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病多难的我生下健康的宝宝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三日】二零零五年,结婚两年多的我突然得知自己怀孕时,喜悦之情无法言表。正当我沉浸在高兴之余,咽炎、哮喘的病痛却让我一再想放弃这个小生命,丈夫坚决反对,并在当天将我送回了家,当时因为工作的关系,我们远离家乡。

回到家乡后,我到当地的医院做了产前检查,医生说因为我哮喘严重可能会影响到胎儿,让马上住院治疗。住院两天后,哮喘表面上好象已经控制住了,但是我却感觉到腰部一直都在痛,我以为是属于正常的妊娠反应,并未在意。直到疼痛超越我所能承受的极限(当时疼得三天未能睡觉、吃饭),医生们这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随后,我开始接受输液治疗,可三天的吊瓶挂了,我却没有排一滴尿,接着就开始不断的做B超,可是每次做下来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吊瓶还是一瓶接着一瓶的挂,疼痛也没有丝毫减轻的迹象。靠打吗啡止痛针,我一天勉强可以入睡一个小时左右。医院的医生们束手无策,只有去请市内全科医院有名的专家来会诊。初步诊断是急性肾炎,必须马上转院治疗。

转院后,医生们通过再次检查,发现是肾结石和肾积水,并且尿道、膀胱都有结石,所以无法排尿。因为当时已经怀孕五个多月了,医生们一直不断在我母亲面前强调病情的严重性,劝告放弃小孩保住大人,以后病好后才能有个健康的宝宝。修炼法轮大法的母亲却坚决反对打胎,并郑重地告诉医生:大人、小孩她都要,一个都不能少。医生反复劝说她好好考虑,母亲却没有丝毫犹豫,并马上打电话叫来我奶奶,奶奶也是大法弟子,她们两人加强发正念。

第二天,医生拿来病危通知书和手术通知书让我家人签字,母亲一再表示拒签,而且大人小孩都要保住。但我丈夫(我与丈夫都不是法轮功修炼人)却无可奈何红着眼睛签了字。医生说下午一点半先进行膀胱穿刺,排出滞积体内的积水,之后马上进行血透,让我们做好准备。因为疼痛,我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母亲和奶奶一直在我身边发着正念。离手术时间大约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母亲告诉我:“不要怕,我和你奶奶会一直陪在你身边,记住九字吉言……”

正与我说着话的同时,母亲发现我的排尿袋有异样,接尿管有红红的血排出,她当时还以为是大出血,奶奶看见后依然面不改色地继续发着正念。血顺着管子流了大约有几十公分的时候,母亲发现血后紧跟着的是一股股黄色的液体,接着就看见黄色的液体中混合着像烧水后水垢的东西跟着排入尿袋中。看着尿袋很快就装满了,丈夫赶紧叫来医生让换一个尿袋。医生说怎么可能,没有输任何药物,只输一点营养液的情况下,怎么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呢?带着疑问,医生来到病房,看到眼前的景象吃了一惊,叫来护士说:“快!快!排尿了,赶快换尿袋,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尿袋换了一袋又一袋,直到医生说可以了,母亲和奶奶这时才笑了,而我却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整个肾病科都在小声议论着这件“怪”事,就连我的主治医生都和我开玩笑说:“你就象个随时会爆炸的炸弹,没有哪个医生敢收治你,不过能排出尿来,真是太幸运了!”可是我心里很明白,这个幸运是源自哪里。

出院后,宝宝健康地成长着,我怀有疑问,问母亲,难道你一点也不担心这个小孩会是个不健康的小孩吗?生下来会是个负担吗?母亲却淡然一笑对我说:“没有想过这些,他是一个小生命,不能杀生。”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已诉尽大法弟子的善。

说句老实话,我真不明白,为什么别人怀孕那么轻松,而我却像取经一样,有那么多阻碍。怀孕七个月时,我全身奇痒无比,因为我并没有吃海鲜,所以排除食物过敏。例行的检查,医生却告诉我这是胆淤病,发病源至今不明,但是生出来的小孩多数是傻子或痴呆儿。医生给我开了几副中药说吃吃看,尽量保住小孩足月。但是我却不知道那几付中药里含有大黄(大黄在妊娠中属于禁用药物),在吃了中药后我才得知,当时,我又再次不想要这个小孩了,但母亲告诉我说没事的,这是个健康的小孩。

二零零六年,在母亲的坚信与家人的期待中,我平安生下一男孩。现在小孩非常健康,其智力甚至还高于同龄的孩子,作为一个尚未修炼的人,我亲眼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再一次对李洪志大师表示深深的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