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修心断欲》的感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八日】我是96年得法的,得法前已经成家,对修心断欲问题的认识也是经历了一番曲折,体会到了针对这个问题的法的不同层次的要求,写出来和同修交流。

刚得法时我记的师父在《转法轮》中是这样讲的:“你不能够因为这件事情搞的家庭不和,所以在你现有的这个阶段当中,你把它看淡,保持一个正常的和谐的夫妻生活就可以了,将来到一定层次会有在那个层次的状态,现在是这样的,我们要求你这样做就可以了。”所以对于夫妻欲望的问题,只是认为不去放纵它、保持和谐的生活。一次梦中我在洗澡,色魔变成社会上那种放浪的女子来引诱我,我大声训斥它,并把它拎出门去赶走了。后来工作环境发生了变化,我和妻子每个周末才能回家相聚。这时,我才感到常人的欲望很强烈,得不到满足时很痛苦。从法上悟到这是师父在告诉我应该放下常人的欲望了,所以我就背《精進要旨》〈真修〉等经文:“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我认识到,要放下的时候才会感觉苦,要真放下了就不苦了。就这样鼓励自己,慢慢欲望渐渐的淡了一些。

迫害发生后我流离失所,常年没有回家。那时我还没有完全断绝欲望的心理准备,更没有那样的心性,在欲望的痛苦中,我一遍一遍的默念《转法轮》中师父的法理:“所以有很多从情中派生出的执著心,我们就得把它看淡,最后完全放的下。欲和色这些东西都是属于人的执著心,这些东西都应该去。”我认识到对于常人的欲望,修炼人虽然一时还放不下,但要努力的看淡它,直到最后完全没有。这样流离失所在外,由于是一个人,在形式上没有了夫妻生活,但有时思想中还在眷恋着那些事情,感觉苦时就背法。让我感到提高的是半年多没有夫妻生活也坚持过来了,在这以前是做不到的,只是在苦中有时想:去的这么苦,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我结束了流离失所回到了正常的生活。对于夫妻之间要不要完全断欲的问题我有些疑问。同修们都在切磋断欲的问题,我觉的完全断欲就不象一个正常人,认为大迦叶的故事那是佛教中的事,我们在常人中修不一定要那样,所以隔一段时间还有夫妻生活。后来色魔来干扰我,屡屡得逞,我开始反思它为什么能得逞呢?我向内找发现,是自己的观念被钻了空子:我的观念认为,夫妻之间还是可以的,不算错,和别的异性那是绝对不行的。这样每次在我感到欲望强烈时,虽然也在尽量抑制,但只是想拖的时间尽量长一些,表现自己在修,但能不能完全放下自己心里也没底,所以到最后往往还是有一次夫妻生活才感到人彻底轻松,并没有想到要从根本上放下执著,达到“苦去甘来是真福”(《洪吟》〈迷中修〉)的境地。魔每次来干扰时,都是我在睡梦中欲望难耐时,它变成我妻子的形像睡在一起,象常人一样过正常的夫妻生活,最后泄掉。这样的事情多次发生促使我警觉:夫妻之间应该断欲。从法上一想也对啊,不修炼的时候是常人的夫妻关系,修炼了那就是神和人的关系,如果都是修炼人,那就是神和神的关系,怎么会这么低下肮脏呢?我想应该下决心修一修。

修炼的路是师父精心安排的。在我恋恋不舍时,妻子为照顾好孩子,和孩子睡一个房间,我自己单独睡,魔炼我的心性。到我执著心淡一些的时候,妻子说三个人一起睡象个家,睡我身边魔我心性。到我执著心魔的差不多的时候,妻子又说她想单独睡,要我和孩子睡。我和妻子虽然没有夫妻生活,这时我看到自己有想她睡在身边的心,师父又让我看到了自己的执著心。前些时妻子说现在天冷,孩子不太会照顾自己,过些时等他学会了,让他单独睡,我们再睡大床……

这样不断的修炼,觉的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确实在提高,但最后是个什么状态呢?师父说:“大家可能看到在西藏密宗修炼方法中,在雕刻的佛像或画像中,看到一个男体抱着一个女体在修炼。”“在很高层次上密宗要想采用男女双修,必须这个和尚、喇嘛修炼到很高层次中去。那个时候他的师父带着他進行这种修炼,因为他心性很高,他能把握住,不流于邪的东西。”(《转法轮》)是啊,到高层次之后,男体抱着女体都不会流于邪的东西,而我们仅仅因为还在一个屋檐下生活、还在一张床上睡觉就有那么多的邪念,那不是修炼的层次太低造成的吗?常人中还讲“坐怀不乱”呢。修炼的人面对常人的一切的时候,根本就不起念的,常人认为好的,修炼人根本就不那样认为,觉的是肮脏的、排斥的。修炼是向内找,如果妻子再和我睡到一起的时候,我能不能做到那么好,不流于邪的东西呢?

最近,师父让我看到了妻子平常行为的背后隐藏的是极度为私、算计人甚至是算计我的念头,让我感到震惊和害怕。迫害前她支持我修炼,迫害后她也同样支持我修炼,从来不反对我修炼,认为大法真好。有时也帮我做些证实法之事,所以我很喜欢她,看到一些家庭在迫害中妻离子散,我觉的世态炎凉。而她始终都支持我,吃了不少苦,面对邪恶的压力、经济的窘境都承受过来了。可是我以前看到的是表象,她有许多事情没让我知道。其实在困难面前她多次计划和我离婚,房子、家庭财产以及孩子的后事她早做了打算,有些都已经安排好了,只是没找到她认为合适的人。因为一旦离开我之后马上要面临的问题她现在解决不了,所以维持着表面的家庭和气。看到这一点的时候,我感到受很大的打击,就象《转法轮》中讲“大忍之心”时举的那个例子,觉的活的好没意思,自己苦苦奋斗成家立业为的谁呢?通过这件事师父让我看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还是为了人的东西“情”字而生活在这个世上。虽然也在修炼,但是一手抓着人不放一手抓着佛不放。不能象个真正的大法弟子那样,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是根本目地,同时因为我们在常人中修,处理好这些关系就行了。

当我觉的她好可怕时,我对她的情感也烟消云散了。没有了喜欢她的感觉,顿时觉的人很清净,看到常人的欲望、情感都是很肮脏的。在痛苦中,我的思想中曾出现过激烈的、反的念头:要防备她、不能信任任何人、抛弃她等等,但在法上一想便明白了,这不是在帮我修炼吗?常人社会不是为我们而存在的吗?支持我修炼对我好,我就接受她、喜欢她,反对我算计我,那不同样是在帮助我修炼吗?明白法理后,思想中那些怨恨、不痛快的情丝渐渐的也魔去了。我发现妻子也渐渐的明白过来了,她所憧憬的未来可能永远也不会有,所以她就慢慢的放弃了那些不好的想法。可我就象蜕了一层重重的壳一样,没有了先前很重的情和欲,虽然天天在一起,但我只是觉的是神和人在一起,不再去挑她好她坏。师父说:“度人就是度人,挑选不是慈悲。”(《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修炼人和常人在一起时,我们发出的纯正的能量就已经在改变他们,使他们受益了,这不是佛性的自然表现吗?不好的东西没有立足之地。

“情是产生执著心的根本。”(《转法轮法解 》〈在广州讲法答疑〉)因喜怒哀乐而产生了各种各样的执著心,我看到自己在这方面修的很有差距,需要不断的提醒自己要勇猛精進。

自己现阶段的体悟,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