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姐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五日】在一次集体学法时,认识了一位七十多岁的大姐。大姐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她不识字,就凭在集体学法时捧着大法书,边看边听同修读,竟能通读大法了。

一次消业发高烧,水米不進,躺在床上,出了一身汗,只觉得被子里面很臭,原来是以前为治高血压、心脏病、风湿、肩周炎、三叉神经痛等疾病吃了很多中药、西药,那些药随着汗全排出来了。从那以后她没有病了,一身轻。

得法半年,大姐的天目开了。一次炼功时,她看见河水涨起来了,把自己抬了起来,河水又清又亮。一次听师父讲法录音时,她点了一支香,看见香尖是一朵小莲花,红彤彤的,还能看到法轮、师父的法身、十八罗汉、天女散花等等。一天她感觉全身热的不行,问同修才知道那是出功了。

“七二零”以后,大姐坚定的走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路上,发资料、贴不干胶、发光碟、面对面讲真相,去了很多地方,劝退了很多人。在助师正法的路上她没有怕心。一次被诬告,枉判三年,半年就出来了。后又八進八出派出所,直面警察、610等恶人时不惊不惧、正念正行,同样讲真相救这些人。她的正念能震住邪恶,在师父的保护下,次次都平安回了家。

在看守所,警察对大姐说,只要她说出同修的名字来就放她回家。大姐说:“我永远不说,我不会害人。你也别问了,我也不允许你们害人,害人的事我们都不做。”让在场的警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每当听到警察直呼师父的名字,说师父怎么怎么样时,大姐就对警察说:“那是邪恶烂鬼说的,我的师父是最正的。我发过誓,就要跟着师父,谁也干扰不了我。你们别讲了,谁都不配讲我的师父。”一次警察拍桌子想吓唬大姐,大姐也拍了桌子,她觉得自己也没用什么劲,却比他们拍的还响,象炸雷,顿时把对方都震住了!他们说大姐有功,就不敢再提师父的名字了。

一天,所长单独来找大姐,问:你们所讲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怎么报啊?大姐就给他说:比如一棵树倒下来,没有砸着别人,却正好砸着他了;或者这人出门被车撞着了等等。后来他们要给大姐改善生活,大姐就想,我不怕你们玩什么花招,这个法我是学定了,以前活的不明不白,现在得了法了知道怎么样去做人了。结果他们请大姐吃饭,说他们也是为了吃这碗饭,希望大姐不要恨他们。大姐说:“我不恨你们,修真善忍的人只为别人好。”

一次被绑架到派出所,大姐在心里请师父加持,说自己不应该到这里来,并不断发着正念。她劝警察看看“藏字石”的门票,说:“我们所做的没有错,错的是你们,你们要给自己留后路啊!你们看看藏字石,石头开口讲话了,你们要信啊!”大姐说,每当劝他们给自己留后路时,再恶的警察都不说话了。大姐抓住时机劝他们退党,四、五个警察围着听她讲为什么要“三退”。大姐告诉他们干迫害法轮功这些事是在犯罪,而且罪不浅,还告诉他们干这些事会产生什么后果等等。讲完后,有一个警察悄悄的问大姐怎么“三退”?大姐就告诉了他,他就用了一个化名请大姐帮他退了。另两个也想退,这时有事打扰了,没退成。

一天被绑架到派出所,天气很冷,警察都冷的发抖,可大姐好象一点也不冷,他们就悄悄问大姐他们该怎么做?大姐就告诉他们要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把搜来的大法书找来看一下。

有的警察背着人管大姐叫“婆婆”、“大妈”;当着人时才叫她的名字。

一次大姐又被绑架。她就请师父加持,对师父说:“他们在干坏事,绝不能让他们把我带走,我做的是最正的事。”并一直喊着“法轮大法好!”两个警察都拉不动大姐,四个人才把大姐抬到车上。到了派出所,大姐一直发着正念,突然看到了自己的功柱,粗粗的,亮亮的,上面还爬着很多小婴孩,小婴孩脚一踢,一扇窗子打开正好砸在一个恶警的头上。大姐说,这就是恶报。还有一次大姐看到派出所的天花板上显现出六个大字“金刚坚如磐石”,红红的,亮亮的。大姐知道师父在鼓励她。

在派出所警察一般都要问资料哪来的,大姐从来不说;叫签字,不签;叫按手印,不按。有一次几个警察捉住大姐的手硬往一台连接电脑的机器上按手印,就是按不上,警察去按个个都能按上。一个警察说,她的功能太强了,弄的电脑都不动了。有一次,警察要给她照像,大姐说:“你不要照,照了你的相机马上坏。”警察不信,一照,相机真的马上就坏了,把这个警察吓的话都说不出来。

有一次大姐被从外地送往省城。路上她不断的发着正念,在四十多分钟的时间里,警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大姐也感到自己的功很强,如果功发出来时,谁要碰着她手都得疼。

还有一次被抓到派出所,正好遇着一帮巡逻警察抓着几个小偷回来了。大姐想平时遇还遇不着你们,现在正好遇着了,机会难得,于是把身上带的退党卡片一人发了一张。他们都拿着看,有一个警察还把卡片上的内容抄了下来。晚上警察喊大姐单位的人来接大姐。单位的人让大姐说说事情的经过,大姐就说:“我不是为自己,我发的东西你们也可以看看。人生在世不容易,我有责任告诉大家真相。修真善忍没有错,我要为你们着想,告诉你们好事要做,坏事不要做。”单位的人说大姐没错,就把大姐送回家了。

有一次大姐发光碟,正好发给了一个“610”的人,这个人立即打电话给派出所。警察来了就把大姐往派出所拉。到了派出所,大姐就说:“你们看看这光盘上说的,法轮功是救人的,你们平时还看不着呢,今天得看看,看了还会得福报。”派出所里的那些警察对大姐很客气,一个女警察还给大姐倒了一杯茶。最后他们叫大姐的女儿来把大姐接回家了。

有一次大姐一行四人被绑架,大姐靠着正念回家了,其他同修被送進了看守所非法关押。考虑到其中一个同修的亲人不在本地,大姐就想去看守所给这位同修送点东西。她就去找本单位的公安处处长,说她要去看同修。结果,这位处长亲自驾车把她送到看守所。大姐为同修送去了钱和生活用品。大姐觉的这位处长好象很听话似的,大姐怎么说,他就怎么做。

有一天有两个多次参与绑架大姐的警察来找大姐,大姐不让他们進门,这两个警察就说:“这次是好事,你做的好事我们今后不管了,我们只管那些坏人坏事。”这样大姐才让他们進来。这两个警察说:“我们今后再也不把你的事通知你单位了,你就把我们当成你的儿子吧。”大姐就说:“好,那儿子就要听妈妈的话,你们以前做了多少坏事怎么办?三退吧。”结果这两个人就很爽快的退出了党团队。

在面对面讲真相的过程中,在大姐的身上也展现出了大法救人的超常威力。比如一次大姐到餐馆里吃饭,看到餐馆里吃饭的人很多,有学生、有民工等,老板娘忙里忙外的招呼着,大姐就向餐馆里的人讲大法的美好、大法洪传世界、天灭中共、“三退”保命等真相,还给每个人发了一套资料,就没发给老板娘,结果老板娘说:“还有我呢!你别看我忙着,你讲的我都听到了。”大姐马上递了一份给老板娘。离开餐馆时,有人还双手合十向大姐告别。大姐说类似这样的事遇到过不下十次。

有一次大姐向路边的人讲完真相,发了护身符就走了,突然有两个人跑过来追上她说:“我们家那么多人,亲戚也多,这是救命的,你再给点吧。”有一次大姐给一个坐在大吊车上的人发光碟,发了就走了,那人却喊:“站住,站住!”大姐想,叫我们站住干什么呢?便叫同修先走,自己回去问叫她有什么事?那人说:“我们这里有三家人,不是一家人。”大姐又给了他两张光碟。

有一次大姐她们几个外出讲真相,中间在一个亭子里休息。一个小男孩走过来把手里的零食给大姐吃,大姐也顺手给了小孩一颗糖。这时她们就听小孩跟他奶奶说:“她们都是佛。”小孩奶奶叫小孩别乱讲,小孩说:“是真的!”

在讲真相中,有的人当众管大姐叫“活神仙”。有的明白真相的卖菜人要送菜给大姐;明白真相的警察要跟大姐攀亲;有人向大组打听这功是怎么炼的?大姐说:“师父的威力太大了,是我们看不见的威力。”她感觉师父随时都在身边保护着她。

现在,大姐仍然坚定的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而且象师父说的“越迫害越坚强”,“越最后越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