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法轮大法传世十八年的片断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三日】九四年我有缘修炼法轮大法,至今已十六个年头,许多修炼法轮大法者都经历了许多,尤其九九年七·二零共产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许多中国人受邪党宣传蒙蔽,对法轮大法产生了一些不好的看法和误解。我把修炼法轮大法十六年的所见片断呈现以下,希望有缘者能从我所经历的片断对法轮大法有一些了解,知道法轮大法的超常、神奇,以及共产邪党的邪恶。

乡村医生的感慨

九六年某地农村传来了法轮大法,从此有许多过去身体不好的、常年的老病号有的也炼起了法轮大法,这些人经常在一起学法、在一起炼功,身体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经常去乡村医生看病的人,自从炼了法轮功后,也很少去医生那儿看病了,初期乡村医生还开玩笑:“你们先别瞎闹腾,到时身体不好别找我,就是找我,我也不给看了,另请高明吧,炼功去呀!”

一天天的过去了,坚持炼下去的人,基本上就没有去乡村医生那儿看过病,开始乡村医生也不以为然,但半年过去了,一年、二年过去了,这些人不但没去看病,反而过去许多医学上认为的疑难杂症,现在医学根本不可能解决的病症,炼功炼得都没有了,而且还越来越精神,过去脾气不好的也变得越来越平和。开始乡村医生由于受邪党无神论、实证科学宣传的影响,不相信气功,不相信修炼这些事情,但在事实面前不得不承认,法轮功确实超常,不可思议。

政府官员如是说:不愧称“大法”。

九九年底时,去市政府大院办事时,遇到过去的一位老领导,她说:你现在还炼法轮功啊?我说:对。这么好的大法,我会修炼下去的。随后我问她如何看待法轮功,她说了这样的一段话。她说:我不想谈论法轮功到底怎样,但在七月下旬的时候,我见到了这样的情景。当时在政府大院的露天水泥广场上,有许多因要去北京上访而被抓来的法轮功人员,有七、八十岁的老人,也有几个月、几岁的孩子,就在那露天水泥广场上呆着,那时天气气温很高,平均气温有四十多度,那水泥地面地表温度得多高吧。我当时在室内开着空调都出汗,而那些在露天水泥广场上的炼法轮功的,即没有可遮阳光的地方,又不让他们喝水,尤其在中午的时候,就这么晒着,你说怎么呆吧,但奇怪的是,都静静的或站或坐在那里,竟没有一个中暑的,没发现一个出事情的,因我当时还特别留意院内的情况。你说说这法轮功到底怎样?不愧称“大法”。

警察说“神奇”

二零零零年初,法轮功学员因去北京上访,而被中共非法关押,有许多法轮功学员开始绝食反迫害。有一女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半月,一直绝食绝水反迫害,当被放回家的时候,自己扛着被子回了家。因当时接送这位法轮功学员的公安人员,知道这位法轮功学员半月以来未吃一粒米,未喝一口水。常人有句话叫“饿七不饿八”,意思是七天不吃不喝还行,若超过八天就会失掉生命。而这位法轮功学员竟半个月不吃不喝,不但没有问题,反而身体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精神十足,让回家的时候竟自己拿着被子回了家。

当时这些警察连连感叹:不可思议,超常!神奇!真神奇!其实,当时这种现象这种超常的现象太多了,比比皆是。

退休教师的思索

二零零九年年底时,有一法轮功学员,七十多岁的老太太,骑自行车被一辆小轿车撞倒后,头部被撞了几个大口子,额头、嘴上一直在往外淌血,当时开车的司机也很害怕,一直说:“我也没钱,我都下岗了,你别吓我。怎么办啊。要不咱们去医院看一看。”当时法轮功学员对开车的人讲:“你有没有钱我不管,今后开车注意着点。我不会讹你,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我没事,你走吧,从此以后咱们谁也不欠谁的,我有师父管,没事,你走吧。”那位开车的司机连声说“谢谢”,就开车离开了。

这时站在旁边的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太太,过来说:“你怎么能让她走啊,我看到了整个过程,你都这么大年纪了,她把你撞出去那么远,你看你这几个大口子,多吓人,还在往出淌血,你起码要去医院检查一下。”法轮功学员说:“没事,我有师父管,我是修法轮功的,没事,你看这不没事了吗?”这位老年法轮功学员起来活动了一下。那位老太太说:“你还别说,你这么大年龄了,这么深的口子,说封口马上就封口了,你脸上的血口子还真不流血了。过去我还真不相信你们讲的那些,我们邻居中就有炼法轮功的,他们给我讲过许多你们的事情,告诉我你们都是做好人的,修佛修道的,我不怎么相信,我是一名退休老师,并且是信耶稣的,过去我还真不相信你们,还真相信电视、报纸上宣传的那些,今天的事对我来说真是不可思议。也许你们才是真正修炼的人,要不怎么说你这么大年纪了,被撞的这么厉害,说没事就没事了。今后我还真的好好研究研究法轮功了,不再相信共产邪党的胡说八道了,你们才是真正行善的人啊!真正修行的人啊,若有时间咱们聊聊?我住什么什么地方。”这位法轮功学员说:“好吧,再见!”然后骑上自行车就走了。

看着老年法轮功学员骑上自行车回家的背影,这位退休老师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同学的劝阻 领导的透露

记的九七年初我去同学那儿,同学当时在某市辖区任共产邪党区委办主任,当知道我在修炼法轮大法时,曾劝我不要炼法轮功了。我问为什么,他说:为你好,好些事情我不能明讲,告诉你是为你好,将来你就会知道了,共产党决不会让你们这样下去的,有文件。当时我问什么文件时,我这位同学就避开了这个话题,说起了其它事情。

九八年的一天,和主管市长在一起吃饭,同事们都拿起酒来敬领导,只有我不喝酒,我拿起饮料敬领导,主管市长当时说:“这怎么行,别人都喝酒,你不喝不行。”我告诉他说:“我是法轮功学员,炼法轮功的,我们修炼人都不喝酒、不吸烟。”他当时就说:“怎么你炼法轮功啊,听说法轮功有政治问题。”我问道:“炼功强身健体,让人做好人,工作中尽职尽责,不争名利,怎么跟政治扯上边呢?”他说:“据内部消息透露说法轮功有政治问题。这是别人告诉我的。”

无论同学的劝阻也好,还是领导的不经意透露也好,确切的说,共产邪党很早就开始密谋迫害法轮大法,后来有人说什么九九年四·二五去中南海上访是迫害法轮大法导火线。其实九九年四·二五去信访办大上访,是法轮功修炼者,抱着大善大忍的胸怀,阻止共产邪党对修炼者镇压的一种努力。其实没有四·二五上访发生,共产邪党也会找别的借口进行镇压。因为共产邪党的本性决定了它决不允许在中国出现这样一群要做好人的人,因它就是邪,它容不了真正有思想、有见识的人存在,共产邪党在中国取得政权后搞的历次政治运动,都证明了这一点。

有组织、自上往下系统的安排迫害

二零零零年二月四日,这天立春,又逢大年三十,为抵制中共的无理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决定当晚十二点在室外集体炼功,后来中共极度恐慌,抓捕了许多法轮功学员,关在当地和周边县市的看守所、拘留所内。有许多法轮功学员在关押期间,被带回所在的派出所进行酷刑折磨,当时气温很低,而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迫穿着单衣,在室外冻着,站在冰冷刺骨的冷水中,恶警还不时往身上浇冷水;有的被迫穿着单衣趴在雪上、冰上;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吊着,脚下踩着冰,脚都冻肿很厉害,冰化了再换上新的。有些有良知的公安人员都于心不忍,而无奈只是叹息,有的偷偷的帮助法轮功学员。

后回到单位后,我的领导跟我谈起这些事时说:你没受罪吧,你知道吗,你们那些炼功的,可太惨了,踩在冰上,趴在雪冰上,在外面冻着并不时的浇冰水,你们不就是半夜想炼炼功吗?太残酷了,若别人可能不相信警察会这么坏,我过去也不相信会这样,通过你大年三十出去炼功,我们去过派出所,他们告诉我们的这一切,也见到了部份真实的情况,光知道的这些就这么残酷,背后怎样不好说。派出所的警察还告诉我们,作为基层公安人员,当时他们也不想如此对待炼功的,这些都是省、市一级一级布置下来的,就是采用的这些方法,采取的手段,也都是省市“六一零办公室”授意的,强制执行的。

自焚伪案事前的通报 事后在某地洗脑班上的承认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中共在天安门广场导演了一幕“自焚伪案”闹剧,蒙蔽了许多不明真相的人,挑起人民仇恨法轮大法。其实这场闹剧自始至终都是中共一手操办的。记得二零零一年过大年前,我向单位领导提出要到父母家过年,单位领导明确告诉我说,大年三十期间,法轮功人员要在天安门广场搞自焚,你千万不要去北京,否则我没法向上级交代。我当时说,不可能,作为炼功人绝不会出现这种事情。我曾经问过单位领导,我说这些消息来自何处,他们说上级开会说的,是上级通知下来的,北京方面通报下来的,要严格控制本单位炼法轮功的外出,绝不允许本单位炼法轮功的人员去北京天安门广场搞自焚。按照常理,若不是中共邪党自导自演这场闹剧,既然它都能一级一级通知各地基层单位,有人要在天安门广场搞自焚,并明确说是大年三十,要想制止这件事情的发生,根据中国的现状及邪党的势力和防范能力,它完全可以控制天安门广场不让任何人出入,怎么会在天安门广场发生这场“自焚”闹剧呢。唯一能解释的,就是邪党想利用这场闹剧,抹黑法轮大法,挑起不明真相的中国人对法轮功的仇恨,达到镇压法轮功,愚弄人民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