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底去掉对权力的执着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七日】长久以来一直想写一篇关于这方面的心得交流文章,但始终没有动笔。从得法以来,在不同地区,不同的讲真相项目中,不但是自己,也看到许多同修时不时的陷在因为对权力有欲望、情绪或执着,而产生了不同程度的矛盾,有时矛盾甚至是很激烈的。在修心性与发正念去除这个执着的过程中,渐渐的对权力这种物质以及人对它的执着所表现出的各种现象也有了认识。对于修炼中去掉名利情方面的文章,这些年是非常的多,但对于去掉权力执着的交流文章比较少,因此也希望能在此抛砖引玉,想和全世界同修在法理上交流交流,让我们督促彼此共同精進、心性進一步提高。

我自小就对人世有一种强烈厌世的感觉,尤其是看到那些人类争权夺利、人事倾轧的现象很反感。当看到任何人不论是因为什么原因对别人摆架子、高高在上的态度,用现在的话讲,就是觉的自己是VIP,什么重要人物,或有什么特殊地位的话,我就更是对这样的人瞧不起,非常鄙视这样的人。换句话讲,其实我有很重的厌恶权威、反抗权威的心理。另一方面,很矛盾的讲,我却很想受到这些重要人物的重视,这样矛盾的心理,我并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后来得法修炼后,渐渐的我明白这些后天形成的观念是来自于前世的经验累积下的,应该去掉,但是在去掉这些强烈反抗情绪的过程中,不但是遇到很多事情,也吃了不少苦头。

这种心态在我身上表现出来的首先是一种邋遢的生活型态,我并不是刻意要邋遢,也对这样的生活型态不以为意,但是一旦有人以邋遢的外表评判人,我在心里就会对这种人十分瞧不起,我这种反应是一种反抗权威的心理。这样的观念在我得法修炼后也不知不觉中反映在讲真相方式的选择上。譬如,我非常喜欢在街上发传单,和人接触,面对面直接讲真相,因为这反映了我心里一种人不分高低都要救度的想法,也对于在街上遇到的那些不对我们摆架子、乐意接触我们、听我们说真相的常人很有好感,心里隐隐约约有一个念头:就是你们今天平易近人、不摆架子,才有机会听到真相,進而被救度。对于那些身居在自己“高贵”的世界里,不随便和人接触,自以为自己和一般人不同的那些政客、VIP,我则是不感兴趣,不是很想和他们接触,即使因为参与同修组织的VIP讲真相的活动,面见VIP,我在心里也是勉强克服这种心理,去讲真相,所以效果通常都不是很好。

这种心态一直持续到近年来,在修炼中去掉反抗权威的心的过程中吃了很多苦,被我心中觉的对权力的执着欲望很强的同修欺负,在不断的被欺负的过程中才一点一滴的往内找清除掉,在去掉的过程也对“权力”这个东西有了更深的体认。

其实,就象名、利一样,“权力”在另外空间也是一种物质,在这种物质的累积、包围下,人类是可以运用其来控制在世间的人事物的。就象是我们常说上辈子做好事,下辈子有钱、当官,当官就是“权力”在世间的一种表现,所以这种物质也是要有德去换来的。

人掉到了人世间,变的很渺小,很无力,生老病死,很多事情都是不由自主的,都没有办法由自己控制的,那怎么办?所以人类会在一些人、事、物上展现自己的控制欲,其实这个控制欲就是对权力的欲望与执着。人在做好事上也会显露出这样的控制欲。譬如,我们在做大法的项目上,常常出现这个学员要这个事情这样做,那个学员有不同意见,觉的那样做更好,争执不下,这个时候其实就是这种权力欲在起作用,每个人在争着“做主”的权力,它背后是想要掌握“权力”这种物质的想法。就象有些人执着于名、利,在满足对名、利欲望的追求后就觉的快乐,其实权力也是一样,当人类得到权力这种物质后也会有一种满足的感觉。

世间有一句话说:“权力使人腐败,绝对的权力使人绝对的腐败。”我并不赞成这句话。权力本身没有什么好坏的问题,而是人执着于它,在执着的过程中道德就会渐渐败坏。权力其实就象是两面刃,象是常人掌握了权力后,在那个位置上可以因此选择做好事,也可以选择滥用这个权力,造成他人的痛苦,走向毁灭的命运。

其实在大法弟子中,佛学会或项目协调人面对的也是同样的诱惑。如果协调人做的好,不执着于这个位置给他的权力的满足感觉,而是尽责的在扮演这个角色,也不执着于一定要扮演这个角色,真正能够在协调学员一起做好一件讲真相项目,起到救人的作用,那这个佛学会或协调人就立了大功,因为他善用了这个位置给他的做主、决定事情的权力;相反的,如果这个佛学会或协调人因为被放在这个位置上,因此而想入非非,真的执着了权力,真的以为他和其他学员不同,是什么特殊人物,对学员摆架子,高高在上,或是不当的滥用这个位置给他的权力,享受特权,享受特殊待遇,或是在学员中不断强调自己的特殊地位等等,甚至是因而想要得到更多的权力,因此和其他学员发生矛盾,争权夺位,因而造成那个地区或项目讲真相的阻碍,造成其他学员的痛苦,那就是在这个位置上没有尽到责任,面对权力的诱惑时没有修自己,反而起到反面作用,那不论他现在扮演的是什么角色,任何修炼人最后都要面对他所造成的反面作用的。

那么一般没有扮演协调人角色的学员是不是就能免于权力的诱惑,不用面对这样的修炼议题了呢?不是的,修心的考验是一样的。在学法修炼中,我们一般都了解不要有当负责人、协调人的执着,这在法理上是显而易见的。有同修曾经跟我说:他们找我当佛学会,我拒绝了,因为我对这个位置没兴趣。这样的说法是在表明他对“权力”这种东西没兴趣,但是这是不是就真的显示他完全没有权力的执着了呢?在修炼初期,我对这问题并没有很清楚的认识,但后来,渐渐的我了解到,即使没有那样的协调人头衔,一个真修者还是得查找自己的思想中有没有任何想要控制一件事、一个项目或一个人的念头,有没有想要做主、决定人事物的念头,如果有,那就是对权力的欲望。

这么多年来,在北美地区,常常可以看到许多有能力的学员,对于一个大法项目有不同的意见,谁也不服谁,因为都觉的自己有能力,我起先觉的这可能是同修对自己的能力有执着,后来在不同地区,在不同的事件或项目上,都看到有类似的现象,才了解到,是因为学员想要控制那个具体项目或那个活动,照着他的意思做,它背后都是同样的控制欲、权力欲造成的。所以执着于在一件事情上非得要照着自己的想法,执行达成目地,就是对权力的执着。这种执着大了的话,甚至会造成学员间剧烈的矛盾。我之前呆过的地区有一个学员老是和当地佛学会发生强烈矛盾,批评佛学会做的不好、传小道消息、破坏法等等,且不论那个佛学会做的怎么样,这个学员本身有强烈的对权力的执着和欲望,不单是事情要照着他的想法去做、去执行,甚至因为权力欲,因此对佛学会学员产生了妒嫉心,在学员间引起了不同程度的情绪和意见,而使当时情况变的复杂,还好的是现在情况已经好转。

我自己在修去权力执着的这个议题上是很矛盾的,一方面有强烈的反权力、反权威的心态,一方面又希望能被有权力的人重视。后来知道了这是我心里很深的一种扭曲了的、败坏了的私的表现:因为觉的沾上权力会使自己败坏,所以不要它,也瞧不起那些有这些物质的人,但是又想沾上一点好处,因此想和其他有权力的人合作,那些有权力的人败坏他们的,我自己没事就好。这种绕着弯子的对权力的执着实在是很难挖出来,是经过了好多年才一点一点的明白自己的这种复杂的对权力的心理。

现在做神韵项目的要求,是我们必须進入主流社会,接触那些平常在街上接触不到的人士,这就触碰到了我内心深处的对社会上VIP的看法,也让我悟到:是时候我必须彻底的去掉这些复杂的对权力的情绪、执着和想法,不能由着我执着的喜好去选择讲真相的方式,而是放弃一切观念、想法,以正法的需要为需要,進而起到更好的救度这部份主流社会人士的作用。

以上是我在目前的层次所悟,希望同修慈悲指正,彼此交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