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放下急于摆脱身体痛苦的执着心》后所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六日】修炼前,从小我就是一个体弱的人,还不到二十岁,就丧失了劳动能力,常年寻医问药,痛苦不堪,但一直也没有效果。一九九九年春,一位本村大姐介绍我学炼法轮功,从此我才有幸得法,走進了修炼行列。

不可思议的是大法的神奇,我一见到宝书《转法轮》后就爱不释手,也明白了这是真正的修炼功法,是高德大法。刚一入门,师父就给我调整身体,由一个三十多年的药篓子变成了不和医院打交道的人,真是奇迹,到现在不用吃一片药,身体反而更好,红光满面。本村人见到了我都称赞我,说你炼的真好,因为我原来是一个人人皆知的老病号。这样,在本村也就证实了法轮大法真正的美好。

更不可思议的是,修炼前,因为我老闹病,有人告诉我。你种点罂粟花,抽点试试。当年春天,我就真找到了罂粟花种子,整整种了七年,我也就整整的抽了七年。因有了瘾,难以扔掉,成了十足的大烟鬼。学大法后,没有一丝的痛苦,就戒掉了这恶习,并且把家里存有一万多元的罂粟花烧掉了。

九九年七二零后,大法遭到江氏集团的无端迫害,师父遭到恶人的诽谤,真是晴天霹雳,乌云密布,大有天塌之势,让人一时喘不过气来。

零八年奥运前夕,因不给恶人写不修炼的“保证书”,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后因自己承受能力有限,有怕心,在高压下违心的写了“保证”,做了对不起师父也对不起自己的事。

回家后,因学法不入心,怕心加重,修炼不精進,身体一直处于没完没了的痛苦状态,所以产生了一种对时间的执着,老盼望正法快点结束,处于一种在魔难面前无能为力的状态。

近日,见到同修的一篇文章《放下急于摆脱身体痛苦的执着心》,读后深有感触,茅塞顿开,觉得自己确实是怕难受的心太重,不能自拔。师父说:“吃苦当成乐”(《洪吟》<苦其心志>)自己却怎么也乐不起来。

读此文后,觉得自己的状态与那篇文章作者的情况很相似,从内心认同同修的认识。同时也想起师父在芝加哥法会教诲我们“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修炼就是苦,老想舒服能行吗?在魔难面前坦然不动,那才是真正修炼的状态。真正从内心悟到后,心中豁然开朗,不就是一颗怕难受的心吗?难受还能消业,消不完能圆满吗?魔难中还能提高,何乐而不为呢?众生还在期盼着救度呢,自己却想早日结束,这不是所谓的临阵逃脱吗?

从法理上认识到之后,修炼状态马上起到不可想象的变化,怕痛苦的心马上放下了,绷的很紧的心宽松了,身体也不觉得那么难受了,发正念也能抑制住杂念了,执着时间的心也没有了。真是悟到后,一颗心放下,就有这么大的变化,真是师父讲的“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