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怕心 曝光邪恶 制止迫害

与西合营地区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最近,河北蔚县西合营镇连续发生了两起镇六一零及联防队大白天绑架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件。一次是六月八日上午,两名女同修将一本明慧小册子送给了一个卖布门市部的售货员,售货员正在看的时候,镇六一零恶人倪建功突然闯進来问:“你看什么?从哪里来的?”那名售货员就指向走出门市部不远的同修。倪立即开车追赶,将两同修绑架到镇六一零。

另一起发生在六月十五日,恶徒开着六一零的车,跟踪追赶两名同修,一直追到一名同修的家,進家就搜,搜出一本《转法轮》、一本《明慧周刊》和一幅师父的法像。随后将两名同修绑架到六一零,恶徒将师父法像摔在地上,逼同修踩。同修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抵制邪恶的胁迫,随即遭到恶人用耳光子毒打,鼻子、嘴都流出了血。

尽管这两起遭绑架的同修在当天都回了家,但做的不太尽人意。头次是恶人强行按着同修的手,在邪恶自己写的什么东西上按了手印后,被一位同修的亲戚领了回去;后一起硬是向同修的子女勒索了一千元后才放人。

为什么在正法進程到了最后的最后,环境比较宽松的情况下,邪恶还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的绑架迫害大法弟子呢?经与部份同修切磋,认为有几方面原因:

一、对当地邪恶迫害揭露曝光的不够。很长时间以来,西合营镇是全县迫害大法弟子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到底为什么呢?不就是我们在讲清真相,救度世人,解体邪恶,制止迫害上做的不够吗?据说有一次同修曝光邪恶,将恶人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制作了粘贴,贴在其家大门上。该恶人看后,反而更加邪恶了。因此以后再次发生迫害,许多同修就不敢揭露曝光了。这更加助长了邪恶的疯狂。

二、形不成整体,缺乏协调人协调。除了镇外多数农村不说,单就镇内及周边村街来说,这里的同修很少沟通。即使迫害发生了,都没有及时相互转告,在第一时间使多数同修形成一个整体,发出强大正念,解体邪恶,营救同修。而是互不通气,等事情过去了,或是在赶集的时候碰面了才说一句:听说谁谁出事了。为什么?不太清楚。回去没?回去了。认为回去了就万事大吉了。把师父讲的:“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忘在脑后了。

三、不注意向内找。尽管我们修的有漏,也不许旧势力迫害。但是迫害发生了,就得找一找我们自己哪方面没做好,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有的同修向外找,自己被绑架了,不是向内找找自己哪里修的有问题,而是怀疑谁把自己告了,用人心对待。假如真的有人向邪恶告你了,自己也得找一找为什么啊?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哪做的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我们按着师父讲的做了吗?包括我自己做的也不好。

四、归根到底还是法学的不好。先不说在学法的过程中能否真正用心学好法(大多数同修学法还是很好的),就是集体形式或环境也存有不足。比如有的同修不敢让同修到他(她)家去学,怕!另一种情况是,有的同修敢于提供学法环境,而有的同修又不敢去,还是怕。所以就今天在你家,明天在他家。当然不是说这种轮流形式不好,而是说抱着一种怕心能学好法吗?所以出现这个干扰,那个迫害就不足为奇了。

总之,家庭环境的好坏直接反映出一个大法修炼者的修炼状态;一个地区环境的好坏,直接反映出这一地区大法弟子的修炼状态。不管我们以前修的如何,要紧的是,我们每一个同修都应在正法最后的阶段,对照大法能够找出差距,找出执著,修去人心,积极主动的开创正的环境,抓紧救度更多的众生,兑现我们历史的誓约。

最后建议本镇同修能协调起来,形成整体,针对当地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集中发正念,彻底否定它的存在,彻底予以清除;同时要加强正念,加大揭露邪恶迫害的力度,开创救度众生的有利环境。

以上几点不很成熟,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