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来吧,师尊一再等待的就是你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三日】近期因事又回了一趟江南老家,在办好常人之事的同时,通过尽可能多的与当地同修接触,使我看到了以前处于掉队状态的家乡同修,近几年来正在迅速赶上师尊的正法進程。其表现是有一大批以前因当地邪恶嚣张而心存怕心的大法弟子纷纷走了出来,重返正法修炼之路;学法小组,小型资料点遍地开花,已基本上能满足当地的需求。回想在邪恶迫害发生之初,由于江南当地大法弟子的数量不多,基础力量相对薄弱,在邪恶的高压下,学员一度出现的各自为政、互相封闭的分散状态,近期这些状态也已基本打破,整体的力量正在日益强大,这些都是可喜的变化。

同时,我也看到了他们与先進地区的差距,主要还在于当地能够起到带动作用的大法弟子的骨干力量不足;个别地区还依然存在学人不学法,以人划线的倾向,从而影响了整体力量的发挥,特别是还有一部份老弟子未能走出来。

造成这种状况的表面原因,我认为主要有两点。一是在相当一部份未能跟上师尊正法進程的大法弟子中,由于对正法修炼结束时间的执著,使他们对大法,以致师尊产生误解,甚至是怀疑,从而放缓、以致中止了他们前行的步伐;二是如何正确看待受到邪恶迫害的大多是当地一些表现突出、走在前面的同修,甚至被邪恶夺去了生命。对此,在我与当地一对老同修的交流中感触颇深,也感到在其它地区也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在我这次与当地同修的交流中,有这么一对老同修夫妇,男同修(甲)还是一名知识份子。我第一次认识他们是在九七年我回家乡洪法时。那时这老俩口骑着一辆三轮车,自带铺盖钱粮与洪法用具,在全县范围内流动洪法,义务教功。在个人修炼阶段非常精進,表现突出。在邪恶迫害发生后,面对当地邪恶的高压,老俩口不屈不挠。为此女同修被劳教,甲为了躲避当地邪恶的干扰而离家出走。期间曾特地闯关东,到师尊当年传法之地,以探寻大法修炼的圣迹。可是当时国内正处于邪恶迫害的高峰之时,到处一片红色恐怖,未能见到他心目中期盼的景象,因此是带着一种失望与困惑又回到了故里。

回来后,他仍然坚持学法炼功。而在随后的艰难日子里,逐渐产生了对正法修炼结束时间的执著,开始关注师尊每年的新讲法中对正法進程的有关论述。每当看到“大法修炼已進入最后阶段”;“已接近尾声”;“法正人间在即”时,不免就会产生一种“快熬到头了”、“快结束了”的期盼。拿他的话来说,就这样期盼了一年又一年,直到现在仍未结束。因此就对师尊的讲法越来越不相信,以致开始怀疑。再加之这么多年来,他看到身边一些在他心目中表现突出、走在前面的同修,仍然不断受到各种不同形式的干扰与迫害,特别是当地有一名表现的十分突出,类似长春的大法弟子刘成军,多次被劳教而不放弃,最后竟然以病业的形式被邪魔夺去了生命。对于如此坚定的同修,师尊为何未能阻止此类悲剧的发生?如此种种的困惑与不解,就使他对大法越来越怀疑,甚至不断的在师尊的新讲法中找根据,从而加强他的这种执著,以致使自己处于一种似修非修的状态。即便如此,可他却仍然支持其妻的大法修炼。由此说明他本性的一面仍未迷失,才促使我想写出此文,意在唤醒此类同修。

同时,我也注意到,类似于他的这种困惑与不解,正是阻止那些心存怕心而一直不敢走出来的昔日同修的主要原因;也是妨碍那些不太精進的大法弟子勇猛精進的原因所在,非常具有代表性。在与他的交流中,依据我多年学法的体悟,就他上述两方面的困惑谈了我当前的如下认识,意在与国内外的同修交流,若有有违法理之处,还望批评指正。

一、关于对正法修炼结束时间的执著

在听完他有关这方面的诉说后,我首先肯定他引用的有关讲法是事实。并说在我初期学法时,也曾有过与你相似的困惑。但我在随后的大量学法中认识到:师尊的正法進程是对应不同层次的天体、宇宙范围進行的,每到一个阶段都有对应那部份天体范围内的精進弟子已走完、或接近走完了他们的正法修炼之路。我体悟师尊之所以这样不断的讲,其意在肯定这部份大法弟子修炼成果的同时,激励那些同属这一层次的后進大法弟子能从中找出差距,迅速赶上来;也是对那些向更高层次迈進的大法弟子的一种鞭策。而我真正明白师尊这么多年来之所以一等再等、一拖再拖的主要原因,是在学了今年的最新讲法《再精進》之后。

师尊早就告诉过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主体在国内,由于当初发愿的不同,有少部份大法弟子在国外得法。但无论国内、国外,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正法修炼都将在同一个时间结束。通过学习《再精進》,我体悟到:国外的大法弟子主要是助师正法的那一部份,相对国内大法弟子而言,相当大部份的国外大法弟子是在“七•二零”之后才進来的,因此起步较晚。而当他们一旦進入大法修炼之后,为了减轻邪恶对国内大法弟子的迫害,他们就全身心的投入到各种揭露与抑制国内邪恶的助师正法的项目中来,从而使他们没有过多的时间与精力顾及自身的修炼与提高。而在他们为此作出了十年的艰苦卓绝的努力之后,师尊看到国内大法弟子的修炼目标已基本达到,才提醒他们,从现在开始修自己。因此,我个人认为,从这一个意义上讲,直到此次讲法之前,主要都是由于国内大法弟子的整体修炼状态滞后,才是造成师尊一等再等的主要原因所在。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现阶段的认识,以后随着学法更多,也许会看的更清楚。

那么对那些仍然对时间有执着的同修中,是否担心国外的大法弟子也会拖正法進程的后腿呢?从师尊今年的《感慨》一文中,就可看到师尊对近一年来国内外大法弟子的巨大進步的肯定,我认为这种担心是不必要的。

更主要的是,关于“落后的弟子会拖延正法進程”的问题,师父已经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明:“他拖延不了,因为时间也是不等人的。师父只是一再给机会,中间的过程可以等,但是真正最后的大时间是不能拖的。”

对正法修炼结束时间的执著,通过长期体察,我发现:对那些真正精進实修的大法弟子而言,他们更多考虑的是责任与使命,几乎很少有执著时间的;恰恰是在那些不太精進,尤其是在那些处于魔难之中的大法弟子中有着较为强烈的表现,也因此容易使他们对大法修炼产生困惑、误解、丧失信心,甚至怨恨、邪悟、以致走向反面。可叹的是,他们却一直想不明白,师尊一再等待的又恰恰是他们!

二、如何正确看对被邪恶夺去生命的同修

这是一个在国内各地较为普遍存在的突出问题。上文提到的甲同修就是因为当地的一名类似刘成军式的大法弟子,因坚修大法而屡遭迫害,以致被邪恶夺去了生命,就对师尊与大法为何未能阻止此类悲剧的发生而对大法产生了怀疑。对此问题,我也谈了如下个人认识。

从师尊讲法中我理解:每一个走進大法修炼的人,师尊都以不计其以往之过的原则,并依据其承受能力,消去多余的业力,给其安排了一条走向圆满的路。其中虽然仍会有一些魔难与考验,但只要他能在大法中正念正行,就都能过的去,而决不会出现任何迫害式的考验,更不会危及其生命。这是一条既快捷,又最安全的修炼之路。

但是各层旧势力它们也依据旧宇宙的法理,业力轮报的原则,给每个大法弟子安排了一条修炼的路。它们既无师尊的洪大法力,可替弟子消去众多业力;更无师尊的无量慈悲去善化众生,甚至是带着一种“你们要成就那么高的果位,就得承受那么大的考验”的一种妒嫉心态,从而作出了各种迫害式的考验,以及偿命式的安排。

当然师尊是不承认旧势力的这种安排的。可是旧势力就是死死的抓住这些大法弟子的各种把柄不放。为了帮助这部份弟子能跳出旧势力的安排,师尊要求每个大法弟子只要认真学好法,正念正行,就能确保其走在师尊安排的修炼中,从而避免迫害的发生。但是大法修炼是极其严肃的,加之大法弟子各自的根基不一,悟性不同,各自所带的业力大小更不同,因而就造成各自修炼状态的不同,就会有一部份大法弟子由于跟不上师尊的正法進程,就会因为某种人心或执著;或者是在历史上曾与旧势力有过什么约定,自觉或不自觉的偏离了师尊的安排,从而陷入了旧势力的安排之中,那么它们的安排就会发生作用。

从法理上看,只要哪个大法弟子一旦陷入了旧势力的迫害之中,就说明他早已在某些方面偏离了大法,让旧势力抓到了迫害他的把柄。即便如此,只要他能做到向内找,师尊仍会慈悲的加持他,帮助他跳出旧势力的安排。

师尊早就告诉过我们:“在这个宇宙中,任何生命所遭受的痛苦都不会白遭,特别是一个修大法的人,而且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只要最后还在法中,无论什么样的结果等待的都是圆满。”(《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不管咋样,真的先走了,等待你的都是圆满!”(《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而象刘成军那样的大法弟子,我个人认为,就更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圆满了,师尊给予他的是将与迫害他有关的最高生命对换位置,这是绝无仅有的无上恩赐!师尊如此的洪恩浩荡岂不是在挽救他吗?因此怎么能用人心去揣测师尊无量的胸怀和法力呢!

由此也就不难理解自迫害发生之后,各地出现的一些在当地大法弟子的心目中,走在前面、表现突出的大法弟子相继受到各种程度不一的被迫害现象,也都会有其背后的因素,包括被活摘器官而离开的同修,师尊给予他们的补偿则不是一般的修炼人所能够理解与体察的,他们得到的决不仅仅是人所说的生命的永恒。而那些一直默默无闻、正念坚定的大法弟子却都能从前者的教训中吸取正面经验,从而更加稳健的走正大法修炼之路,因为没遭受大的迫害而不被注意罢了。近几年来,我们家乡正法形势的巨大改观不就充份的证明了这一点吗?

因此在结束此文之际,我还想对一切尚存疑虑的同修進一言:唯有在认真看书、学法的基础上正悟大法,特别是在大法修炼时间所剩很短的现在,一切有能力的同修能够较为系统的看书、学法,将对我们对大法法理的整体把握与提高会有巨大帮助;师尊最不愿放弃的就是得了法的弟子;最不愿看到的就是经千百世的转生等来的最后机缘,却因一念之差而错失!切莫再徘徊蹉跎,归来吧,师尊一再等待的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