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其实不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七日】借十月一日的假期回农村老家讲真相劝“三退”救人。开始有各种各样畏难情绪,但冲破这些人的观念后发现,救人其实不难。

当地农村,十月初正是收获苞米的季节,田里有割苞米的,有扒苞米的,也有装车往家拉的。干活的有老年、中年男女,还多了一些假期回来帮家里收割的在外工作的中、青年人。这正是讲真相救人的大好机会。

由于这几年我每次回老家总要跟乡亲们说话,寻机会讲真相,所以上午刚要出家门,母亲就叮嘱:现在收苞米,人家都忙,说话别耽误了人家干活。我嘴里答应着,心里正合计着怎么做,脚已迈出了家门。

在一片较大的田里,靠近南端的远处有些人在干活。想走过去,却有一种说不清的东西控制着我,或许是觉得直接去跟他们讲真相太唐突,怕人问我去干啥;或许是怕讲真相被人诬告;或许刚才我母亲叮嘱的话在起作用,反正就是没有走过去,而是在地头的路上绕着走。到了那块地的西边,距离那些干活的人更远了,刚才的那种说不清的障碍淡了一些,心里想着一定得过去讲真相救人啊!

从西边到南边的地头有许多灌木丛,其中夹杂着一些山枣树。我一边摘山枣一边走到地的南端,距干活的人不太远了,但仍然看不清楚那些人是谁,因我的眼睛有些近视。我请求师父加持我的正念,其它的什么念头我都不要,我就是要过去劝“三退”救人。这想法一出,我拔脚就过去了。碰到的第一个人正在扒苞米,我不认识他,估计是后迁入本屯的。我看着他家的苞米说,今年的苞米穗不太大。他说是雨水太多,涝的。他问我来地里干什么(他好象是认识我)?我说,没事蹓跶蹓跶,摘了几个山枣,还有山丁子。接着又聊了几句家常。然后我说,跟你说个事:俺媳妇他们到香港和澳门旅游,不管走到哪儿,都碰到有人劝他们退党、退团、退队,说“三退”保平安。还说贵州山上掉下来一块大石头,几百吨重,裂开的石头里有六个大字儿,“中国共产党亡”,灭亡的“亡”。我觉得挺玄,上网一看,是真的。哪个网站上都有,连中央的新华网和人民网上都有。只是所有的媒体都只说前面五个字,谁都不敢说最后那个“亡”字,但照片上清清楚楚有那个“亡”字。网上还说,经咱国家最高级的科学家,即科学院的院士鉴定,说这几个字完全是天然形成的,是海洋动物化石构成的字,是人造不出来的。现在那里还建了一个国家地质公园,50元钱的公园门票上就是这六个字的大照片,“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字很清楚。好多的人听说后都去看那块石头!哪个朝代都有兴有亡,明朝、清朝是,共产党也是一样。现在共产党的气数到了。这事儿与我们关系很大!我当初入党的时候发过誓,誓言是什么“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时刻准备为党献出生命。我孩子入少先队时也这样发誓。据说入共青团的时候也是一样,都得发誓把命交给它。那这誓一发,我们的命就归它管,它要完蛋了,加入过共产党组织的人都得跟着受牵连。据说将来会有大瘟疫什么的,退出党团队才能避免这些大灾大难!听了我的话,他说,他听人说到2012年人都得死光。我说退出党团队就没事儿了,能保命。我问他入过少先队吗,也就是戴没戴过红领巾?他说戴过,其它的没入过。我说给你起个名叫“得财”,用这个名退出来吧,只要你心里真心想退出来,自己的命自己留着,不给它,神就把你从它那里划出来了,不归中共管,那个大瘟疫或什么灾难就与你没关系了。他说:好。

接着我用类似的方式帮助在同一地块里干活的另外五个人做了“三退”,又帮助在另一块地里干活的四个人“三退”。苞米地里还碰到另外五个以前做了“三退”的。劝退这些人后,我发现先前那些障碍我讲真相的观念完全没有了。

下午又去地里转悠,看到的多是“三退”过的乡亲。一直蹓跶到山脚下与邻屯交界的地方,看到有不认识的一男一女带着只小狗儿在扒苞米。我思量着,本屯认识的人容易“三退”,也比较安全,不会诬告,对不熟悉的人,心里没底。但在这附近的田地里已找不到没“三退”的人了,开个先例,帮邻屯的人“三退”吧!我在地头儿摘山枣,他们家的小狗汪汪汪叫个不停。我打招呼说,你家的狗小,精神头可不小。那女的说,别看它小,都下了三窝崽了。于是说笑着攀谈了起来。我把上午讲真相的话又大致的说了一遍。女的说,我不信那些事儿,我就想多挣钱。我说,你退了,一分钱不损失。这事儿真发生了,你可就赚大了。你想有钱,我就祝你发财。他叫有福,你叫有财,你们退了好不好?她说:“这个名字好听。好!”我又跟那个男的说:“你叫有福,三退了,知道了?”他笑着点头说,“好!好!”这时我想,看来救陌生人也不太难!

第二天接近中午的时候,我去自家地里给秋菜浇水。在菜园另一边,一位我惦记着却一直没找到机会给劝“三退”的人(论辈份,我称他“二叔”)正赶着拉苞米的车回家。我正在打水,只是老远的打个招呼。等我浇完菜往家走,远远的看到他在自家院子里忙活着。我想去他家讲真相,但已接近十二点,人家该吃饭了,我父母可能也在等我吃饭,加上我以前还没有为了讲真相而专门到谁家去的经历,怎么开口呢?去还是不去?两种想法又在较量着,腿脚也在徘徊着。忽然来了一念:不让我去的都是人念、人情,救人要紧,机会若错失,很可能就不再有。去!请师父加持我!这么一想,就去了他家。我顺利的开口讲了,二叔、二婶和他们那个念小学的孩子都顺利的“三退”了。因为假日,他家那位在外念大学的大女儿也回来了,正在屋里做饭。跟她讲的更多更透一些。二婶说,还是跟念书的人讲的多。你后来讲的有些我都听不懂了!

出了二叔的家门,心里很是舒畅。刚才的那些障碍完全消失了。还想起了另外一个远亲,上午在庄稼地里没有寻见他家的人。趁热打铁,又去了他家劝退了。回到家,母亲说今天晌饭晚了,还没做好呢!这样饭前我还发了一会儿正念。

两个上午,一个下午,替父母干了些农活,劝25人三退。

请师父加持,冲破自己的老观念,救人并不难!讲真相过程中有一点感想:救人时自己不能被人念、人情左右。可以请师父加持,破除人情对自己的干扰,只要有救人的慈悲心,救人就会变得容易。不过,虽然救人时不能被人情干扰,但可以顺着对方的情去救人,会更有效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