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配合 解体邪党的“通告”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五日】本地是大陆一个县级城市,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八日下午,在市中心街道及周边居民小区,大街小巷贴满了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诋毁法轮功的所谓“通告”。“通告”上面要求民众举报给世人讲真相、发真相资料、贴标语的法轮功学员,举报一个给奖金五百元。

该“通告”是由本地派出所、本地街道办事处及街道社区三个单位联合所为,上面有两个举报电话:“一一零”和本地派出所电话号码。我们大法弟子知道后,立即清理撕毁“通告”,我们连夜清理,第二天早上接着清理直到清理干净。但在下午的时候,又是满城贴满“通告”,我们大法弟子又去清理,清理完后,到第三天又是满城贴满“通告”。在第三天清理“通告”的时候,有二名老年大法弟子在中午二点钟被当地派出所绑架,二名老年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她们只是讲真相发正念,警察没招,到晚上九点钟二名老年大法弟子回来了。

面对邪恶如此疯狂破坏大法和毒害众生,同修们有点不知所措。有的同修说:“就这样撕,下一步怎么办呢?”还有的同修担心很多已经被救度的众生又被毒害,我本人也有点急了。第三天晚上我到学习点上去,看到同修都在学法,我就说了一句,我说:“同修们都在外面清理邪恶‘通告’。”有一位同修看出我的心,就轻轻把我拉一下说:“坐下来,静下心学法。”听同修这样一说,我连忙坐下来学法。

当时学《转法轮》第七讲,当学到《转法轮》讲:“哪个地方有黑气,哪个地方就有病,这是说对了。可是黑气不是造成病的根本原因,是在更深的一个空间当中有那么一个灵体,是它发出的这个场。所以有人说排呀,泄呀。你排去吧!不一会儿,它又产生了,有的力量大,刚被排出去又拽回来了,自己能收回来,干治治不好。”这时几个同修同时悟到法理,学完法后,我们進行了切磋。同修们都说我们只做了表面的事(当然在这个空间清除邪恶“通告”也是非常必要的),并没有解体邪恶实质东西,我们只是表面空间这只手在动。所以我们就决定第二天早上组织大组同修切磋。

第二天上午十几个同修在一起切磋、讨论。在切磋会上同修们都一致认为邪恶这样大规模疯狂作恶是针对我们整体来的,整体有漏,是什么漏?每个大法弟子都向内找,不找就不知道,当一找的时候,都找出了一个共同的漏:就是满足感,随之产生的就是欢喜心、显示心、安逸心,总觉得我们这个地方做得很好:不干胶贴在了邪恶部门门口,真相资料发到了恶人办公室桌上,营救同修直接到恶人家里要,特别是看到外地同修,就大肆炫耀我们这个地方做的怎么好怎么好。就我本人也有这样的漏洞。

当找到我们的漏洞后,我们大法弟子都从法中归正自己,都认为自己与大法的要求还差得很远,与正法时期要求大法弟子做的事还有不足,所要救度的众生还很少很少。通过向内找,我们觉得很惭愧,愧对大法。我们虽然有漏,但决不允许邪恶迫害,因为我们有师父,在师父教诲下我们会归正自己修炼的路。

我们没有陷在自责中,思想清晰后,心也明了,也知道怎样做了。在这个时候我们不能再被动了,要主动出击,要立即解体邪恶“通告”,营救众生。

我们制定了三个解体“通告”的方案:

一、到三个作恶的单位去近距离发正念,讲真相。同时我们大法弟子加长时间高密度发正念。

二、“通告”上面的二个“举报”电话,我们把它们作为讲真相的电话,还有参与迫害的相关人员的电话一同发到明慧网,而且我们大法弟子直接向恶人打电话讲真相,没有手机的同修用公用电话打。

三、在“通告”上粘贴不干胶。在粘贴不干胶上,我们没有一点争斗心,只是想让众生明白真相,心里很平和,所以我们做的专门让众生明真相的不干胶,题目是:“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从法律的角度讲合理性。

上午我们切磋后,下午所有同修就進入到自己该做的事中去了,到近距离发正念的,打电话的,去找熟人要恶人电话的,做不干胶的各个项目同时進行。

二零一零年六月三日,解体“通告”的不干胶贴满整个城区,我们看到很多世人在看我们贴出的不干胶,六月四日“通告”消影灭迹。

在这次解体邪恶“通告”中,在这次护法,维护法,正邪较量中我们深深感到大法弟子整体配合的巨大威力,这种巨大威力来自于法、来自于我们对大法的正信正悟,邪恶看到就胆寒,就自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