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邮寄真相资料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一日】邮寄真相资料是我长期以来证实法的主要方式,几年下来邮寄的信件不计其数。同修希望我能写篇文章把这方面的经验或体会和大家交流。我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了,可真正要写的时候却不知该怎么写,只好就事论事吧。我举例说明我的做法可能更有启发性。

第一次大概二零零二年,已记不清那时是为了曝光什么迫害事件了,我自制了几十封信件寄给一些司法部门及各报社记者。他们都收到了。

之后,我继续坚持邮寄信件,也经常受到各种各样的干扰。有时是来自同修的,说什么邮局有邮检,邮寄真相信件或光盘会被拦截,我有时也产生怀疑,是否会收到?但每当产生怀疑时,师父就会点化信件不仅顺利寄出而且世人都收到了。

我寄往远方亲友和我老家的真相资料及光盘,我的所有亲友反馈回来的消息是都收到了。

记得有次我邮寄了一封光盘给我哥的主管兼好友。他收到后,马上告诉我哥说要与他分享这份礼物,那时我哥的VCD机坏了,他为此特地拿去维修,两人一起看后,原来是“天安门自焚真相”。我哥看完后告诉了我妈。

我父亲受邪党的毒害很深,不听不看真相资料,更不听我讲了。我只好想个办法,准备了各种真相资料分装成八个封信,然后交给同修,让他每几天寄一封给我父亲。于是我父亲连续收到这些信件。那时我父亲开始知道了退党人数有这么多了,虽然他不相信这是真的,但至少他看过真相资料了。这比我亲自拿给他好多了。

我单位书记,我当面给他资料他不敢要,只好也用这个办法,结果信件也是全都收到了。为此还找我谈话,问是不是我寄的。我说不要管是谁寄的,都是希望他能了解真相,为他好的。

有一次,一个熟悉的同修遭到恶人骚扰,我特别制作有关曝光真相资料直接邮寄给参与者本人及各个居委会,街道,派出所,和各司法,各举报机关,他们全收到。为此惊动了有关部门,威胁同修说要调查这件事。那时同修很紧张,她还不知是谁这么做的。她告诉了我,我也不动心。结果后来调查的事不了了之了。

有一次,我的一个亲属同修被绑架到洗脑班,我从居委会、街道开始一级级找他们要人,同时收集名单交给同修,同修们及时的大量邮寄信件,我在向街道要人时, 街道书记办公室就摆着同修刚寄到的信件;我正在和书记讲话时,各个办公室里的工作人员纷纷拿着同修刚寄到的信件对我说,你看你们同修给我寄信,还祝我新年快乐!那时正临近过年。后来我的这位亲属同修很快就出来了。

既然都能收到,那我们就更有信心了。后来就大量的邮寄,几乎每周邮寄上百封,所有的地址都是自己亲自写的,我可以变换多种字体。写好装好交给同修们就地帮忙分散从四面八方各个邮局邮寄。有时碰到有外地同修来了,就准备一批信件从外地邮寄到我们本地。

有的人我们是长期固定做的,一有新的资料就寄给他,后来他一直托人来说要找我交流。

还有一次,我附近有位同修在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我特别制作有关曝光的真相资料交给同修,从四面八方各个邮局往这地区邮寄,两轮下来寄遍我地区各个居委会、街道、派出所和各司法、各举报机关。有力的震慑了邪恶。她在向恶警要人时都知道恶警收到了信件。恶警显得很害怕。

有次偶然听说有个常人被邪党人员抓走,他的母亲每天写一封信给检察机关,只写一句话:“儿子,回来吃饭”。天天如此。结果他儿子就被释放出来了。看来信件的威力不小啊!话不在多少,常人都懂得运用。何况我们大法弟子是在用这个办法在救人呢,那威力更不用说了。以前在明慧上看过一篇文章说:有一个同修被恶警绑架,当地每位同修都写了一封信给当地政法委书记,结果同修很快就放出来了。

其实邮寄真相信件和其它项目一样都是需要修炼人对师对法的正信,再加上从法中修出来的正念和智慧。都是一样是在发挥着救度众生的好办法。特别是针对那些不敢当面接收真相资料的,受邪党毒害深的,不看不听真相的和远方亲友及其他无法当面给资料的等等世人,邮寄信件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邮寄信件最好的特点是一封信可以寄很多内容。我每封信一般都是用A4纸三张半,那半张只印单面用来包装资料。按照邮局规定的可能是超重了,邮资我也没增加,可每封信还是照样寄到了。

邮寄真相光盘或小册子我也是用半张A4纸,只印单面用来包装好,直接装每封真相资料有时也用A4纸二张半,内加一张小光盘,直接装信封里邮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