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放下怕触动邪恶之念》有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七日】我被中共绑架到劳教所期间,心生一念:虽然我不承认在旧宇宙旧势力安排的迫害中修,但既然来了就是证实大法来了,就象孙悟空钻到妖怪的肚子,在邪恶黑窝里解体邪恶。

面对恶警恶人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本着揭露邪恶,制止迫害,讲清真相,不让恶警和刑事犯因为无度的迫害而毁掉生命的永远,我平时留心收集正遭受严重迫害的大法弟子的个人信息、被绑架经过、受迫害程度,在黑窝里连续写了几篇文章,曝光恶警使用刑事犯暴力包夹大法弟子、给蹲小号的大法弟子上死人床、给即将到期释放的大法弟子再加期迫害。这些文章都及时在明慧网上发表,清除着另外空间的邪恶,在这个空间的表现就是:给那里的恶警造成了巨大的心理恐慌。迫于国内外的压力,他们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不得不草草收场。

因为恶警们自以为在黑窝里、又把人拉到小号背着人迫害、没人知道真相细节,所以我就在报道中针对参与迫害的刑事犯详细曝光了她们的名字、户口上造假年龄、实际年龄、居住的城市、家人丈夫的电话(手机和座机)、是不是惯犯、道德败坏到什么程度、心理状态(急于表现、想通过迫害大法弟子、获取更多减刑早回家)以及由哪个恶警怎么指使她们行恶、行恶的手段(打、骂、刑罚)、时间地点等都作了准确、真实的描述、没一点添油加醋和人身攻击,由此而引发国内外大法弟子以各种方式对她们的恶行進行谴责,从外部形成强大的谴责压力,对那里的恶警真正起到了“暗室欺心、十方神目如电”的震慑作用。

记得当时的恶警大队长面对国内外正义的谴责声,当着我们的面说:“网上曝光我们……,也许这个大队不久就不存在了”。之后“上面”再派下迫害大法弟子的任务,有的警察就称病数月不上班、回避不参加。

在这期间,我和里面的同修强烈的认识到只有大法才能镇邪、灭暴、助我们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我们就把学法、背法放在第一位,无论是干活、空闲、吃饭、睡觉等都在背法,背《洪吟二》、《洪吟》、《大法坚不可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论语》等所有会背的经文,除全球四个整点集体发正念外,随时随地发正念铲除劳教所恶警、恶人背后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邪恶因素。我们除了平时有机会就给刑事犯、外来管活人员讲真相、阐明“信仰无罪、炼功无罪”。有同修放下生死执著借助劳教所里的“法律援助机构”给劳教所所长、省和市劳教委写申诉信,从《宪法》、《行政复议法》、《刑法》等法律的角度,结合自己受迫害的情况,控告当地公安、劳教所知法犯法、立即无罪释放和给予经济赔偿。这也极大的震慑了邪恶,开启了许多人、包括黑窝警察的良知、善念、让她们也在反思自己是否也在知法犯法、迫害善良。

这样到我在里面写的最后一篇曝光她们恶行的文章上明慧网发表为止,内外两股强大的正法力量成夹攻之势在同时窒息着劳教所的邪恶,其表现就是我所在这个大队的小号上了一把锁,之后再有新绑架来的大法弟子不必经历蹲小号被洗脑、包夹的迫害过程,直接下来干活了——虽然迫害仍在继续,但程度做不到以前那么邪恶了。有警察主动要求辞职,另谋他业。警察之间都说:“谁能挡得住!人家(法轮功)真讲理呀!”环境开创了,变宽松了,也鼓舞了怕心重的学员,曾一度违心放弃修炼的公开在里面声明从新修炼大法,直到我离开黑窝有三、四个月小号没再关过大法弟子。

可后来从那里回来的同修说,我走以后小号又开了,又有大法弟子被关,但里面早已放下人心、形成整体的大法弟子们破门而入、冲進小号,解体了邪恶的再次行恶。

说来惭愧,这次遭绑架,是由于我做事心强,忽视了学法修心、在法上提高,与同修配合时产生矛盾不能及时放下自我、以大法为重,被邪恶钻了空子 ,到了劳教所,面对迫害的严峻形势,深刻认识到:“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才在法上精進起来并注意和同修形成整体,这样“力可劈山”,邪恶们也邪恶不起来了。

最后,学好法,向内修自己,不在旧势力安排的魔难中修,理智的向世人讲清真相,整体配合好,加大力度追踪曝光黑窝里面和外面的邪恶,需要我们持之以恒的去做,直到迫害结束。

一点体会,谨供参考,望同修慈悲指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