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教师的修炼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七日】

一、修炼初期的感悟

我是一名中专的教师,一九九八年九月开始修炼大法,得法前病魔缠身,将近一米七的个头,才九十来斤的体重,面黄肌瘦,谁看了都觉的可怜,劝我多添加营养。可他们哪知道,我当时有多重视营养,但我的胃肠消化吸收功能极其弱,还经常腹痛,腹胀,腹泻。经常事情做到一半就急的去找厕所,若找不到,就要出丑。对自己的正常生活失去了信心。经过好几个医生,用他们认为的有效可行的方法治疗,都没有好的效果,甚至越治越糟,最多在治疗期间一天泻一二十次,人脱水的昏过去。医生没办法,叫我回家自己保养,实在受不了,就用吊瓶维持。当时我才二十来岁,婚已结了,但这种状况,一直不敢怀孕。

正当这茫然不知去向之时,一位同事介绍我大法,在很短的时间里,我看完第一遍《转法轮》,同时也参与集体学法炼功,身心的变化无以言表,就觉得有一股力量拽着我象火箭一样往上冲,短时间里以前身体的一切不适都不翼而飞,我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洗净,让我从新做人,做一名有师有法的修炼人。

得法两个月后,我怀孕了,当时我与丈夫两地分居,父母也在异地生活,所以生活的方方面面完全靠自己,这是修炼前不敢想象的,是大法改变了我,使我变的坚强,浑身有使不完的力量。挺着大肚子每天五点多到点上炼动功,白天三餐与上班,晚上七点到附近的点上集体学法与炼静功,周末还经常到大操场集体炼功,有时到外地弘法我也参加,沐浴在佛光中,我觉的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七•二零”后的半个月,我回夫家分娩了,也是邪恶铺天盖地,疯狂迫害的初期。由于带孩子自己放松了,离开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自己一时间象一只迷路的羔羊,找不着回家的路,每天都忙着与修炼无关的琐事,有一种力量拽着自己不让读法炼功,只是偶尔看一点《转法轮》,当时不知道这也是旧势力的迫害,也不懂的发正念,更不懂的向内找,苦苦煎熬一年多,后来慈悲的师尊看到弟子一颗坚定要修炼的心,安排以前点上认识的一位同修与我交流,大法的力量推了我一把,使我能够从新开始读法炼功了,帮我走过了这个关卡。

这也使我深深体悟到,我们慈悲伟大的师尊不想落下每个真正想修的弟子,为每个弟子操透了心。一直在看管着我们,在帮助着我们。

二、利用工作环境讲真相、证实法、救度众生

我从以下的三个方面总结一下在工作环境中的修炼过程:

(1)我给校领导及其他同事讲真相

由于怕心与顾虑心的阻碍,迟迟不敢走出这一步,但心里一直有救人的愿望,身边任何一个有缘人,我们都有责任让他明白真相被救度。有一天,听说校长生病,住院了。又过了几天,我在操场边碰见他,下着小雨,他还帮我遮雨,他还告诉我,医院太闷呆不住。我想这绝不是偶然的,我应该放下一切心,去找他讲真相。我讲大法的美好,大法在国际的洪传,特别是香港、台湾、印度等地的大面积洪传,学校开课等,给他真相资料,同时让他明白“天安门自焚”是假案,对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活体器官摘取等灭绝人性的做法的曝光。他听的入神,过后向我要了《转法轮》一书,看了一遍还我,说受益匪浅。送给他的《九评》及其它的真相资料也接受了,后来他真的身体很快好了,各方面也好了许多。有便利的机会时,我也与其他几个领导讲过真相,都表示认同,没有反对的。有的善意的提醒要注意安全。

与同事闲聊时,一般从社会的现状自然引入话题,说造假,贪官腐败,房改、教改的失败等,过渡说到体制存在问题,传统文化的破坏,好的不让承传,自然讲大法被迫害,大多都产生共鸣,接受真相。但三退较难,今天写到这才更清楚的认识到跟自身顾虑心有关,不够重视,没有多看师父相关的法及《九评》与《解体党文化》,自己也认同就是难做,没有真正体悟到师父“难行能行”的法理,没有让自己真正神起来,这方面还要加强,真正考虑对方安全负起责任的用心的做着这件事,学好法,正念正行的在法上认真的做,一定会做好,所以我想朝着这方向努力做好。

(2)我给学生讲真相

利用学生有事找我们,或不守纪律要教育之机,给学生分析,慢慢讲道理,然后自然讲真相。给学生尽量一个一个讲,我们的语气与善心,让他感受到你完全是为他好的,一般都会接受真相并三退。对于一些特殊情况需大面积讲真相时,也应该理性的讲,记得三、四年前的一天,政教处主任给我一份材料,叫我念给学生听,写听后感上交上级。里面提及X教这话题,有诋毁大法的段落(我将该段落跳过去没念)。从师父讲过的法中我悟到,大法弟子碰到的事没有偶然的,我正念一出,面向全班同学讲真相:“法轮大法是好的,媒体是谁控制,一言堂,我们同学可不能跟着瞎说。我知道的很多人炼了都变好了。”第二天交上的听后感,大部份的同学都不写这话题,个别有含糊点到的,再次找他说明真相,绝不让同学们跟着邪恶犯罪。这件事让我体悟,做事摆正心态,在法上,正念正行,师父帮着做,旧势力干扰不了。

有一次,跟一个学生讲了一个钟头的真相,并三退了。第二天,一同事跑过来跟我说,你跟学生说什么了,家长反映给学校。好在校长已明真相,就挡回去,还跟反映的家长解释说该老师表现很好。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后来深挖自己,发现那时讲完真相后,返出欢喜心,自我满足的心,这都是修炼过程不成熟,不稳定,没在法上的表现。旧势力虎视眈眈,就想钻我们人心的空子,我提醒自己真的要吸取教训,严肃认真对待千载难逢的修炼机遇。虽然这事有惊无险,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知道又是师父在为弟子承受。谢谢师父慈悲苦度。弟子不能老不成熟,老让师父操心。唯有学好法,在法上精進,正念正行,做的更好。

(3)我给家长讲真相

特别是常规做不好的学生,我经常打电话给家长,因工作的认真负责,家长很满意,一般也容易讲真相,看时间长短:有的送真相小册,有的送护身符,有的电话里讲。上个学期,已开学一个月左右,我班上来了个转学的女生,长的秀气,但内向,溶不到集体中来,又有点受惊吓的感觉,来了一段时间后,开始经常迟到,精神不振。我找她深谈了一次,先提醒她的现状需要调整,找找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接着跟她讲大法的美好,真善忍的法理救度很多人,“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活体器官摘取反人类罪;最后劝她三退,她点头同意。离开的时候我送一张护身符给她,叫她一定记住诚心常念九个字,天赐幸福平安。她表示感激,回去把这事告诉妈妈,她妈妈听了也很高兴,来学校问我,我也给她妈妈讲真相,她妈妈说她女儿有点怪,经常会看到天上有仙人驾着彩云飘飘下落。她妈妈每次听女儿说,都表示不相信。你说一个常人怎么会相信呢?所以女儿痛苦的把门关起来,把看到用画笔画下来。她妈妈说自我给她讲过真相后,经常念九个字,心情好了很多,还教她妈妈也要念。

当然做的好的时候,是自己法学的好,精進的时候,正念强的时候,心态纯净的时候,我们表面动动口,动动手,师父在背后帮着我们做,帮助我们树立大法弟子威德。当法没学好,不精進时,易被邪恶钻空子,表现出来的状态,头昏沉沉,全身软绵绵,返出来的都是人心与诱惑。若还不向内找发正念拔掉人心的根源,旧势力就会带动着去干那些人心膨胀后想干的事,越演越烈,最终想毁掉一个修炼人。

三、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过病业关

二零零七年,我回老家过年,在回去之前,一直打算着要怎么讲真相,救家乡的众生。可一到家,我就出现头昏恶心症状,(当时没有意识到是旧势力阻碍我去救人,没有及时向内找)妈妈叫我吃点晚饭,我说:“可能长途车坐太久了,有点累,睡一觉再吃。”可我这一躺下,就很难爬起来,身子越来越重,头越来越沉,人也越来越恶心,别说吃东西,就连闻到食物的味道都觉的想吐,原先身体有痛过的地方也一起痛起来。怕家人认为我都修炼了怎么出现这种状态,硬撑着起来吃一口饭,可饭刚下肚,马上恶心的憋一口气冲到厕所吐个精光,脸色也一天比一天难看,别说讲真相,连人都不敢见了。一天又一天,最后连水喝了都吐光,晚上也睡不着觉。整个人一下子瘦了许多。当时妹妹紧张的问我为什么?那时对旧势力和向内找的认识还不够,只是回答她:“姐姐修的不好,才出现不好的状态,马上会好的。”好在师父的慈悲点悟加上平时看了明慧网同修的交流文章,脑海中掠过一念“不管在什么情况下我一定先学好法,修好自己,我们大法弟子还有重任在身,救人”。我坐起来一讲一讲的读,到点了发正念:清除所到之处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不允许黑手烂鬼迫害我的肉身,我要站起来去救众生。接下去学法、炼功、发正念都不落。法大量的读,读的入静,静的象有能量团,团团包围住我;功正常炼;正念大量的发,有时一发就几十分钟、一个钟头。在读法、炼功、发正念时,人觉得特别舒服,可一停下,又难受了。后来都持续了十来天,一直吃不了东西。我心想,我不能再等了,哪怕仅剩一丝力气,我也得马上走出去,平时我很注重自己的脸色好不好看,有很强的美丽心,这时我也不顾了,放下它,坚定走出房间,正值妹妹的同学来到家,我拿出明慧网下载的一封劝善信给她看,这时妹妹也帮着讲,(妹妹上学时在我家呆过两年,我平时经常讲真相给她听。)妹妹的同学很快接受了真相,并做了化名退出邪党。当时感觉自己一下子轻松了许多,人也精神起来。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弟子走正修炼的路。同时我们的正念正行也在解体邪恶,很快一天天好起来。这件事对家人也是很震撼,有了更加正面的认识大法,后来两个原先听不進真相的妹妹,也三退了。在这过程,我挖出自己许多人心:急心、干事心、怕心、安逸心,顾虑心,美丽心等,正念清除它们。

二零零八年过年,出现类似情况,人难受。我马上向内找,发现有一颗安逸心,马上否定,我照样做三件事,很快就过去。

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