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时

“四·二五”讲真相、上访纪实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十月四日抱着治病的目的开始修炼大法的。近十三年来,跌跌撞撞,历经魔难,在师尊的精心呵护下,把满身业力的我从地狱里捞起洗净,走到今天,实属不易。为纪念“四·二五”上访十周年,我把当时的情况记录如下,以感恩师尊的慈悲苦度。

一九九九年初,科痞何某在天津某杂志发表了污蔑大法的文章,许多同修纷纷去讲真相。我们听说后,在四月二十三日找了一辆面包车去天津某教育学院该杂志的主办单位讲真相。当时大院里已坐满了同修。为不影响行走,主要道路都让出来,坐不下就站着。来讲真相的,大到白发苍苍的老人,小到刚出生几个月的婴儿,被妈妈抱着。场面非常祥和、神圣。同修们在一块切磋。遇见学院的老师就向他们讲炼法轮功的受益。

到了晚上,突然涌进一队队的公安警察,往外轰人。大家坐着不走,胳膊联在一起围成一个圈。警察硬是使劲扯开,几个人抬一个往外扔,非常野蛮。还抓捕了一些学员。后来有人建议说:大法弟子都去市委、市政府去。

四月二十四日,听说天津某教育学院周围戒严了,并放出话来:这是上面的意思,天津管不了啦,你们找上边去吧。大家觉得这事没有解决,还应继续上访,去北京上访。大家学法切磋后认为,应该去北京护法讲真相。

四月二十五早上,我们炼功点的学员租了两辆出租车,到了府右街北边。前面已经来了很多人,站不下,我们就顺着马路静静的站着,留出人行道,不影响过往行人。前排站累了就到后边坐着学法、切磋,大家轮换着站在前排,注意保持地面卫生。看见有同修拿着塑料袋来收集垃圾。太阳温暖的照着我们,中午、晚上,不吃东西,也不饿。有便衣模样的人来问:“你从哪里来?为什么到这来静坐?”同修回答:“我代表我个人来,我只要一个安静的炼功环境。”

到晚上九点多钟,听到消息说:可以走了。又听到有人喊:去某某市的来坐车,送你们回去。我们不明就里的坐上了北京大通道公交车。开车不久,就发现司机旁边有便衣在指挥开车,便衣不断的打手机接受指示。不由涌出一丝担心:这要把我们拉到哪去?不能听他们的摆布!

车开到某市公安局门口才停下,我们吃了一惊,怎么拉这儿来了?便衣大声喊:“都下车,过来登记!”至此才明白这是要统计谁去上访了。有同修喊:“叫我们登记,就不下车!你还把我们拉回去!不让你们送!”我赶紧跳下车,跑到后面两辆车旁,摇着手喊:“都别下车!”这样僵持了一会儿,有个头目无奈地说:“你们走吧。”大家安全的回家了。事后有同修说我:你当时真是一身正气。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给我的勇气。

之后,不断有单位领导找我谈话,让我写检查。我只写了我炼功的受益,及为什么去北京,拒绝说和谁一块去的。此后,我感受到很大的压力,形势越来越紧张。到五月份,我们的炼功点受到了冲击,几次变更场地。到六月份,以至无法在外边正常炼功了。我预感到将有大事发生,山雨欲来风满楼。那时我发了一念:无论天塌地陷,无论海枯石烂,我修炼法轮大法的决心永不变。肉身不死,修炼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