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理上升华 向内找去掉执著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师父说:“人要修成神,在剜心透骨的去执著的这个过程中,大家想想,人会表现出什么来?什么都可能会表现出来。”(《美国首都法会讲法》)。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说:“有的时候被人触动了自己那个不愿意被别人触动的心真难受,也有些人就是不愿听别人的意见,也还有些人是自己的意见不被采纳就不高兴。这都是人心,这都是很顽固的人心。”

现在每当我学到师父的这些讲法时,我都有一种特别的感受,他让我回忆起当时去掉那些执著心时心身轻松、天清体透的美妙感觉,那种感觉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下面我向师父和同修汇报一下,有不符合法的语言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向内找,去执著,柳暗花明

我于一九九六年三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人中,我属于那种事业上有点成就的女人,在退休前我就做着一个县级市的品牌代理,长期养成的虚荣心和爱面子不让人说的心,简直成了我修炼路上的一堵墙,十几年来时隐时现,没有彻底修掉,尽管师父的法一再讲,我也一直在学,仍旧是不以为然,直到摔了跟头才算悟到。

零九年五月底的一天晚上,我市的几位协调人到乡下交流切磋时,被中共警察绑架了,早晨得到消息后,周围的同修都到了学法小组,开始了集体发正念营救同修,整个一上午发正念几乎没有间断,中午各自回家吃了饭又回到小组,刚一進去就感觉气氛非常严肃,我看到小组又来一位协调人,大家在说什么我没听清楚,好象没有同修发现我来了(除给我开门的外),一种被冷落的感觉在往外冒,虚荣心也在不知不觉中膨胀着,只听到说:各组去联系自己认识的同修,赶快形成一个大的整体。当时我有点不知所措,因我除了学法小组同修几乎不联系其他同修。这时候已有同修站起来往外走了,无奈我也起身。一下看到了一本《二零零九年加拿大法会学员发言交流文章》,我拿起来说回家看看。

到楼下,一位老年同修问我:“怎么不高兴啊?一句话也不说?”我立即很不自在的说:“没有啊”,嘴里虽然这样说,可眼泪差点流下来,我头也不抬几乎是跑回家的。委屈、怨恨的心开始往外翻了:当初邪恶迫害最残酷的一段时间里,小组同修都吓的不敢出来,为了传递真相资料,一位老年同修给我缝了两个大布书包,一个书包装两包A4纸的真相资料,我都是傍晚打车出去,然后步行走回来,路上怕有人问,从来不敢放下歇会儿。俗话说:远路无轻载。那时嘴里一直背着师父在《洪吟二》〈正念正行〉中的诗句:“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现在环境宽松了,大家逐渐走出来了,对我都不重视了等等,满脑子自私心和不平衡的心交杂着翻来覆去,委屈的眼泪流个不停。

突然,我看到了那本心得体会,顺手拿过来看了起来,不知不觉被加拿大同修的交流体会吸引着。开始是触动变为感动,而后变为敬佩,再就是内疚和惭愧,加拿大同修的无私无我,遇事向内找、修自己那颗心和忘我的证实大法、助师正法的高尚行为就象一面镜子照到了我的内心,照到了我的自私、狭隘、虚荣和争斗的心。为了营救被绑架的同修,小组的同修都在全身心的去互相协调,希望所有的同修能尽快形成一个整体,更有力的解体邪恶的迫害,把同修尽快营救出来。我不但不积极参与到整体中去,还把自己以前在助师正法中做的那么一点我应该做的事记在了心里的“功劳簿”上,时不时的出来炫耀,为了满足自己长期以来养成的虚荣心,总愿听别人夸我,爱看好脸、听好话,眼睛总是盯着别人的不足,更不会宽容别人。在同修面前,我显得那么渺小和微不足道。

我冷静的问自己:这几年修了吗?师父讲的向内找自己真的学会了吗?理解了吗?是真的学会修还是得过且过?是执着于人的名还是扎扎实实的实修自己,做一个真正的修炼者?这一冷静,那强烈的虚荣心、争斗心、执着于名、爱面子的心、爱看别人好脸、爱听好话、不让人说等等许多执著心全都暴露出来。认识到后,当时真的吓了一跳啊,就是这些执著心,象一堵墙一直挡着我不能精進,心性得不到提高。现在我要把它彻底修掉,不管隐藏在哪个空间全部连根拔掉。不好的物质去掉后,我的思维中出现了学法小组每个同修那和蔼可亲的面孔。我发自内心的感谢师父利用这样一个环境让我暴露出这些不足,又很快帮我消掉。弟子唯有精進才能报师恩。谢谢师父!谢谢在小组一起学法的各位同修!同时也感谢给我们提供海内外同修交流共同提高的明慧网

第二天,又到学法小组,我就把发生在我身上的这一切和同修交流,所有的同修都说:当时他们的心都着急的光想办法尽快的把同修营救出来,没有感觉伤害我。没有了这些不好的物质,对在一起的每个同修,我感觉到他们真是可亲可敬,每个同修身上都有一个闪光点,在鼓励我要更加精進。当天晚上,两位老同修带着我一起出去贴真相不干胶(这是以前我绝对做不到的),穿街走巷,感觉是那样的神圣,同修的行为带动着我,鼓励着我,同时也让我去掉了做这件事的怕心。

师父说:“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来讲,这是最基本法理,最基本的。有的人几年过去了,还是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观念。修炼了多少年啦?还不能这样看问题,还不能正面看问题。”(《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现在每当学法学到这里,总感到师父就是在说我,脸上火辣辣的。挡在我修炼路上的这堵墙终于推倒了,我真正体会到了向内找、修自己,去掉执著后真是柳暗花明。

二、珍惜集体学法环境,比学比修

师父多次强调集体学法的重要性。我悟到:作为弟子,师父讲到了,我们就要努力做到,珍惜集体学法,维护集体学法这个环境。

零九年六月初,由于各种原因,协调人问我能不能把学法小组搬到我家来,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协调人问我用不用回家商量,我说:大法弟子都是有能量的,我说行,他(我丈夫)就不会反对,只是我家房间小点(不足四十平方米),同修不嫌弃就行。出于对丈夫(未修炼法轮功)的尊重,我回家和他说了声,果然他不反对。我们每周连续三个上午学法,为了保证同修们有一个安定的学法环境,我尽量合理安排出差,这样既不耽误同修学法,又能保证自己参加。这期间,我发现身边有一个老同修,每次三个小时,不论是学法、发正念、切磋,她都是坐姿端正,或双盘或单盘,一直坚持着。她的行为触动了我,师父在《洪吟》〈实修〉中讲:“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我认识到:虽然学法时坐姿没有明确强调,但也能体现出一个修炼人的心性高低,坐姿不正,说轻了是求安逸心的表现,不愿吃苦;严肃的说是敬师敬法的大问题。修炼人必须严格要求自己,同修能做到的我也应该能做到,现在我也能坐姿端正的学法。

以上是通过认真学法,由于在法理上升华,自己在修炼中精進的一点感受和体会,和精進的同修相比差距还很大,离师父要求的做好“三件事”更有差距,我在面对陌生人讲真相救人中比较懈怠,炼功也不能坚持。在有限的修炼时间里,我会努力做好,请师父放心,我一定会交上一份合格的答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