他人员估计有五十至六十人。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日上午十点左右,四川省德阳市耐火材料厂余肇源、李正国、袁金华三人就恐吓威胁本单位法轮功学员孟华龙,说他是重点对象,要“转化”他。孟华龙给他们讲了真相。他们不听并威胁孟华龙:如果不“转化”(放弃信仰)就送你到广汉洗脑班,这次就不象上次,比上次刑罚更重,还要你更惨!

一、绑架法轮功学员

广汉市兴隆镇二大队十三队法轮功学员七旬老人侯光桃,是第一位被绑架到洗脑班的。八月五日中午大约两点钟,兴隆镇二大队妇女主任李传玉带兴隆镇司法所的黄昌文、兴隆镇派出所的叶刚和广汉市国安等共四人到侯光桃家,黄昌文对侯光桃说:找你去学习两个月。侯光桃说:我哪里也不去。叶刚和另一人就把侯光桃老人架上车。据当时的目击者说,老人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喊声随着车子离开而渐渐远去,就这样,一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

广汉市西高乡五大队村长曾庆兵、村书记钟国术两人,在八月五日,找法轮功学员唐文君的儿子谈话,大意是要求他配合把他母亲骗到广汉市禾兴镇洗脑班〔这洗脑班是德阳市“六一零”针对全德阳市法轮功学员办的〕。八月六日早晨六点过,钟国术和曾庆兵就到唐文君家,一直谈话到九点多钟,把唐文君骗走,并告诉唐的女儿:“是叫你妈到学习班学习,那里生活条件都很好,吃住很好,还有空调。”

四川省德阳市耐火材料厂法轮功学员孟华龙于二零一零年八月十日上午九点二十分,带孙孙在外玩耍时,被耐火厂保卫处袁金华、武友东等人绑架,并被劫持到广汉洗脑班迫害。

四川省广汉市连山镇法轮功学员陈世清于八月十日在连山镇讲真相时被恶人构陷遭绑架,现情况不明,估计也被绑架到了和兴洗脑班。

四川广汉市新丰镇法轮功学员赵明菊(五十多岁),被村支部书记张玉容(手机号:13508014902)构陷,八月十三日遭新丰镇派出所和广汉市国安恶警多人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广汉市和兴镇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零年九月六日,广汉市洛城镇法轮功学员眭白荣被绑,被非法关押在广汉市和兴镇洗脑班。

九月七日上午十点,四川省广汉市西高镇派出所的警察,和马堰村中共邪党书记秦道学以及刘长福到马堰村十一社法轮功学员罗吉会老人的家,骗她去学习。当时罗吉会不去,书记秦道学说:“不去你外孙女就读不成大学。”(因罗的外孙女刚考上大学),今年七十岁的罗吉会老人,身高一米四左右,不识字没文化,在派出所的警察与秦道学、刘长福、以及女儿和全家人的恐吓、威逼下,罗吉会无奈被送进洗脑班遭受迫害。中共当局以外孙女考上大学不让读相要挟,迫害信仰真、善、忍的罗吉会老人。真是实足的流氓。

同一天西高十大队一社的法轮功学员钟德芳正在田地里收豆子,被十大队的中共恶党书记牟启成和村长贺关蒙带领派出所的警察和广汉市国安绑架并送到和兴洗脑班迫害。

事隔三天,西高文河村的法轮功学员曾和琼刚刚送外孙上学回到家中,就被西高镇派出所和广汉国安在家中绑架。

广汉市向阳镇江南村四社法轮功学员周维蓉女士,六十四岁,于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三日中午(中午饭已做好都不让吃),“六一零”人员丁述生伙同镇派出所和村干部共十人在家中强行将周维蓉绑架到广汉和兴镇洗脑班进行迫害,当时周维蓉的丈夫在场不允许将人带走,“六一零”人员谎称四天后就可回家,家人去探望,洗脑班头领根本不准见面。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四川广汉市新丰镇龙居村一队法轮功学员赵明英女士,四十七岁,被该村邪党村支部书记赵德华带领一帮警察闯入她家中绑架,并非法抄家,被抢走了大法书籍和资料。西高乡法轮功学员曾和琼被绑架,下落不明,估计也被绑架到了和兴洗脑班。

在洗脑班里面还有一位六十多岁的女性法轮功学员,姓陈,据说是什邡市八角镇五马石村的人,什么时候被绑架的尚不知晓。

从二零一零年八月五日到九月十五日,已经证实德阳市“六一零”在全德阳市境内共绑架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到和兴洗脑班迫害。

至二零一零年九月三十日,洗脑班里还非法关押着四名法轮功学员,他们是:四川省德阳市耐火材料厂的孟华龙,广汉市西高镇十大队一社的钟德芳,广汉市新丰镇龙居村一队的赵明英和什邡市八角镇五马石村姓陈的女性法轮功学员。

二、强制洗脑

被劫持到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进去后被关入囚室,一人一室不准出门(另配两个包夹),吃、喝、拉、撒都在室内。两个包夹半步不离,监视法轮功学员不准炼功、不准发正念。只能按他们的要求做。如不听从他们的指使,就视为没转化。识字的给看污蔑大法的书报,再配合录像(中央电视台焦点谎谈“天安门自焚”、“傅怡彬杀妻案”、流氓艺人李伯清的下三烂东西)等进行全面洗脑。适时还有专门培训的说客,以中共哄骗人的歪理邪说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洗脑。他们善于察言观色,抓住你说话的某个小差错,不计其余,适时扩大缩小,攻破对方心理防线,使其转化,也就是放弃修炼

对经过上述反复运作无效者,也就是坚定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采取罚坐小板凳,由包夹监视,不准动,大、小便要请示,包夹不高兴时还不同意。广汉市兴隆镇二大队十三队法轮功学员侯光桃老人,就被罚长时间坐小板凳,把腰部肌肉都坐麻木了,很长时间无知觉。

罚不准吃饭、不准睡觉,也是常用的手段。有一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就被罚不准吃饭长达七天。那个毛主任更是凶残,哪个法轮功学员说话不顺她的心,就不准吃饭。耐火材料厂的孟华龙被罚不准睡觉时,手段更残酷。先是不让他睡,看到已经很困倦时(即使站着都有可能睡着了)就把他绑在有靠背的木椅上,脚手都被绑着,即使这样,人在长时间不睡觉困极时也能睡着,可恶的包夹就制造响声不让睡。后来竟把切割磁砖的切割机开起,置于靠背椅脚旁,用这种高分贝的噪声和振动阻止法轮功学员睡觉。还有一种对真修的法轮功学员来讲是最为卑劣残暴的迫害手段,他们逼迫法轮功学员骂师父、骂大法。不骂的就视为没转化。为了防止有人逃走,里面喂有狗,夜间大约半小时就有保安对囚禁法轮功学员的囚室巡查。

三、利用物资诱惑、玩欺骗伎俩使其转化

在强制转化达不到目的时,他们就变换方式,硬的不行来软的。用骗子的手法玩骗术,首先关心你的身体是否健康;买些时新水果、牛奶叫你吃;家里做生意的就许诺如果配合他们,承认转化,就给你装修门面,改善经营环境;家在农村无住房或住房破烂的就许诺给你换房子、换家具;年岁大的老年农村人口就许诺给你办社保(有些老人是本该享受社保,因坚定信仰真、善、忍而被他们无理卡下的)。

更可恶的是采取既骗又诈的连坐手段,告诉你如不配合承认转化,你的家人不能升学(广汉市西高镇马堰村十一社法轮功学员罗吉会老人就是被他们既骗又诈绑架到洗脑班的,他们告诉老人:你不去你外孙女就不能上石油大学)、升职、该享受的福利和各类待遇无端取消。有一次他们想欺骗侯光桃老人,配合他们拍摄录像,用于哄骗其他的法轮功学员,几部摄像机对准侯光桃老人和专职的骗子说客,他对侯光桃老人说:“你配合我们拍好录像,我们把你送医院治好你的身体(身体健康受损是他们迫害造成的),给你盖新房子,买新家具,办社保,以后你每月有钱拿”。侯光桃老人识破他们的阴谋,一句说都不说,任其如何花言巧语、舌干唇焦都无动于衷。说客在法轮功学员正念面前无招可使,只好作罢。

四、洗脑班是共产邪党腐败的缩影

洗脑班的费用主要来源于财政专拨,一位姓胡的大学教师在里面专搞文字材料,不管是否转化,他都搞,玩哄上瞒下的骗人伎俩。他说:“我们有的是钱来转化你们,这次带来几百万。”每个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向当地政府要交五千元。他们找来的包夹有部份是关系户,(协助迫害法轮功学员侯光桃老人的两人就是广汉市兴隆镇二大队大队干部的家属)每人每月吃住不算另拿一千元工资。包夹与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吃的一样。其他人员中、晚均是大鱼大肉,每餐都象摆酒席一样,满桌佳肴尽情享用。每餐大量剩菜全部倒掉,如有上边的人来,更是大摆酒席。水池里经常养有鲜活鱼类。请的厨师都是高级别的,每月包吃住净拿工资三千元。里面的工作人员上班工作量极小,有的来报个到就回家了,有的呆四、五个小时就走。从厨师的收入看,里面人员就不知收入有多高了。在里面吃喝估计是不要自己再付费了。人民的财富就这样被中共当局肆意挥霍,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