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断欲 珍惜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四日】作为法轮大法弟子,能走过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没有法,没有师父的洪恩,是根本做不到的。那就要把修炼中走过的路写出来,以洪扬大法,感谢师恩!同时也和同修们交流一下修炼中的体悟。

我比较早就有缘接触大法,但由于悟性差,直到一九九八年才真正开始修炼。这使我的个人修炼基础不牢,法没学好,因此走了一段艰难之路。幸运的是,在师父的呵护下,一路走了过来。

一、去色欲之心

也许同前世有关,我从小色欲之心就重,这方面的思想业力也很重。去色欲之心就成了修炼中的一大关。在修炼过程中总是觉的去不掉,反反复复好多年。这让我自惭、烦恼与痛苦。我看到了再这样下去的可怕。直到有一天,我对自己说,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绝不能为了人的这点欲望而毁了修炼的路。于是我横下一条心,拼命的排斥涌上的色欲之心。从那以后,我发现它弱多了,不能再轻易左右我了。现在想来就是当时修炼不精進,决心不够才迟迟去不掉的。当真正下决心去它的时候,只要在那一瞬间能忍住所谓的苦,就不难。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思想境界只要提高上来一点,自身的坏的东西已经去掉一些了。同时你还得吃一点苦,遭一点罪,把自身的业力消掉一些,那么你就能够升华上来一点,也就是说,宇宙的特性对你的制约力不那么大了。”

我们不可能自己不付出就轻易的去掉它,关键是要能忍住这种“苦”。其实,色欲之心迟迟不去的根本原因是在内心深处不想去,还心存留恋。留恋情,留恋这种肮脏。那么宇宙中不好的因素就会利用这一点不断的加大此心,让你觉得越来越难。甚至让你觉得是你自己这么想的,从而削弱你修炼的意志,让你丧失信心。其实那真的不是自己,如果不能分清,就很难把握自己,更不能消掉它。当我第一次真正过了这一关,再见到丈夫时平静如水。虽然分居数月,不用动念也能把他抑制住了。在修炼的过程中思想也有反复的时候,但我知道那是思想业力或外来干扰的反映,并不是自己。坚持炼功,“功炼其身”(《洪吟》〈同化〉),身体在不断同化,根本就不会有这种欲望。因此,常常在清理自己时加進一念,清除色欲之心及这方面的思想业力和外来干扰。再有,当配偶有所要求时,一定要做到不动心。如果动了心,就抑制不住对方,自己也容易被带动,就更难把握了。当我能够把握这一切时,感觉这种事情离我很远,与我丝毫没有关系,那只不过是常人的一种生存方式罢了。

欲望同色心也紧密相连。由于小时父母和周围人的夸奖,逐渐的自己变的注重色相。平时常爱照镜子,走在街上总觉的有人注意自己。直到脸上起湿疹似的小包,很长时间都不好时,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可是开始时排斥不掉,后来悟到这不是轻描淡写的一念就能消掉的,因为这方面的思想业大,我就要多付出,应该用非常强大的正念消灭它才行。当我过份注重外表时,丈夫就会莫名其妙的有所要求,这时我就会警觉。好在他能理解修炼,我在归正自己的同时告诉他,他是受到外来的干扰才这样,他就会恍然大悟,干自己的事去了。此外,旧势力还会因为你的色心不去,男女情太重,安排周围的人对你表示好感等等,如果把握不好就极其危险。所以我们真的要严格要求自己,主动修炼,才会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干扰其实都是自己招来的。

二、讲真相,救度众生,正念面对迫害

我的职业是教师。我很清楚自己被安排作教师是为了更好的救度众生。我常常为自己能有机会站在讲台上,面对上百名学生讲清大法真相,救度他们而心存感激,感激师父的苦心安排,感激师尊对众生洪大的慈悲。十年来,我一直在课堂上讲真相。

我通常的做法是:每接一批学生,头几星期先对他们发正念,清除空间场中干扰学生听真相的一切邪恶因素。同时,通过给他们讲正见网上的小故事或科学发现,告诉学生真正人的道德标准,归正他们的思想,为听真相做铺垫。之后,我在讲课时加以引申,讲对大法的迫害、自焚、器官摘除,讲师父和大法在国际上的声誉,再讲到《九评》和退党(通常以第三者身份讲,比如有同学在国外,也炼法轮功等)。如果条件允许,我就利用教室的多媒体,给学生播放风雨天地行或者神韵中的节目。一般选在期末,课程快结束时進行。如果没有多媒体,在学生人数不多的情况下,就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配上小音箱播放。这样,一学期下来,绝大多数学生都会明白真相,甚至有一部份还当堂表示愿意退出中共及相关组织,我就让他们在纸上写上化名交给我。

开始这么做时怕心很重,我就找怕的根源,原来是怕领导知道后如何如何。因为我有一个执着,从小就怕领导,不敢与领导接触。我试图努力去掉这个由私而产生的怕心,可是发现效果不好。我知道,一定是某方面的法理不清。后来发现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承认了中共邪党的只在课堂传授知识的那一套,认为这么大面积的公开讲真相和退党不安全。其实,自古以来师者都是以传道、授业、解惑为目地。邪党夺取政权后,为了愚弄百姓,才宣扬教书育人,把教书置前,育人置后。那么,大法弟子告诉学生真相,让学生做好人是最好的为师之道。再者,按照正法的理,大法弟子救人是不该被迫害的,救人是第一位的。我们的漏通过学法自然能去掉,不需要旧势力以此为借口迫害。不是说课堂上讲真相就会被迫害,讲真相和被迫害之间没有必然联系。凡是迫害发生,一定是旧势力的干扰。不承认这一切,彻底否定它,同时归正自己,就不会发生迫害的事。这样,到零八年暑假前,我一直比较稳定的做着讲真相的事。

零八年初,单位换了一个自己认为只会干面子活、会利用别人的领导,因此起了争斗心、妒嫉心。不想在她手下做事。同时也想,这么多年在工作上做了这么多,这么累,干脆不再多干了,歇一歇。明知不对,还为自己找借口,最终辞去了原先的小职务。有时还和同事开玩笑说喜欢做家庭妇女,其实是不想吃苦,求安逸的表现。还有,在课堂上讲真相时,心中有对中共不满的情绪,不知不觉把讲中共的邪恶放在了首位,讲大法的美好摆在了次要位置,触动了学生思想中负面的东西。没有站在学生的角度,根据他们的接受能力智慧的把握尺度。这期间,有一些师父的点化,而我却执迷不悟。最终导致一名学生到公安告发,被学校停了课。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否则不是这样的结果。

事情发生后,我知道自己必须有所改变和突破了。以前由于怕心,从没正面找过学院领导讲真相,这正是讲真相的好机会。于是,我首先找到有关的辅导员,向他们讲大法的真相,一位辅导员当时就退出了邪党。然后我多次找到所在部门的两位领导讲真相,并要求复课。经过一段时间,他们基本上明白了大法真相,但是由于受中共毒害太深,不予表态。在这期间,同修们一直整体发正念,清除学院空间场的一切邪恶生命和因素。我也感受到了同修强大的正念加持,每次发正念都被强大的能量包容着。后来,我又找到学院的邪党书记讲真相。但由于人心太多,效果不好。我发现,自己做人时性格懦弱的一面没有去掉,起了阻碍作用。这也是正念不强的表现,忘了自己是金刚不破的大法弟子。同时,想改变现状和求结果的心太强,以致他在开始时大喊大叫。我一直发正念,他才安静下来。其实,他收到许多同修的真相信,变的很害怕,才表现出这个样子。在这个过程中,我找到自己很多不足。比如在邪党书记骂我的时候,没做到根本不动心,也就达不到心怀慈悲的状态。在不上课的这段日子,我克服了畏难的心,抓紧时间背法,法理清晰了许多,一些问题在背法的过程中豁然开朗,求生存的执着也去掉了。

由于我心里想要救度学生,因此慈悲的师尊又一次为我安排了走上讲台的机会。现在我又能面对学生讲真相了,我非常珍惜这样的机会。因为我深知,生活在校园里的学生们不容易接触到大法弟子和真相信息。大法弟子做的好,不被迫害,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经过这次魔难,我变得理智、智慧了。学生都很愿意听我讲真相,我也注意不把真相讲高,有个别特别好的,下课我会单独向其洪法。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和大法的威德。

我希望此后能精進起来,做一个名符其实的大法弟子,救度更多的众生。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