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邮寄信件形式讲真相救世人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日】我们学法小组利用邮寄信件形式讲真相、救世人已五、六年时间了。由写给“善良人的一封信”引发此种形式的。这是一封劝善信,开始时当作真相资料散发出去,后来由“信”字,猛然想起为何不贴张邮票寄给不便、不能直面讲真相的亲朋好友、或在报纸杂志、广告上随意找个地址寄给有缘人?这既扩展了救度对象,又扩展了救度形式。随着正法洪势的急速推進,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世人的使命也越来越重大。因此充份发挥这种形式的作用太必要了。人类社会的种种科技手段,中国五千年文化不都是为大法而来、为大法所用吗?都不是偶然存在的,都带有大法使命的。正如师父说的“因为人类社会的一切都是为大法而存在,是为大法弟子修炼而存在。”邮寄形式传递信息,已历经了几百年了,就等着今天被大法所用。这才是它应运而生的真正目地。要充份利用它,发挥它的独特作用。

二零零四年九月一日,师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经文中说:“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像。”认识到讲真相、救众生要加大力度,扩大范围,从二零零四年开始,由以寄“劝善信”为主转为“真相信”为主。由寄给亲朋好友或有缘人,转为全市城乡、事业单位负责人,如:局长、主任、经理、镇长、乡长,村长等。

二零零五年重点邮寄“写给警察的信”,主要寄给公、检、法、司。如公安局、公安分局、政法委、六一零、各乡镇派出所,从所长到警员。让那些直接参与迫害的公、检、法、司及各有关人员,了解真相、停止迫害。在对待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谓“任务”时最终达到抵制不做,甚至能主动保护大法弟子。从而摆放位置,选择未来。另外也有劝善信主要寄给直接参与迫害的各村、街道负责人。

经过几年的邮寄信件反馈信息发现,我们寄的信都是写的某局局长收、某公司经理收、某镇镇长收、某乡、乡长收等都是官名。因与邪党的腐败现象一年胜似一年,当官的官气一个比一个大。而这些局长、镇长、乡长,经理和公检、法、司等领导,对群众来访信件根本不重视,也不亲自处理,而是责成一般工作人员或收发室处理。这样我们的信件,不能直接让有关人员亲自收到,致使这些劝善信、真相信的作用大打折扣,不能再写官称负责人收了,要写上收信人的真实姓名、职务、以便亲启。开始着手收集上诉人员的真实姓名、职务、及详细的通信地址(民政部门新勘测的街、路、门牌号)。和邮政编码、收信人姓名、职务、地址都收集详细了。发信人的地址也很关键,直接关系到得让收信人接到信后,引起重视,不随手把信扔掉。我们根据收信人的单位性质编一些对应的上级单位或对口单位。这样正常情况下,收信人就不会轻易把信随意丢弃掉。真正达到了收信人亲启。

找来了新的电话号簿和市委、市政府内部掌握的全市各部、委、力、局主要领导成员通讯录。同时信封的书写字迹要工整、美观大方、才能引人注目。这样一来,就要认真的组织每一封信,每一封信都凝聚大法弟子救人的心声。

二零零七年,主要针对市内各大机关的工作人员,即那些地位显赫,身居高楼大厦,白领、富人们寄去真相信。几年来的讲真相,发资料普通百姓这方面的信息来源较多,几乎家喻户晓,可上述人员工作、生活在较封闭的圈里,工作环境受限,只听邪党一言堂说教、居住环境封闭,大多居住在封闭的小区,有保安、有电子门,有摄像头,大法福音难以送达。面对面讲真相,又很难接触到。而且这些人又都有顾虑,爱面子,或受邪党流毒较深,很难打开他们的心扉。这里是个死角。有一个同修的亲友,在市人大工作,无论怎样讲真相都不屑一顾的样子,瞧不起普通老百姓身份的大法弟子。寄去了一封真相信,信封落款是上级单位,结果见到此信后,他毕恭毕敬的拜读,很感慨:还是老同事、老领导关心我,法轮功这么敏感话题的信寄给我看,太谢谢了,非常认真的看过信后,他了解了真相,对法轮功的态度大有转变。

二零零七年,邪党在全国收“大锅”。我市大法弟子家安有“大锅”,被不明真相村民举报,遭恶警抄家、绑架。营救同修万分火急,而且找到行恶警察面对面讲真相并要回抄家时掠去的钱、物难度非常大。想到寄信,把真相信,劝善信寄给当地派出所、行恶警察和举报村民。举报村民接到真相信和劝善信,反响非常大,在村街头小卖点(村民常议事的地方)说我们也不知道这是破坏佛法呀,也不知道这法轮功这么神通啊,咋谁都知道了,全村甚至全县都知道我们举报的,干了丧失天良的事了,没脸见人了,以后可别扯这个了。村民们也指指点点,令他们一时无地自容。

二零零八年,邪党以“奥运”为借口,大肆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我地区也有几名大法弟子遭绑架、抄家、非法罚押。营救同修首先想到寄信。今年九月份,一被非法绑架的大法弟子,邪党根据抄家时有大法资料、《九评》等,要判刑。就在要开庭的前两三天,我们得知这一消息,信写好了,法院有关人员姓名、职务都已掌握,地址无疑。人民法院、可这小名叫啥呀,即具体的街路叫啥,不知道。(因民政部门零七年新勘测的)。当时有同修说不用写了,凭想象那么大个法院谁不知道呀,信还能邮丢吗?有同修说,不行,邮递员投递信件按详细地址送达。地址不详不送达是谁的责任?这是大法工作,疏忽不得。而且这封信十分重要,十万火急。人命攸关。必须一丝不苟、严肃认真,要用大法开启的智慧,用心去做。我们用心了,投递员就用心了,一切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我们不是学过随心而化的法吗?心性到位,没有漏洞,邪恶就没有漏可钻,佛、道、神就能帮忙,这封信就能顺利送达。查找街、路、门牌号不是难事、只是辛苦点,正是晚上八点多钟,救人要紧。同修受煎熬如同我们受煎熬。虽然是个别同修被抄家,遭绑架受酷刑。那不是整体没做好吗?是整体有漏。就是人人都有杂念,有人心,只想自己别受伤害,不想别人,只想在大法中得好,不想为大法付出,多么卑鄙的大漏,被邪恶钻了空子。如果人人都把同修的事真正当作自己的事,如果大法弟子几十人、几百人、几千人、几万人甚至上亿人都能为大法、为同修忘了自我、挺身而出到派出所、到公安局、到教养院、到监狱讲真相,反迫害救同修,何谈同修被抓、被绑架、被判刑受牢狱之苦,那么这场迫害也就被制止了。而我们只是辛苦点算什么。跑跑腿算什么,只举手之劳。我们是整体,营救同修是份内的事,连夜找到路标上的详细地址,在路灯下填写好邮出去。

截止到二零零八年,邮寄信件已有几千封,仅零八年一年就有一千多封。零八年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公、检、法司部门的人员接到信后震动很大,对被绑架的大法弟子的家人说:“你还给我写信了,你还提供信息了。”对法轮功案件有些惧怕,不那么嚣张了。一封信不仅是为救同修,同时也为救那些涉案人员。这些众生是我们要救的,更是师父要救的。这是我们要继续做下去的动力,在做这项工作的整个过程中,同修们都默默的献计献策,提供信息。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都参与了。做这工作中也修去了很多执著心,最明显的是怕心。买邮票、邮信都是去怕心,去各种执著心的过程,都是修炼过程。购买大量邮票会不会引起对方质疑,会不会暴露身份、发票怎样开,投信时信筒周围有没有摄像头,马路上有没有警察,警车,有没有看着我。师父一再教导我们:“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理性》)。邮信就一封信、一个邮筒,必须把信投入邮筒里,如同发资料,手拿资料必须放到人家门口,别无选择。这时的理智和智慧就是想到大法的需要就得冲。救度众生要紧,师父就在我身边,怕就没了,而且组织一封信也很麻烦,需要智慧和耐心,这些都得在大法中炼就。

由于常人的科技手段不断翻新,如同西游记中的妖魔鬼怪有三十六计,孙悟空得有七十二招,通讯手段多样化了。电话、手机、电脑、视频、传真、快捷方便。传统的邮寄形式怎样更巧妙的运用它发挥它的独特作用。如异地邮寄、少量频繁邮寄,变换字体等等。有待同修们群策群力做的更好。

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