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不是证实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五日】我家炼功学法环境很宽松,出去发真相资料每次都安全回来。有一次我带了几百份资料,一家一家的发。当时就是一心的发资料,这个村的每一户都没有落下。发完资料顺街走着,大脑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不知道往那个方向走,不知道来的车子放到了哪里。有时出去发资料遇见人象熟人一样同你说话,你干什么去了?我说,去东头有点事。你怎么还拿着一个兜子?我说拿了些东西,这时我就发出一念,让他快点离开。

有一次发资料,突然出来一个人,扯着我不撒手,当时把我也吓一跳。他说你是不是我老姨夫,我说我不是你老姨夫,我是走路的,他放开我走了。有一次发资料,大月亮夜,村头站了四个人,用手电照我。我知道他们一定是村保安员,发了一些资料回来时,他们还在村头,我产生了争斗心,拿出几份资料甩给他们,骑摩托车走了。第二天派出所几个干警来找我谈了一些资料的事,走时说前几天谁谁的摩托车放在外面晚上丢了,你可别放在外面。

还有一次往树上挂条幅,剩了三十多个,回来走到当地政府办公室前面,把条幅都撇大树上去了;第二天他们用消防架天梯好长时才取下来,下午派出所就到我家,问知不知是谁干的。证实法救众生,心一定要正;是证实法,不是证实自己,以后我就非常注重方法。

我地调来一个新派出所所长,我知道后产生人心,同原所长几年的接触,讲真相,从没干扰我家学法炼功,没有迫害过我们,在一定成度上是明真相的。新所长会不会有麻烦呢?没几天,四个警察来我家,其中有新所长。我产生了怕心没有说什么,爸爸同他们说了些随和的话。

一次偶然的机会,同派出所新所长、户籍警,一位律师,还有其他人在一桌吃饭,所长见了我说这不是法轮功吗?在倒酒时我说我不喝酒,所长说,你们炼法轮功的都不喝酒。我接着话说,炼法轮功的人不喝酒、不吸烟、不赌博,不做违法的事,都炼法轮功你们就不这么忙了。所长看看我说,你挺顽固,我要转化你。我心一惊,我调整心态,发着正念。过一会心里稳定下来,怕心也没了。席间提到了天安门自焚,我接着这个话,讲起了真相,自焚是中共为挑动群众仇视法轮功而栽赃的。我讲电视上王進东烧成那样,头发没烧着,腿中间的塑料瓶没烧着;刘思影切了气管,能说话唱歌;灭火器、防火毯哪里来的,这事是先安排好的,为迫害法轮功找借口。

我问身边的律师,八九年学潮你在做什么?律师说我读大学。我接着说,杀死那么多大学生,广播、电台、各大报纸报导说,一枪未放,一滴血未流,和平解决天安门事件。共产党一直在说假话,说谎话,在欺骗中国人,五八年大跃進,浮夸风,大炼钢铁,每亩产万斤粮,饿死那么多人;文化大革命迫害死那么多人;今天迫害法轮功。哪一次运动不是错误的,文化大革命平反后,那些言听计从的弄到云南都秘密枪决了,迫害法轮功的人,将来同他们是一样的下场。

他们听的很认真。所长沉思很久,要结束时说,你讲出了一些道理。从那以后这所长再没来过我家,也没有找过我们。

我的身份证被前任所长收去了,要用身份证,我找这位所长要身份证。开始是不给,后来同意去内勤去找没有,丢了;所长说这没办法了,我说不行,得给从新办一个,他说炼法轮功有身份都收上来,办一个不可能,上面有“精神”。我又开始给他们讲真相……他说你这事我说了不算,610说了算,我给你打个电话看行不行,后来身份证顺利的办下来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