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常态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九日】我想就助师正法、救度世人的有关问题与大家交流。

我于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和许多同修相仿,得法前我也是被各种疾病长期折磨的病秧子;修炼后,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使我一下子变成了另一个人,无病一身轻。此后,我就一边加紧修炼,一边想着怎样报答师父的大恩大德。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犯罪集团疯狂打压法轮功之后,我就横下一条心:把一切交给师父,潜心修炼,证实大法,勇猛精進,一定让师父放心!

一、救人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常态

我深深感到,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作为大法的一个粒子,这是我今生最大的幸运,为之付出一切是最大荣耀。因此,我经常思考一个问题:我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应当是怎么样的,才能不愧师尊给予我们的一切?

师尊反复强调:“法轮功是宇宙大法在世上的叫法,大法弟子是在证实法,是救度众生的法徒,是有重大使命的,也就是说,是神的使者。”“你能够走到今天,能够做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你就是在开创自己的路、树立自己的威德,你也就在完成着你的历史使命。”(《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我体悟到,这里师父强调的“救人”,和师父一再要求我们必须做好的三件事,是相通的,是圆容的。因为“救人”不是简简单单的几个字,而是一个关乎宇宙众生生死存亡的“系统工程”,是需要大法弟子不惜付出一切而为之的。这就是修炼。

因此,我把“救人”(完整的说就是“助师正法,救度世人”)作为自己在当前正法时期的言行“常态”,坚决做到对一切与救人无关的事,或者摒弃,或者绝对的放淡。

为了救人,我進一步抓紧了静心学法。

做到每天通读《转法轮》两到三讲,雷打不动;对师父发表的新经文,加班加点学习理解,争取篇篇背过。因为学法是救人的前提和保障,也是“正念足”的唯一来源。

为了救人,我進一步增强了发正念的次数和力度。除全球同步、全市同步、全片同步发正念的要求我都积极响应外,还针对自己与同修、自己与家庭成员之间发生的某些心性方面的问题,抓紧发正念,及时清理自己“思想中的不好的思想念头、业力、不好的观念或外来干扰”,使自己的空间场随时保持良好的状态。至于在“救人”的现场,同修配合发正念,就更是竭尽全力了。

为了救人,我坚持每天上午走出去,到市场、街头、公园、河边,和同修密切配合讲真相,让越来越多的有缘人远离邪恶而得救。日复一日,天天如此。时时想着救人,处处落实“救人”,生活中其它的琐事在头脑中变得越来越“空”,从而使“救人”逐渐的成了主宰自己生活的“常态”。对此,我感到心里很踏实。

二、当面讲真相,救人救到底

我从二零零一年下半年开始讲真相。当时,我经常利用自己买东西、遛弯的机会讲。不管是亲朋故友,还是陌生人,只要能搭上话,我就一定告诉他们大法的真相,并叫他们记住大法好、真善忍好,不要相信中共恶党的邪恶谎言。有时只一两个小时就能说通十多个人。

到了二零零三年,我们几个同修就开始配合着進行面对面讲真相了。我们讲真相都是开门见山的讲。不论什么问路的、遛弯的,还是买卖东西的、干临时活的民工等等,只要能搭上话,就尽快引导到正题上开始讲,尽量不错过每次机会。当然也不能讲高,要根据对方的接受能力讲,这样效果会比较好。

一天,我和另一位同修边发正念边在公园里走着,只见迎面过来一位五十开外的女士。我们微笑着,象见了老朋友一样迎上去打招呼:“你好!转转呀?”她也高兴的答了腔。寒暄两句后,立即转向正题,我说:“见到就是缘份,告诉你一个保平安的事。”接着就开始讲“天灭中共,石头佐证”等有关真相。看得出她是个有缘人,很认可退党保平安,几句话就痛痛快快的退了团。退过团后,她又接着听我讲大法的美好和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其间,她一直认真的听着,并且连连点着头,说“记住了,记住了”。临别,她向我提出要求,说:“我想看看书,想知道大法究竟是怎么回事。”第二天,我专门给她送去了一本《转法轮》,她激动的问我:“师父在哪儿?你们什么时候去找师父,我也去!”

还有一次,我和两位同修结伴讲真相,遇见一位女士,看样子有四十多岁。我们打过招呼,就开始讲真相、劝三退。最后她也提出要看大法书。第二天,我按约定的时间去给她送书,她的丈夫也跟着来了。于是我又给她的丈夫讲了真相,做了三退。没有想到的是,她的丈夫对真相更加认同,当下接过书就迫不及待的看了起来。就这样他们夫妻双双走進了大法。(不仅如此,他们的一双儿女和他们的姐姐后来也相继得了法。)当场,他们还向我们要了真相护身符,表示要送给更多的有缘人。

这样的例子很多,对我们很有鼓舞。它表明了面对面讲真相的威力和惊人实效。我们在救人,更要救人救到底。不但要劝退保平安,使他们脱离险境,还要尽力引领他们走上得法修炼的光明之路,这才是真正的救人救到底。

面对面讲真相之所以有如此大的威力,我体悟到,是因为它具有得天独厚的良好环境。这里大法弟子和有缘人形成了一个场,弟子的正念不但清除了邪恶旧势力的干扰,还直接帮助有缘人,使他恶的一面得到抑制,善的一面得到激发,从而易于理解真相,接受真相。同时,弟子还能够直接掌握有缘人思想细微的转变过程,以便适时正面引导,使其得到及时有效的救助,甚而出现意想不到的奇迹。

有鉴于此,希望更多的同修本着对师尊负责、对同修负责和对有缘人负责、对自己负责的精神,進一步积极行动起来,正念十足的、更大范围的开展面对面讲真相,让师父放心,让师父欣慰!

三、找回昔日同修,是救人的首要一环

在“救人”的过程中,我也遇到过一些不尽人意的问题。其中最令人遗憾、最触动心灵的是:有些曾经和自己一起学法、炼功、讲真相的同修,突然不再参与了,有的甚至脱离了大法。

几年前在市场救人时,同修介绍我认识了同修A,后来我邀请她一起讲真相救人,她答应了,并且成了我们小组的一员。不料,在北京奥运会召开前后,她突然不辞而别、不见踪影了。直到一年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才碰到了她。她显得老了许多,说话有气无力的。我问她到底怎么啦,她回答“没有时间”,扭头就要走。(当时我正给一个办了三退又想学大法的有缘人讲真相,真也脱不开身。)我就跟她约时间,她还说“家里这事那事的,没时间”。我商量的说:“那咱们一周见一次,行吗?”她总算点了头。

原来,奥运会前,居委会找她,她怕了。加上这段时间她的小女儿和她的叔叔、婶婶(都曾是同修)又相继以病业的形式死亡。所有这些对她的打击太大,因此不想修了。

现在我们又坐在了一起。针对她的心结,我帮她分析了逝者修炼不精進,学法不深、发正念跟不上,因而被旧势力钻了空子的教训。我说,修炼是严肃的,大法是美好的,决不能怨天尤人,一定要向内找。

你修成圆满了,他们都会有好的去处:修不好,什么也不是。(说话间,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走过来问路,我回答他们之后,顺势给他们讲了真相,又办了三退。)这时,我又接着对她说,你看,救人这么要紧,师父把一个个有缘人指引过来,赶快走出来救人吧。从此,她又和我们一起,天天走出来面对面讲真相了。在一次集体学法时,她哭了,哭得很痛,她感谢我帮她走回了正法之路。我说,其实这都是师父在帮我们,我们应当感谢师父!不久,同修A又变得脸色红润润的,她笑容可掬,真是年轻了许多。

类似这样的实例,还有我的哥哥、嫂子,家乡县里的一位原大法辅导站副站长,以及我的一个亲戚等等。我都坚持不离不弃的反复找他们,终于用正念唤回了他们深藏在心里的屡屡春风。就说我的那位亲戚,去年我回老家时,看到她脸色苍白,失去了以往常见的笑容。原来她的丈夫在外打工时出了意外,被砸死了。从此她意志消沉,总觉得抬不起头来;好一段时间,竟连大法书也不看了。我开导她:他不学大法,走的本来就是旧势力安排的路。如今他还清了业债,又没受多大罪就走了,这不好吗?你得把这个情放下,好好修才行。你修成了,他也会受益。她终于振作了起来,表示一定好好修下去,将来让他到自己的世界里当众生。没过几天,她又找上门来对我说:走亲戚,你走哪我跟哪,咱们一起面对面讲真相去。就这样,我们俩一天的功夫,共劝退了五十三个人(其中包括她几十年不见的干姐,我四十多年不见的五个同学)。真是硕果累累啊!今年我又回老家,这位亲戚可不是去年的样子了。她的脸色红里套白,白里透红,年轻了好多好多,笑得可甜呢。

说起这些曾让我特别烦心的事,我的感受颇深。我想,这些昔日同修,由于一时的怕心,或者其它的什么原因而脱离了大法,那是何等危险的事啊!不但他们将面临不可设想的后果,而且,那些等待着他们营救的各界众生,都会处于万劫不复、水深火热之中。不唤回这些昔日同修,我们的“助师正法,救度世人”,必将在深深的遗憾中遭受莫大的损失。从他们的特殊地位和特殊作用来看,确实应当是我们首先要“营救”的对象。换句话说,找回昔日同修,是我们救人的重要一环,也必然是首要的一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